沙烏地國王訪華不只「金飛機」 是來推銷石油的

習近平在人民大會堂,舉行儀式歡迎沙烏地阿拉伯國王沙爾曼訪華。

習近平3月16日在人民大會堂,舉行儀式歡迎沙烏地阿拉伯國王沙爾曼訪華。

1.龐大壯觀的隨行團

根據新京報報導,3月15日,沙烏地阿拉伯國王沙爾曼·賓·阿卜杜勒-阿齊茲·阿紹德(簡稱沙爾曼)一行,浩浩蕩蕩抵達北京,開始對大陸的正式訪問。

大陸只是這位兩年前剛繼位、卻已高齡81歲的國王亞洲行中的一站。老國王帶著多達1500人的龐大隨行團隊。有媒體報道稱,『包括10名部長、800名正式代表和25位或更多的王子,以及許多隨從僕役,光廚師就有150多位』,以及裝滿數十架飛機的、小至餐勺大至坐車的私人行李,可謂前呼後擁,儀態赫赫。

『帥』雖可能已是過去式,『高富』卻是如假包換的現在進行時。當然,最吸引眼球的,莫過於『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任誰都能在電視上一眼看到的『金飛機』和兩台『金舷梯』了。

2.沙烏地『壕出行』並不新鮮

然而對『金飛機』、『金舷梯』之類過於大驚小怪,其實並沒有太多必要。

首先,『高富』花的好歹是自己的錢;其次,這些看上去炫目的做派對沙烏地王室而言,並不新鮮。如此規格的出訪陣勢,也不過是其『慣例』。

『自帶豪車』、『自帶直升機』甚至自備舷梯,在國際上也並非無例可循。美國總統出訪都會自帶坐車和直升機,甚至訪問近在咫尺的加拿大也不例外;當年尼克松訪而1959年赫魯雪夫乘圖-114專機訪美,結果因美國舷梯太短『下不來台』的尷尬,在國際間也並不是什麼『冷僻典故』。

沙烏地有錢,樂意給如此高規格的出訪團營造一個舒適、熟悉的『小氣候』,也是可以理解的。

3.石油王國『組合拳』失靈

當然,把『金飛機』當看點並非不可以。但如果不是有重大責任、必須國王親自出馬,原本也無需這麼勞師動眾。而這個重大責任,才是更值得關注的看點。

沙烏地國王此行,什麼是『重大責任』?

眾所周知,沙烏地是靠『黑金』—石油發家的。身為全球最大石油出口國的它,也是歐佩克的『盟主』和全球油價的『舵手』。最高直撲150美元/桶的『油價起飛』,前兩年從100美元/桶以上『俯衝向下』,以及去年底、今年初的『限產保價』,背後的主操盤手都是沙烏地。

『漲』是為了多賺,『跌』是為了打壓美國源起、方興未艾的頁岩油產業,『穩』則正如傳統相聲《賣布頭》裡那聲『掌櫃的、別讓了,再讓就賠了』,是為自己的『砸盤』止損。

但今非昔比,最新資料表明,沙烏地的『組合拳』不再那麼靈光:儘管1月1日生效的『歐佩克凍產方案』大體得到遵守,但油價仍然不那麼穩。3月14日,紐交所4月原油期價已跌至47.72美元/桶,全球石油需求依舊低迷,而令沙烏地人芒刺在背的美國頁岩油產業,也並未受到重創。

4.國王也是『推銷員』

在這種情形下,沙烏地不得不加速推行去年4月26日上線的『願景2030』經濟改革計劃,包括向外國買家兜售沙烏地國營阿美石油公司股份、向國際社會和潛在買家證明『沙烏地是理想的投資環境』,以吸引針對各產業領域的外資。

其目的,一是減輕本國財政包袱,二是為實現『願景2030』中,將財政收入裡非石油部分提高到1萬億美元規模,從而實現沙烏地由石油依賴型經濟向『私有經濟為主的混合經濟』過渡。一言以蔽之,國王陛下不辭辛苦萬里奔波,其實是來『推銷』的。

此外,盡管規模、地點未定,但沙烏地王室早已表示,阿美的IPO將在『沙烏地和某個外國地點同時舉行』。最遲在2018年,規模可能超過1000億美元(占股比不超過5%,如果確定將是全球最大規模IPO)。除了阿美,沙烏地還打算在交通、城建等專案上招募外資。

鑒於以往沙烏地的投資環境並非那麼令人羨慕,加上專案『體量』太大,國王的『推銷』使命,其實還是很艱巨的。正因如此,國王此次亞洲行才會綿亙1個月,跑遍中、日和東南亞各『金主』,多達10名以上的部長和數以百計各界『大腕』隨行。

也只有這樣,既做足誠意姿態,又可『現場辦公』提高效率。

隨著美國石油自給率的提升和頁岩油產業的興旺,大陸這個全球最大石油進口國對沙烏地的重要性日漸提升。『阿美』和其他『吸金專案』也渴望吸引大陸公、私投資,這才是此次『金飛機』降臨大陸的最大目的和看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