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中科院80後美女博導 科學家並不是很苦的

中科院建院以來,最年輕的研究員和博士生導師─徐穎。

一段由中科院拍攝的北斗導航衛星定位系統科普影片,在網上意外走紅。影片中的80後美女主講—中科院建院以來最年輕的研究員和博士生導師徐穎,迅速成為網友心中『兼智慧和美貌為一體的女神』,很多人表示『給跪啦』。

根據21世紀經濟報導,在這段影片中,徐穎還澄清了『北斗系統被清華女生破解送給美國』的謠言。她用戲謔的語氣調侃:『如果想破解軍碼系統,我們可能建議一些更簡單的方式,那就是造時空穿越機穿越回到北斗軍碼設計的時候,在旁邊偷聽好了。』

徐穎的演講整體上深入淺出、形象生動,而且她還引用了一些網路流行語。為了表示衛星導航系統頻率資源的稀缺,她說,『頻率資源不是你想買就能買』;為了體現安裝『北斗』系統後大陸的精確打擊能力,她說『由上千尺變到幾十尺這樣一個量級範圍,連小動物也被嚇壞了』;為了說明自己工作的忙碌程度,她說『身為一個北斗科研工作者,我想我和大家友誼的小船已經翻得連木頭都沒有了』。

隨著影片走紅,徐穎備受網友關注,相關影片和新聞下方,動輒評論數千、點讚上萬。《人民日報》亦發文指出『科普需要更多「 徐穎”,『希望有更多科學家們,不妨都學學徐穎,在追求高精尖科技的同時,也注意用通俗語言與公眾分享』。

近日,徐穎接受南都記者專訪,分享了她的成長、工作和生活經歷。

父母管教不嚴 高考考得『很不好』

徐穎並不認為她是學霸,『我的成績並不頂尖,一般在班裡也就10名左右』。

徐穎1983年出生在四川省的一個縣城。從小父母就忙,對她的管教也不嚴,偶爾關心的也是她的成績。身為獨生子女,徐穎並未放任自己,完成每天的學習任務以後就一個人安靜的看書。

小時候,徐穎也沒想過長大了就非要做什麼。雖然作文裡也曾寫過『長大了要當科學家』之類的話,但只是因為『不這樣寫老師那裡過不了』。

這樣的狀況持續到了高考。徐穎高考考得『很不好』,好在父母並沒有給她太大壓力。

徐穎還是決定去上學。『考不好不代表一輩子過不好,日子還長著呢,人生也許還會有其他選擇。』談及當時的決定,徐穎說。

16歲的徐穎1999年來到北京資訊工程學院(現北京資訊科技大學)讀書。2003年本科畢業後,又考取了北京理工大學信號與資訊處理專業的碩博連讀繼續深造。2006年起,在導師指引下,徐穎開始接觸『北斗二代』一期工程;2009年博士畢業後,順理成章進入中科院工作,繼續從事北斗導航衛星定位系統研究。

在進入中科院六年後,2015年,徐穎被聘任為博士生導師、研究員,成為中科院建院以來最年輕的博士生導師、研究員。不過,『目前還沒有帶學生』,徐穎說。

做科普影片 話語要接地氣

中科院網路中心承辦的科普講壇組織了一個女性專場,邀請六七位女科研工作者進行一個演講形式的科普,他們找到了徐穎。之前從未做過類似演講,不過徐穎還是答應了。

徐穎發現這個任務並不輕鬆。領導雖然沒有規定講什麼,但也沒有現成的範本可參照,做為科研單位,很多東西都是涉密的,什麼該講什麼不該講自己心裡得有個數。

身為研究北斗導航衛星定位系統的一分子,當然要講北斗了。『北斗是什麼』當然要講,『為什麼要建北斗』也必不可少,還有『北斗的用途』,對用途進行科普是讓大家了解北斗運用北斗的一種必不可少的方式。

還講什麼呢?同學的一則微信讓徐穎想起了肇始於2011年、影響延續至今的一場風波。當時,媒體一則『清華女生破解北斗系統送給美國』的報導讓『北斗』團隊遭受前所未有的質疑。看到這樣漏洞百出的報道,徐穎和她的同事們也沒有當回事,況且不久就有人出面澄清,他們覺得這場風波很快就會過去。沒想到,此事每隔一段時間就被翻出來炒一次。徐穎想,這次一定要講一講。

這是一場面對大眾的講座,講專業了大家聽不懂,講通俗了邏輯有瑕疵,會被圈內人詬病,思來想去,徐穎還是覺得應該講得通俗易懂、具有一定故事性。『科學要走下神壇,現在大家覺得北斗很神秘,但是,北斗要走向應用,大眾不了解、不認識怎麼可能去用呢?』

內容和方向定了以後,徐穎開始寫演講稿。科學的內容自然不在話下,接地氣的話語也必不可少,抽空就改一改、背一背,不忙了就拿出來看一看,直到臨上台前最後一刻,才最終敲定了演講稿。

演講安排在了北京聯合大學的一個小禮堂,試講了一次,就正式開始了。面對台下的200多名觀眾,徐穎沒有怯場,演講很順利,中間不乏一些金句。當然,不緊張是假的,在等待PPT翻頁的時刻,她不由自主的抿嘴唇、摸鼻子,還有個別字句語速突然加快。

演講影片錄好後,徐穎傳給了遠在四川老家的父母看,他們說完全看不懂,而且也不關心,他們關心的是,女兒可以歇一歇了吧,不能老加班啊,最好每天下班就回家。徐穎小時候總感冒,讓父母總擔心她的身體吃不消高強度工作。

令徐穎和她的父母以及中科院的同事沒想到的是,這則科普影片在被網站編輯將標題改為『中科院美女博導回應清華女生……』後瞬間火爆網路,僅在騰訊影片一個平台的點擊量就達到548萬次。

身邊的人都為徐穎感到高興,有認識的人在微信上轉發,跟她說『總算明白了你是幹什麼的』,還有人說『讓我們家孩子讀你的研究生吧』。郵箱裡也會收到一些學生的郵件表示想要選徐穎做導師。

徐穎自己心情卻挺複雜的,『這不是我講的核心內容,卻因為這個達到了傳播效果。』

心情很差時 就去買買買

正如前文所述,從小徐穎並未想過非要做科學家,但從研究生選擇信號與資訊處理專業接觸到北斗導航衛星定位系統,到畢業後一直從事北斗科研工作,徐穎覺得,還是有一點興趣在裡頭的,而且工作也能帶來一些成就感。

『社會給了科研工作者發自內心的支援和敬意,這是從事其他崗位所不能有的。』對於演講視頻評論區中網友的讚譽,徐穎認為這也是她堅持的動力。

但徐穎覺得不能把這定義為一種犧牲。『如果一份工作又忙又累,收入也不高,做得也很鬱悶,我想我是不會幹的。科學家並不是很苦的,我的理念是快樂科研。現在的科研隊伍很年輕,科研氛圍也比較輕松鬆,大家都是一樣的80後、90後,科研也只是一種工作而已。以前社會上一提起科學家就是白襯衫、黑褲子、中山服、黑框大眼鏡,面容清瘦,騎著一輛老式自行車,事實上並不是那樣。不是說一定要把為國家做貢獻和自我犧牲等價起來,而應當把為國家做貢獻和自我發展等價起來。』徐穎一口氣說了很多。

事實上,搞科研工作是很枯燥的,然而當努力了很久卻失敗的時候,徐穎並不會很抓狂,從小獨自成長鍛鍊出的心理素質讓徐穎很堅強。在演講中徐穎曾透露,她有一個特別的愛好,在狂風大作暴雨如注的雷雨天,一個人在家看恐怖片。

當然,每個人都會有心情很差的時刻。這時徐穎的選擇和別的女孩也沒什麼兩樣:『那我就去買買買,買很多自己喜歡的東西,心情就會好起來』。

對話

我們不能受制於人 得有自己的導航系統

南都:你所在的團隊都跟你一樣年輕嗎?

徐穎:我們室平均年齡不到30歲,好多是1988、1989年出生的,還有一個沒畢業的學生,是90後。

南都:你們團隊主要是做什麼的呢?

徐穎:主要包括衛星系統差分定位、多源融合定位技術和信號體制技術等方面。

南都:已經有了G PS,國家為什麼還要投巨資建『北斗』系統?

徐穎:衛星導航技術是關係到國計民生的重大科學技術,我們不能受制于人,我們也得有自己的衛星定位導航系統。

南都:『北斗』在生活中有什麼運用?咱們用的一些地圖app,是基於北斗衛星導航定位系統嗎?

徐穎:是這樣。地圖定位的工作原理分五步,第一步建系統,第二步制作接收設備,第三步做地圖,第四步提供位置服務,第五步用戶交互。我們『北斗』系統現在做的是前兩步,地圖公司做的是後三步,用哪種導航系統取決於接收設備,通俗說就是取決於手機。

南都:目前『北斗』系統發展到哪一步了?

徐穎:現在已經是『北斗』二代了,同時具有定位和通信兩個功能,而GPS系統只有定位功能,我們的『北斗』一代就有定位功能了。

南都:將來還會有『北斗』三代嗎?

徐穎:應該不會了,我們現在的規劃就是到2020年全部建成運營。不過也說不準,沒有『北斗』,還會有其他代號的科學計劃。

南都:到2020年,『北斗』就不需要研究了嗎?

徐穎:不會的,還有很多要研究,『北斗』系統出於歷史原因有它自身的技術局限,我們需要再進一步研究做一些必要的彌補、增強和備份,使得系統更可靠。而且,我們也做一些基於手機定位的接收設備等民用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