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兵在部隊剪頭髮的那些事

女兵在部隊剪頭髮的那些事兒。

女兵,班長喊你剪頭髮啦!

根據青年公社報導,一個女軍人的當兵史,必然是一部剪頭髮的血淚史。

自入伍以來,女軍人為什麼要剪短髮的問題變成了困擾我的十大未解之謎之一,尤其是當我知道包括美國在內的很多國家女軍人是可以留長髮之後,就更加不能理解這個問題。

今天我就跟大家一起探討一下女兵的三千煩惱絲。

那麼一般的領導都會用什麼樣的理由讓女兵剪頭髮呢?

強硬派:這種領導一般是說一不二的,條令規定、上面要求就是最好的理由,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讓你剪就剪。

這樣的領導他們自己也許也不知道為什麼女軍人要剪頭髮,但如果你不剪,他就會拿一個盆扣在你頭上,親自動手,這時只能祈求自己連隊的盆不是帶豁口的了。

苦口婆心派:這種領導一般口氣很好,以『商量』的語氣,不斷提醒你,馬上就要軍容風紀檢查了,頭髮如果不合格要被通報處分的,連隊也會被牽連,影響一年的榮譽。

面對這樣的『諄諄教導』,一般的女生都會不好意思,畢竟領導平時對自己也不錯,因為頭髮這麼一個不大不小的事給領導添麻煩就沒必要了,剪就剪了吧,大不了等退伍了再留。

歪門邪理派:有小部分領導讓女兵剪頭髮的理由很『奇葩』。

如,女兵留好看的髮型幹什麼,讓男兵想入非非嗎?剪掉!女兵留那麼長頭髮幹什麼,浪費水還浪費時間打理,剪掉!女兵頭髮那麼長有什麼用,又不好看,還是短髮精神,最好都把腦門露出來,剪掉!心思都花在頭髮上了,就不想訓練了,剪掉!

等等……我就想說,這個理由真是和高中必須穿校服如出一轍。

面對這些理由,我和姐妹們一樣哭笑不得。

於是,一部與剪頭髮抗爭的辛酸血淚史開始了。為了保住頭髮,女兵們爆髮出了驚人的智慧,看看那些年我們都做過哪些事:

堅決服從型:顧名思義,這一類的妹子不用揚鞭自奮蹄,沒有人說她們也會主動剪頭髮,永遠也不用擔心軍容風紀檢查。

她們的心理狀態一般分為三種:一種是由於信仰堅定,堅決執行條令規定;一種是由於膽小,怕被批評;一種是真心認為自己短髮比長髮好看。

自欺欺人型::這種類型的妹子會用盡所有的方法保住自己的頭髮。如檢查當天提前兩小時起床,用捲髮棒燙出一個弧度,強行改變頭髮長度。再如戴假髮,這個假髮絕不能是地攤貨,一定要真髮夠逼真。

當然,也有部分妹子就像我本人,就曾花了一個月工資買了個長髮飄飄的假髮,外出的時候偷偷臭美一下,大風來了總要先護頭。除了捲髮戴假髮,還有一種江湖絕學,那就是『雙層髮』。也就是只要你的頭髮夠厚,分成兩層,外面一層剪短,裡面一層保留,扎好藏到衣服裡面。這一招我的本科同學親身試驗過。

以上三種自欺欺人的方式之精髓在於,必須擁有一顆強大的內心,面對糾察不能心虛,當然也不能四目相對。在檢查時,要低頭看自己的指甲,這樣不僅能掩飾心虛,同時低一點頭頭髮還可以顯得短一點。當然這又是另外一個層次的技巧了。

戴假髮這個方法不建議大家使用,當年為了使大家(領導)相信我剪了頭髮,提前三天就開始五點起床戴假髮,混過檢查後又因不好意思又戴了兩天,最終挨到了周末,還是毅然決然的把頭髮剪了,當時我也不知道自己這幾天折騰的意義是什麼……

機智型:在對待剪頭髮這件事上,只要你夠能力,總是有空子可鑽的。比如有些特殊崗位的女兵,如舞蹈特長兵、電台主持人,由於工作需要是可以向領導請求放鬆標準的。

但如果你遇到上述強硬派就不要想了。

我的一個戰友在連隊做電台主播,政治部主任給連長帶話放鬆戰友的頭髮標準,也不好使。還有一種方法就是軍容風紀檢查當天坐崗,我原來的單位就是可以留一名崗哨的,而這個人一般就是隊裡頭髮最長的女生。但這個方法不帶有普遍性,因為現在的單位就需要全員參加。

還有一種投機取巧的辦法是紮秀麗型,頭髮梳成兩個小辮子可以瞬間變短一到兩公分。我所在的學校曾經有一段時間就風行這種髮型,活脫脫上世紀80年代既視感。

那麼以上方法到底哪個最有用呢?答案是均以失敗告終。

其實沒有哪個女兵是蠻不講理的,我們需要的只是一個理由。如果西方國家女軍人可以留長髮,即可推論頭髮與戰鬥力並無直接關係,但如果反過來說頭髮與戰鬥力是有直接或間接關係的,那麼大陸女軍人的整體戰鬥力應該是強於西方國家女軍人的吧。

帶著這些疑問,我搜索了網友對此的解釋:

強化群體意識:大陸人講究身體髮膚受之父母,頭髮是不能隨便剪的。後來隨著思想的開放,個人可以支配自己的髮型展示個性。

然而部隊是一個最不需要個性的地方,只有不突出個體才能強化群體。強制的髮型要求可以從心理上破除不必要的個體意識。

服從作戰需要:當過兵的妹子一定有過此疑問:長頭髮紮起來反而更清爽,不阻擋視線,短髮不僅容易擋眼睛還不好打理。這個問題網友給出的答案是負傷時包扎方便,也就是戰備需要。

這兩個原因是『度娘』的答案,可是富有探索精神的我不願止步於此,到底權威是怎麼解釋這件事情的呢?我專門找了一個參與修訂新版條令的內部人員詢問此事,得到的答案是符合大陸人審美。

這句話或許現在聽起來是個玩笑,但在革命戰爭年代,進步女青年都是剪短髮明志的。隨著審美的變化,現在連我媽都看不下去我的髮型,更不要說那些走在時尚前沿的高中同學們了。

他告訴我最初條令有關女軍人髮型無從考究了,但是在不斷的修訂過程中一直保持了這個歷史傳統。而條令在女軍人髮型上其實是做過大量研究的,參考了阿拉伯國家和美國等其他國家,由其上一代條令修訂時做了幾套方案呈報,但最終都沒有獲得批准,女軍人的髮型因此就一直成為傳統沿襲下來。

不幸的是,現在正在修訂的新版條令由於重點是改革調整,仍舊未對女軍人髮型做出改變。

不過我們同時也看到了希望,盼望著在有限的軍旅生涯中能見証女軍人髮型改變的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