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超萬件「張獻忠寶物」出水 江口沉銀傳說被證實

工作人員在岷江河道中的考古現場進行發掘清理。

四川省政府新聞辦3月20日下午,在彭山舉行『江口沉銀遺址水下考古』階段性工作新聞通氣會。經過兩個多月水下考古,現場出水文物超過10000件。除西王賞功金幣、銀幣、大順通寶銅幣、金冊、銀冊、銀錠以及戒指、耳環、髮簪等各類金銀首飾,還首次出水鐵刀、鐵劍、鐵矛、鐵箭鏃等兵器。

根據華西都市報報導,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長高大倫稱,據他所知,江口遺址出水文物豐富程度、級別之高以及種類之全面,屬全國罕見。至今還沒有哪一個古遺址出水出土那麼多高級別的文物,尤其是貴金屬的文物。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水下考古中心主任劉志岩介紹:『這批文物,實物確認張獻忠江口沉銀傳說的同時,還猶如打開了一部了解明代歷史的百科全書,必將推動明代政治、經濟、文化、軍事、財政、生活史,尤其是四川明清史和移民史的研究。』

現場一岷江圍堰

進入遺址有四道門 出入有金屬探測儀

3月20日上午10點,記者來到位於眉山市彭山區江口鎮政府對面的考古現場。『只看證,不看人,哪個打電話都沒得用。』安保人員說。

站在高處,位於岷江的考古現場盡收眼底。不過,想要進入遺址內,得過四道門。

據了解,這四道門依次是大門、更衣室、工具室和安檢室。在最後一道門內,有三名特警守著一個安檢通道,旁邊擺著一個指紋打卡機。工作證在這裡也不管用了,只有錄入指紋的人員,才能進出這最後一道門。『這是最後一道門,主要做金屬探測,防止有人把東西帶出來。』安保人員說,整個圍堰周圍,不僅有眾多監控,更有多名特警24小時執勤。


考古工作人員在發掘現場展示剛剛出水的金飾文物。

中午12點30分,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獲准進入考古發掘現場,這也是啟動江口沉銀遺址考古工作以來,媒體記者首次大規模進入核心考古區域。

記者在現場看到,考古區域面積大約10000平方公尺,沙石遍地,部分區域河床裸露。沙石堆邊,挖有深溝,旁邊不僅有抽水機不停抽水,還有選石機,對初層沙石進行篩選,防止文物流失。

在媒體獲准進入區域的左側前方5公尺左右,20多名考古人員正在深溝裡進行作業。據參與考古的相關人員介紹,本次出土的文物,大部分都集中在沙石底部的基岩上。

現場二文物庫房

金銀擺了一桌 只是小部分代表性文物

在考古現場對面,江口漢崖墓博物館已被臨時設定為江口沉銀文物臨時庫房。3月20日下午1點,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在館內看到,一張約5平方公尺的長桌上鋪著紅布,周圍設置了警戒線。

桌子最兩側,擺放著兩個木箱,一個木箱裝著4頁金冊銀冊,另一個木箱,裝著多枚西王賞功幣。桌子的中間,放著幾個五十兩銀錠。銀錠兩邊,各種金器、銀器依次排開,大約有40多樣器物,其中金器居多,有金錠、金鐲子、金戒指等。據現場考古人員介紹,這只是一小部分具有代表性的出水文物。記者注意到,長桌兩旁,就是文物庫房。


金戒指。

『這些銀錠,就裝在木鞘裡面,發現的時候,不僅銀錠完整,木鞘也比較完整。』劉志岩介紹,本次彭山江口沉銀遺址水下考古過程中,發現了一根較完整的木鞘,周邊散布著銀錠,木鞘內部也裝著多個銀錠,證實了張獻忠『木鞘藏銀』的傳說。在清代文獻中,就有張獻忠用木鞘藏銀,轉移財寶的說法,這次發現進一步印證了文獻。

劉志岩介紹,木鞘的做法,就是把一根完整的木頭剖成兩半,把中間掏空,把銀子裝進去,再用鐵或者銅片箍緊。『用木鞘裝銀後,兩個人一抬就走了,運輸起來很方便。對張獻忠這樣的農民起義軍來講,是很實用的。』

彭山區文管所所長吳天文介紹,早在2005年4月20日,彭山引水工程在江口鎮岷江河道內進行施工過程中,由挖掘機在距地表2.5公尺左右的地方,挖出一圓木並從中散落7件銀錠。出土的銀錠便由木筒包裹,這和史料記載張獻忠『木槽夾銀』的說法十分吻合。『但木鞘相對破損,不太完整,這一次完整木鞘的發現,更具價值。』


金髮簪。

文物價值全國罕見

出水文物種類和級別:包括金冊、銀冊、金幣、戒指、耳環、髮簪等

在3月20日下午新聞通氣會上,專家介紹本次出水的文物超過萬件,包括西王賞功金幣、銀幣、大順通寶銅幣、金冊、銀冊、銀錠,以及戒指、耳環、髮簪等各類金銀首飾。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長高大倫表示,據我所知,江口遺址出水文物,豐富程度,級別之高以及種類之全面,屬全國罕見。『以我有限的知識,至今還沒有哪一個古遺址,出水出土那麼多高級別的文物,尤其是貴金屬的文物。』

另據現場考古工作人員介紹,本次考古發掘工作中,發現至少25件金器,器型比較大的有金錠,其他還有金手鐲、金戒指、金釵等。其中比較精美的,當屬雙龍頭金手鐲,其紋飾是龍的樣式。考古專家推測,極有可能是皇家蕃王所持有。『平常百姓家,不大可能有這麼貴重的首飾。』劉志岩說。

在本次出水的文物中,還包含有金冊和銀冊,據現場專家介紹,金冊為明王朝冊封藩王及妃嬪所用,銀冊則為明王朝冊封郡王及妃嬪所用。此前在彭山江口,也曾發現一頁金冊,樣式大小類似。彭山區文管所所長吳天文介紹,那頁金封冊出水時間為2011年,出水地點位於彭山岷江大橋以上江中。『之前那頁金封冊應是封面,內容大致是張獻忠在成都稱帝後,頒布政令法規。經鑒定,為國家一級文物。』吳天文說。

專家聲音

我省首次水下考古發掘科技含量高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長高大倫表示,本次考古發掘,系四川首次開展水下考古發掘專案,考古工作創新了工作理念,運用了大量的新技術。

前期通過金屬探測、磁法、電法和探地雷達等物探手段,確定了發掘區域;發掘過程中,採用PTK精準記錄每一件文物的出水位置,在重點區域安裝延時攝影,搭建整個遺址的考古資料管理系統等,保證了考古工作科學、有效的進行。

此外,針對遺址處於岷江河道內的實際情況,通過圍堰解決發掘平台,為今後灘塗考古、淺水埋藏遺址的發掘提供了工作範式和借鑒經驗。

據專家介紹,目前僅是階段性的考古工作,距離此次發掘結束還有近一個月的時間,專家預判未來的發掘更值得期待。


金耳環。

江口沉銀水下考古時間表

2016年1月

四川省文化廳(四川省文物局)組織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國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遺產保護中心、彭山區文物保護管理所聯合向國家文物局提出對『江口沉銀遺址』進行考古發掘申請。

2016年4月

國家文物局批准對『江口沉銀遺址』進行考古發掘。

2017年1月5日

考古工作正式啟動。截至3月15日,已發掘面積10000餘平方公尺,共出水文物10000餘件。

3月20日報導,四川省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消息,彭山江口沉銀水下考古取得重大進展,出水文物超過10000件,實證確認了『張獻忠江口沉銀』傳說。圖為水下遺址現場。

這次出水文物數量之多、等級之高,種類之豐富,在全國都堪稱一項非常重大的考古成果,具有極高的科學、歷史、藝術價值,萬餘件出水文物對研究明代的政治史、經濟史和軍事史等具有重要的意義。

張獻忠江口沉銀一直是歷史之謎,其沉銀地點歷來眾說繪紜,史學界也對此長期存在爭議,一直是世人關注的焦點。史料記載,張獻忠(1606–1647年),陝西延安人,崇禎三年(1630年)在米脂起義,是與李自成齊名的明末農民起義軍領袖。

1644年率部攻破成都,建立大西國政權。1646年張獻忠順岷江南下轉移財物,遭明朝參將楊展伏擊,戰敗船沉,大量財物沉於江底。近年來,在岷江彭山江口段河道施工過程中,陸續發現了一些與張獻忠有關的文物,為破解歷史之謎提供了線索。

2016年4月,國家文物局批准對『江口沉銀遺址』進行考古發掘。專案於2017年1月5日啟動,截止3月15日已發掘面積10000餘平方公尺,共出水文物10000餘件。

據介紹,這些文物包括西王賞功金幣、銀幣、大順通寶銅幣、金冊、銀冊、銀錠以及戒指、耳環、髮簪等各類金銀首飾和鐵刀、鐵劍、鐵矛、鐵箭鏃等兵器。

通過此次發掘,基本確認了張獻忠江口之戰的地點,出水的萬餘件文物是確認這一重大歷史事件最直接、最有力的證據。

圖為考古現場的篩選機,為了不漏掉一件文物,所有沙石都得經過篩選機篩選。

這次考古發掘是四川首次開展的水下考古發掘專案,考古工作創新了工作理念,運用了大量的新技術,針對遺址處於岷江河道內的實際情況,通過圍堰解決發掘平台,為今後灘塗考古、淺水埋藏遺址的發掘提供了工作範例和借鑒經驗。

同時,發掘中採用了現代化的工作方法和最新的科技手段,前期通過金屬探測、磁法、電法和探地雷達等物探手段確定了發掘區域,發掘過程中採用PTK精準記錄每一件文物的出水位置,在重點區域安裝延時攝影,搭建整個遺址的考古資料管理系統等,保證了考古工作科學、有效的進行。

此外,此次考古發掘工作還面向全國公開招募了志願者,為公眾參與考古提供了平台,也擴大了考古工作對公眾的影響力,讓公眾真正了解考古、走進考古,享受考古成果。

據專家介紹,目前僅是階段性的考古工作,距離發掘結束還有近一個月的時間,專家預判未來的發掘更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