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10歲失雙手 但他仍成「王者榮耀」的英雄

王曉鵬。

『沒有手也能玩得這麼好』、『你是怎麼繫鞋帶』,無手哥王曉鵬的直播界面上,不時有類似的彈幕彈出,對很多圍觀群眾來說,他們可能是第一次見到沒有手只靠手肘便能操作滑鼠、鍵盤的主播。

根據鳳凰網報導,對於成都SC俱樂部王者榮耀戰隊教練的王曉鵬來說,沒有手的生活,他已經過了20年。他希望以自身經歷告訴周圍的人,沒有什麼事是『想不開』的。

王曉鵬起床吃過早午飯,已是下午一點,由於沒時間打理,他的頭根根『桀驁不馴』的挺立在頭上,T恤也微微發皺。

痛失雙手與女友

30歲的王曉鵬,戴黑框眼鏡,留板寸頭,長相清秀的臉上帶著長期熬夜的痕跡。話語裡總透著一股子笑意和豁達,這豁達,陪他熬過了人生最大的兩次劫難。

在山西大同市王村,1997年4月,十歲的王曉鵬和小夥伴們玩耍時不慎碰到6萬6千伏的高壓電,雙手前臂被燒焦,再次醒來,王曉鵬已到了醫院。他被疼醒,看著兩個胳膊被重重的包上繃帶,滲出絲絲鮮血,王曉鵬知道,自己的人生軌跡,從此偏移。

但王曉鵬的父親『心超級寬』,母親則一直盡心盡力照顧,儘管哥哥身體健康,但父母並沒有因此對王曉鵬放低要求。於是王曉鵬開始學著使用雙肘刷牙、穿衣、吃飯,上學,和小夥伴玩耍,和正常人無異,直到大學。

王曉鵬來到武漢上大學,不料一年半後,學校因管理問題倒閉,不得已,王曉鵬只好到北京學了一個月的PS技術,學成後回到老家大同,但沒找到工作。就此,王曉鵬開始了三年『啃老』生活。

王曉鵬在2007年初認識了女友晨晨,愛笑的她也頗為欣賞健談的曉鵬。沒想到,2010年平安夜,由於鄰里糾紛,晨晨被鄰居捅死,20歲的生命就此凋零。

『我甚至還能看到她眼角的淚痕。』在英雄聯盟為他拍攝的紀錄片裡,王曉鵬語氣低沉的說。晨晨的頭七,除了晚上,每天王曉鵬都待在太平間裡,他感覺自己的世界失去了顏色,好像做什麼都沒意義。8年過去了,直至現在,他依然會時不時看看初戀女友的照片,至今還一直經營著女友的QQ空間,自己發狀態自己回覆,好像她依然在他身邊。

那一年,王曉鵬過得渾渾噩噩。怕他想不開,父母在他身上沒少操心。時間久了,面對默默操勞、省吃儉用的母親,王曉鵬覺得該出去賺點錢。


王曉鵬和他的初戀女友晨晨。

遊戲主播有20萬粉絲

高中時王曉鵬便開始玩『大話西遊』,父母對他玩遊戲頗為反對,但王曉鵬不僅玩,還開始賣點卡,做代練,每天能賺2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那對於高中生的王曉鵬來說是筆巨款。上大學之後王曉鵬開始接觸DOTA、英雄聯盟等游戲。

剛開始玩,因為遊戲需要同時操作滑鼠和鍵盤,王曉鵬截肢的部分被磨破了皮,淌著血,每天都好不了。但王曉鵬並不服輸,幾乎每天都花十小時在遊戲上,很快,他的遊戲水平超過了一些同齡人,英雄聯盟裡排位達到了鑽石分段,屬於高級玩家。隔著電腦螢幕,很少有隊友相信,這是一個沒有十指的人。

王曉鵬於2012年開始自己解說比賽,合成遊戲視頻,發布到網上靠點擊率賺錢,然而收入不穩定,『有時候一個星期能賺6000元,有時候只有100元。』王曉鵬哈哈笑著描述2012年到2015年間的收入。

直播火爆後,王曉鵬又發現了新的商機。最初在鬥魚直播上,王曉鵬有接近23萬粉絲,到熊貓TV直播後,粉絲也有6萬多,每天和粉絲們講段子,打遊戲,讓王曉鵬精神煥發。

『沒有手還能打遊戲』是主播王曉鵬的看點,但他依然會做準備。直播前,王曉鵬要花時間看一些段子和新聞,直播時要搜腸刮肚逗樂粉絲。黑粉、人身攻擊等也不少見,但王曉鵬已不拿這些當回事,『這麼多年見的東西多了,冷眼白眼,我無所謂了。』

直播時間長了也並不輕鬆,每個月王曉鵬需要完成100個小時的直播時長,有時,他甚至需要從早到晚都直播,『每次直播完了我都會躺到一個平地上,把腰伸一伸。』

再累王曉鵬也覺得值得,有人觀看讓他覺得滿足,『關鍵是還能賺錢。』


在遊戲直播的王曉鵬。

職業電競戰隊教練

在一次新書發布會上,2015年,王曉鵬結識了馬天元,大陸首位WCG(世界電子競技大賽)世界冠軍,隨後在2016年,王曉鵬進入馬天元所創立的成都StarClub電子競技俱樂部(以下簡稱SC俱樂部)做英雄聯盟戰隊教練。此時,騰訊開發的一款游戲王者榮耀席卷全國,如今每天有5000萬玩家在線開團遊戲。

隨後,王曉鵬成為了王者榮耀SC戰隊的主教練,這支戰隊是2016年王者榮耀職業聯賽的八強戰隊。

王曉鵬和8個隊員一起住在一個三層樓的公寓裡,食宿、訓練都在這裡。每天11時,隊員陸陸續續起床,吃過午飯,下午一點到晚上十二點,就是每天的訓練時間。訓練便是拿著蘋果7PLUS開始玩王者榮耀。有時候,王曉鵬會早點起床,跑跑步,下午去觀察隊員訓練情況,給出建議,晚上便開始直播。

最初做英雄聯盟教練時,王曉鵬覺得艱難,因為隊員年齡普遍偏小,最大的也只有19歲。『都是小孩,你得管著,還得想辦法讓他聽話。』甚至有時王曉鵬還會有意識去引導隊員,『比如吃飯時,要對服務員禮貌點。』

如今帶領王者榮耀戰隊,隊員年齡都在18歲到24歲,王曉鵬稍微鬆了口氣,『現在隊員的素質都挺高的。』但王曉鵬發現,職業電競玩家,有個毛病是愛『甩鍋』,『如果輸了一定說不是我的錯。』隊員配合不默契,愛表現搶風頭而忽略了團隊整體發展是常有的事,這時候王曉鵬往往一改笑臉,嚴肅的勸,『打職業就是團隊,團結配合才是最重要的。』

年少時,玩DOTA王曉鵬也會像其他玩家一樣,加入遊戲界的『鄙視鏈』—DOTA玩家瞧不上英雄聯盟玩家,英雄聯盟玩家瞧不上王者榮耀玩家。如今,王曉鵬覺得,只要能賺錢養活自己,打什麼都行。


王曉鵬和隊員在比賽現場。

王曉鵬也是省運會百米冠軍

不僅遊戲玩得溜,王曉鵬的運動細胞也不差,失去雙手之後,父母經常要求王曉鵬鍛鍊雙腿,就此,王曉鵬成了運動健將。在2010年和2014年時舉辦的山西省殘疾人運會上,王曉鵬曾奪得百米金牌、跳遠金牌。

即使如今,每日直播或者訓練,愛運動的王曉鵬仍會找到機會就起來溜達兩圈,倒水、上廁所來緩解身體的壓力。盡管身體狀態不如以前,但王曉鵬仍然准備去參加2018年山西省第十一屆殘疾人運動會,『我可是種子選手,哈哈。』王曉鵬一臉得意的說。

王曉鵬身邊25歲以上的電競選手並不多,多半都轉行做了教練或者從商。王曉鵬也想過年紀大了可能要轉行,但電競行業依然讓他眷戀,比賽時萬人觀看的風光,讓無數少年擠破頭想加入王者榮耀KPL戰隊。盡管KPL戰隊只有十二支共百來人,而王者榮耀註冊玩家達2億之多。

就連曾經反對的父母,也試著開始支援王曉鵬。王曉鵬的哥哥還時不時會打電話給弟弟,監督他的直播完成量。

出去吃飯,王曉鵬常碰到自己的粉絲,要求合影,談起粉絲他一臉自豪。『經常會有人認出來,心裡肯定高興。』

下一步想做演說家

但另一個職業在王曉鵬心裡紮根已久—慈善大師或者演說家。他想通過自身經歷去告訴別人,要『想得開』。

一次,有粉絲發朋友圈說朋友失蹤了,過幾天便說朋友已經去世,可能是壓力過大。王曉鵬看了很不是滋味,『我一想好難受,有什麼想不開。』

失去雙手的王曉鵬如今走在外面還是會收獲異樣的眼光,但他覺得『看就看唄,怕啥!又不掉肉!』王曉鵬笑嘻嘻的說,『好奇而已,也不是歧視你。』

偶爾有不順心,王曉鵬會選擇睡一覺,『憋屈睡一會就好了,醒了又是一條好漢。』30歲,經歷過悲歡離合的王曉鵬覺得自己混到現在全靠『沒心沒肺』,『我現在覺得人生最重要的是想得開,一定要看得過去,如果想不開的話我估計我早就game over了。』

18歲時的王曉鵬,覺得給自己一雙翅膀自己就能飛到國外,飛到宇宙去;20歲剛戀愛時的王曉鵬,覺得和女友每日『壓馬路』,沒有錢,也很幸福;如今三十而立的王曉鵬發現,賺錢、買房子、娶媳婦才是他生活的目標。

俱樂部會每月給隊員和教練發工資,一萬五千元左右。直播收入另算,但是做了兩年直播他並沒有攢到太多錢,聽到別人說主播月入幾十萬元時,王曉鵬發出怪叫,『怎麼可能?要有我高興壞了!』

儘管現在並沒有女朋友,但王曉鵬仍習慣性的提起自己未來的媳婦。『如果有個女朋友就好了,工作之後讓我給她摘星星摘月亮我都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