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萬億個稅北上廣深貢獻4成 北京上海均超千億

部分城市2016年個人所得稅收入比較表。

個人所得稅(下稱『個稅』)改革一直是近期較為關注與熱門的話題。

根據鳳凰網報導,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黃奇帆7日在審議財政預算報告時建議,降低個稅中工薪所得最高稅率,由45%下調至25%。去年底剛給員工加薪千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的全國人大代表、格力電器董事長董明珠,則在提交給全國人大的議案中建議,調高個人所得稅起征點至5000元。建議一出,立即引發廣泛討論。

目前大陸個稅收入的總體情況如何?不同地區之間有何差異?第一財經記者通過對北上廣深四個一線城市及部分二線城市的統計發現,不同城市之間的差異比較大,京滬以千億元的個稅收入領先全國,四大一線城市總量佔全國的比重達到四成左右。

北上廣深佔四成

2016年大陸個稅收入增長較快,且首次突破萬億大關。財政部1月份公布的資料顯示,去年全國個稅收入10089億元,同比增長17.1%。

近年來全國個稅收入一直保持著較高速度的增長。資料顯示,2013年個稅收入為6531億元,同比增長12.2%;2014年為7377億元,同比增長12.9%;2015年為8618億元,同比增長16.8%。

分城市來看,2016年,上海以1482.7億元的個稅收入位居榜首,北京以1428.15億元緊隨其後。京滬也是大陸目前僅有的兩座個稅收入超過千億元大關的城市。

究其原因,京滬做為超一線城市,個稅收入最多是在情理之中。同時,這兩大直轄市現代服務業最為發達,而這正是高收入群體所集中的行業。

國家統計局的資料顯示,2015年年平均工資最高的是金融業114777元,資訊傳輸、軟體和資訊技術服務業112042元,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89410元。從分布上看,上海和北京恰好又是這些高收入行業最為集中的城市。

此外,京滬還集聚了一大批央企、國企的總部以及跨國公司的大陸總部,其分布在其他城市的員工個稅也都是在總部上交。『總部在哪裡,管理人員就在哪裡,稅收也主要是在哪裡上交。』 廣東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彭澎對第一財經分析。

京滬之後,位居第三的是深圳,2016年其個稅收入達到757.87億元,儘管只有京滬的一半多一點,但考慮到深圳的人口僅為其一半左右,如此算來,深圳的人均創稅水平也不比京滬低。這也證明,深圳的薪資收入水平與京滬同處大陸薪酬收入水平的第一方陣。

從產業結構上看,做為三大金融中心之一,深圳聚集了大批金融機構,加上高新技術產業的快速發展也作出了較大貢獻。深圳市財政委的資訊顯示,去年其新興產業稅收快速增長,1~11月七大戰略性新興產業和四大未來產業稅收實現1631.4億元,增長21.9%,其中互聯網產業和文化創意產業分別增長33.1%和41%,成為稅收快速增長的重要動力。而與之相應的是從業人員的收入水平也相應提高。

相比之下,儘管位居一線城市行列,廣州與北上深之間卻有著不小的差距。去年廣州的個稅收入僅為385.95億元,僅相當於京滬的四分之一、深圳的一半。

彭澎說,廣州與北上深之間最大的一個差距是在上市公司數量,這三地的上市公司數量均為廣州的好幾倍,企業高管多,高收入群體也多,且上市公司的收入比較顯性化。

沈小姐大學畢業11年,目前在上海一家外資汽車企業工作,此前曾經在廣州的汽車企業工作多年。她告訴第一財經,以汽車行業來講,廣州與上海的收入差距也比較明顯,同樣一個職位,從廣州調到上海,收入一般會高出三到四成左右。相對來說,北京、上海、深圳的工資水平較高,中等收入群體也多,房價也較高,同時這三座城市的高端住宅也就相對較多。

廣州的產業結構也是形成差距的一個原因。相比北上深以金融和高新技術產業等為主打,廣州更為傳統。彭澎舉例,廣州存在著大量的專業批發市場,其占比要遠高於其他三個一線城市,而這些對於個稅收入的貢獻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很多小微企業就幾個雇工,也就很難會繳納個稅。』

加上廣州,北上深廣四個一線城市的個稅收入之和超過4000億元,佔全國比重達到四成,可見目前我國的個稅收入在區域上相當集中。

一二線城市間差距大

北上廣深之後,其他城市的個稅收入都在300億元以下,比如蘇州和杭州,均介於200億元~300億元之間,南京、成都則都是在200億元以內。

值得注意的是,不同城市之間個稅收入的差距,要遠大於它們在經濟總量和人口方面的差距。比如成都的經濟總量超過萬億元大關,相當於北京、上海的四到五成,但在個稅收入方面,僅為京滬的一成多。

彭澎說,包括成都在內的二線城市,製造業相當重要,製造業產業的工人收入比較穩定,增速較慢,收入水平也不如現代服務業高。成都、重慶、武漢等二線城市的工資水平要比北上深低不少,可能相同的收入,放在上海是低收入,但放在成都就很不錯了。

『我們前年從南昌的一家汽車企業招了一個畢業兩年多的小伙過來,當時他在南昌的月收入是4000元,上海就是8000元。而上海這個薪資要在本地找到合適的人已經挺困難了。』上述外企工作的沈小姐說。可見,不同地區之間的收入差距十分明顯。

是否要全國統一納稅起征點,還是分區域來定,一直都是各界關注的焦點。

彭澎認為,分區域的話,如何劃分也是個難點。例如,雖然廣東是第一經濟大省,但省內粵東西北與珠三角的差距實在太大,『像粵西、粵北,如果起征點提高到5000元,那這些地方基本無法收繳個稅。需要因地制宜,相應的不一定要把起征點提高,而是可以考慮降低稅率。』

需要說明的是,由於部分重點城市的個稅收入資料尚未發布或者不詳,在此只選取部分城市比較。其中,杭州的資料為預計數。

表:部分城市2016年個稅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