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熊貓走廊」反盜獵巡山隊 保護熊貓勸阻盜獵

九頂山野生動植物之友協會門前,堆放著從山上拆下的鋼絲獵套及遭獵捕的野生動物頭骨。這些獵套只是巡山隊員近十年拆卸的9萬個獵套中的一小部分。

隆冬時節,位於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茂縣的九頂山雨雪初霽。雲霧如輕盈的白紗,環繞在海拔約5000公尺的山巒間。這裡是四川省重點實施對大熊貓等珍稀瀕危物種進行保護的「熊貓走廊」的一部分,全山禁獵。雪坡上,九頂山野生動植物之友協會反盜獵巡山隊的隊員們在艱難行進著。

根據新屋蛤網報導,他們每人負重約三十公斤,在平均海拔4000公尺的無人山區每天徒步十餘公里,夜裡睡在冷風倒灌的岩屋,白天手腳並用攀爬上千尺的陡坡……這樣的巡山每年要進行8至10次,每次約十天,全程上百公里,為的就是保護方圓200平方公里的九頂山及周邊生態,勸阻盜獵行為。

刺骨的寒風中,九頂山野生動植物之友協會發起人、65歲的羌族老人余家華走在隊伍最前面,其他6名巡山隊員緊隨其後。他們背著裝有鍋碗糧食的背簍或裝著帳篷、睡袋的編織袋。此時已是這次巡山的第二天下午,氣溫隨著海拔升高而驟降。他們必須在天黑前趕到露營地,否則山區夜間零下20℃的氣溫將威脅生命。

第三天,山區突降大雪,巡山被迫中止。

第四天清晨,雪停了,余家華等人兵分兩路繼續巡山。當天拆掉12根獵套,發現了一卷獵人留下的尼龍繩,但未發現獵人的身影。驚險的是余家華在巡山過程中右腳突然滑出懸崖邊的小坎,多年的經驗讓他立刻將身體左傾,緊緊貼在了崖壁上,否則後果難料。

在後四天的巡山過程中,每天面對的依舊是雪山懸崖,不過再也沒發現獵套和獵人蹤跡……

余家華早年也是獵人。上世紀80年代,他所在的石鼓鄉茶山村附近的羌族村落,可謂是『家家有火藥槍,戶戶會布套』,打獵是增收最快的方式。野生動物遭到地毯式捕殺,有時獵人們甚至放火燒山,等動物驚慌逃出後,再用槍打。這對余家華觸動極大,現實提醒他『再不保護什麼都沒了』。從1995年起,他開始宣傳反盜獵。2004年,余家華在時任茂縣扶貧辦副主任劉志高的幫助下,註冊成立了茂縣九頂山野生動植物之友協會,以民間團體的形式勸阻盜獵。

但是一方要打獵,一方要禁止,衝突在所難免。余家華記得,2004年夏天,反盜獵巡山隊與盜獵者遭遇,對方4個人已打了4隻斑羚、5隻豬獾和1隻綠尾虹雉。當時,一個獵人拿起火藥槍對準了巡山隊員們。危急之下,余家華他們衝上去與對方廝打起來,最終將其制服後送到茂縣森林警方。巡山反盜獵的20年間,共有3名盜獵者因被巡山隊員發現並交送警方而獲刑。近十年來,巡山隊共拆卸獵套約9萬個。

茂縣寶頂溝自然保護區管理處處長謝成華介紹說,反盜獵巡山隊對當地野生動植物的保護起了很大作用,現在盜獵者已經很少了。因為貢獻突出,余家華先後獲得了『全國民族團結進步模範個人』『四川好人』『阿壩好人』等榮譽稱號。


反盜獵巡山隊的隊員們在海拔約4000公尺的山腰上艱難攀爬著。此時,濃霧瀰漫,能見度很低,加大了巡山的危險性。


山勢險峻,高寒缺氧,巡山隊員余友志每爬一小段,就不得不坐下來大口喘著粗氣。


巡山隊員踩著懸崖邊布滿碎石的小路向上攀爬,每一步都要謹慎小心。


傍晚,巡山隊員們圍坐在一起吃晚飯。巡山期間,他們吃的最多的是火鍋料煮蓮花白。


巡山隊員每天都要在海拔四五千尺的雪山和雲海中走過。


一夜大雪之後,隊員們住宿的營地被白雪覆蓋。這個營地是用塑膠布和樹枝搭建起來的棚屋,四處透風,非常寒冷。


巡山隊員們在封凍溪流的冰面上打洞取水。


巡山第三天遇上了大雪,因山裡既沒手機信號也無電源,巡山隊員們只能烤火打發時間。


余家華將當天巡山遇見的野生動物種類、數量以及拆下的獵套數量,認真記在本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