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正妹/高薪美女裸辭進西藏 與大叔共建奢華愛巢

井姐。

她叫井姐,井,橫豎都二的意思,典型的重慶美女。

根據鳳凰網報導,30歲那年,依舊單身的井姐還是一名上市公司的精英白領,畫著精緻的妝容,穿著幹練的職業裝,做著忙碌的空中飛人。

然而,在她的心裡有個聲音不停呼喚著,讓她出去走走,於是,帶著對自由的渴望,她選擇了辭職,背上包去了甘肅省南部的郎木寺。

郎木寺地處空靈、山清水秀,人民古樸善良,有東方小瑞士之稱。

井姐說,踏上郎木寺土地的那一刻,她倍感安心。

在找尋自由的過程中,井姐在如夢似幻的郎木寺,遇見了她未來的愛人。就在那一剎那,一個大高個站在她眼前,『你好,我幫你拎箱子吧。』

抬頭望一眼,井姐說她要用一個,俗不可耐的詞來形容:一見鐘情。

這個大高個叫東哥,後來聽東哥說,相遇的第一眼,他就想要結束這種漂泊,安定下來生活了。

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遇見的人;於千萬年時間的荒野裡,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正巧趕上了,那個剛好也在這裡的人。

民宿打造的過程中,井姐和東哥堅持親力親為,與愛人一起親自修建。

一處面積為1300平方公尺的藏區新房兩層樓加一個後院,親手搬磚、砌牆、搭板…… 在藏區嚴寒的冬季,兩人開始艱苦的改造過程。

地處偏僻,工人難找;又為了節約費用,兩人決定,所有的工作都自己做。

整整一年,一磚一瓦,一柴一木,皆親自搭建、改造,井姐說這樣改造的房子才像自己的孩子,看著它一點一點地成長,自己也開心。

早上6、7點起床幹活,晚上凌晨1、2點才能睡覺,每天都重複相同的體力勞動,雖然辛苦,井姐卻覺得非常充實開心。

房子改造好後,取名為:泊客,因為井姐想讓每個來往的客人,都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

『這一切,也許都是因為聽從了我內心的聲音,並為這個聲音做出了行動,也許你們會說我是瘋子,但無妨,這個瘋子為自己建了一個家,也為來這的你們找到了另一個故鄉。』

對於他們兩人來說,泊客不僅僅是一家普通的民宿,更是他們愛的存在。

如果有當月生日的旅客住進來,井姐會提前寫好祝福卡片,藏在房間裡,給匆匆住下的旅客一個驚喜,一份貼心。

與來自天南海北的故鄉人,在月夜星空下,喝著小酒,聊一聊生活和夢想。

從人人艷羨的都市白領,到如今穿著藏袍,扎著辮子踏實的生活在草原上,而立之年的井姐遇見了愛情,也遇見了另一種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