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大陸女少將引人注目 竟是火箭軍備所長

火箭軍裝備研究院某研究所所長李賢玉。

習近平在12日下午,出席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解放軍代表團全體會議,並發表講話。

根據鳳凰網報導,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范長龍主持會議,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許其亮,中央軍委委員常萬全、房峰輝、張陽、趙克石、張又俠、吳勝利、馬曉天、魏鳳和參加會議。

『政事兒』注意到,自2013年開始,習近平每年全國兩會『下團組』,都是以解放軍團壓軸。從2013年以來,時間分別為:3月11日、3月11日、3月12日、3月13日、3月12日。

今年的會議上,有9位代表先後發言,主要就推動武器裝備創新發展、提升新型作戰力量創新能力、推進聯合戰役訓練創新發展、維護大陸海外利益、推進國防交通建設軍民融合深度發展等提出意見和建議。

『政事兒』注意到,發言的這9位代表中,有一位女性少將—火箭軍裝備研究院某研究所所長李賢玉。發言時,她身著火箭軍軍裝、一襲短髮、配戴眼鏡。

出生於1964年的李賢玉,身上有著諸多耀眼的標籤:當年黑龍江的理科狀元、北大碩士生、北韓族、女少將、女導彈專家,她還是全國優秀科技工作者、享受政府特殊津貼。

2015年7月6日,在原二炮部隊晉升將官軍銜儀式上,她晉升為專業技術少將軍銜,成為二炮史上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女將軍。

『政事兒』注意到,當年12月31日,原二炮更名並『升級』為獨立軍種,火箭軍正式成立。

李賢玉出生在黑龍江省牡丹江市,的一個北韓族知識份子家庭,父親是工程師,母親是會計。1982年,17歲的她摘得黑龍江省高考理科『狀元』,進入北京大學,攻讀當時前沿的無線電物理專業。

值得一提的是,李賢玉考上北大時,還只是一名高二學生。

『1982年,讀完高二的我既可以升高三,也可以直接參加高考。我想,反正要考的我都學完了,那就趕緊高考。我的自信是有基礎的,在中學,我的全年級第一從沒跑過。』李賢玉曾回憶。

『來到了北大,才發覺人外有人。』她剛到北大時『學習很吃力』,4年後,她在全班第一個獲得本系碩士研究生保送資格。

1990年7月碩士畢業後,正值大學生留學熱、經商熱。一個偶然的機會,她隨導師去看望原二炮部隊的一位老領導。這位領導對她說:『像你這樣掌握高新知識的年輕人,如果能到導彈部隊工作,一定會大有作為的。』

隨後她參軍入伍,進入原二炮部隊。

1991年,海灣戰爭中,資訊技術展現了巨大的威力。當時,軍隊資訊化建設還處於初始階段,原二炮作戰指揮還沿用『密碼式』的『靶場模式』。

1992年,部隊開始籌建第一套作戰指揮自動化系統。時年28歲的李賢玉,成為科研團隊裡年齡最小的技術人員,承擔了網路總體構建和即時資料傳輸兩項攻關任務。

經過幾年的努力,指揮自動化系統成型。1995年盛夏,原二炮奉命向某海域進行導彈發射訓練,系統獲得成功。當時一位軍委首長對李賢玉連說了三個『不簡單』。

該專案開創了大陸戰略導彈部隊資訊化建設先河,成為全軍的『標誌工程』,獲全軍科技進步二等獎,李賢玉也獲記三等功。之後,她當選第九屆全國人大代表。

2003年,伊拉克戰爭爆發,再次展現資訊化作戰水平。

隨後,原二炮委派當時剛剛擔任某研究所總工程師的李賢玉,負責某機動指揮系統的研製攻關任務。

經過幾年的奮戰,2006年,李賢玉的成果在軍事演習中亮相。當時的二炮首長稱贊她:『能把這麼多系統"統"起來,真是了不起!別看一個弱女子,能頂咱們好幾個導彈旅長。』

這套系統,獲得了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李賢玉因此榮立二等功。

『政事兒』注意到,李賢玉還是全軍一體化指揮資訊系統的總師組成員,她花費六年時間,建成了戰略導彈部隊的『中國劍網』。

2007年,李賢玉力排眾議,率先提出自主研發指揮資訊系統軟體。3年後,這套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新型指揮資訊系統問世。

2013年,她再度當選全國人大代表。

『政事兒』注意到,近幾年全國兩會,李賢玉都會帶來她的議案,內容也都與軍隊資訊化建設有關。

2013年的兩會上,她的議案為『推進國家自主可控基礎軟硬體建設發展』,去年議案為『用技術推動新質戰鬥力提升』;今年為『在軍事領域加快構建軍民融合創新體系』,與習近平12日在解放軍團發表講話的主題契合。

『資訊化是高端技術的博弈,核心技術買不來,單純模仿走不遠,依賴引進行不通。』她認為。

由於工作的保密性,『政事兒』從日常軍事新聞中,很少搜索到李賢玉出席活動的資訊,在報導中對其身份的表述,均為『某研究所所長』。

她對此的解釋是:『幹我們這行的,最好網上搜不到。』

與公眾對科研工作者的印象不同,生活中的李賢玉頗為直率,她評價自己的性格為『有點"虎"』。

『我這人有點"虎",你一看我開車,就知道我是東北的,我有股不服輸的勁兒。』2013年,她接受一家中央媒體的專訪。『政事兒』注意到,李賢玉在這次訪談中講述自己的學業、工作、家庭生活,頗為坦率。

談起『理科狀元』,她說『從小我就被人叫做「小大學生」,我覺得自己成為高考狀元也是順利成章的』;回憶起大學生活,『在北大,基本沒人管我,以至於我對班主任沒印象』;她甚至還提到了父母吵架:母親總是怪我『女人家哪有那麼多事?』父親就和她爭論:『女兒幹的肯定是大事!』

『不管老同志交給我多小的活兒,即使明知這是在試探我,我都幹得妥妥的。』她說自己『沒什麼優越感』。

回顧自己的人生經歷,李賢玉說:『我這個人沒多麼遠大的目標、多麼長遠的打算。我的特點在於,一步一個腳印,只要有機會,一定能抓住。不管幹什麼,有踏實和堅持,鐵定能幹好。』

『我跟兒子說,不能只想著幹造原子彈的活兒,人都得從小活兒幹起,才能幹大活兒。』李賢玉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