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樂天創始人靠「入贅」戰犯家族發跡

樂天集團創始人辛格浩。

樂天集團創始人辛格浩及其家族4人,在3月20日以被告身份出席首爾中央地方法院首場聽證會。會上他們均否認了檢方的指控。

根據鳳凰網報導,記者發現,樂天集團創始人、現年的94歲辛格浩當天坐輪椅出席了聽證會,面對法官扔出拐杖,高聲喊叫。約半小時後,他因健康原因離開了現場。

樂天家族集體現身創始人怒斥『誰告我』

當地時間3月20日14點左右,南韓首爾中央地方法院舉行針對樂天集團家族成員,一系列指控的首場聽證會。這是自去年10月檢方對樂天集團提起訴訟後,時隔五個月後的再次審訊。 

樂天集團共有5名家族成員以被告身份出席,包括94歲的集團創始人辛格浩、集團實際控制人會長辛東彬(辛格浩幼子)、樂天控股公司前副會長辛東主(長子)、辛英子(長女)以及辛格浩的第三任夫人徐美敬。

《韓民族新聞》報導稱,平時因為集團經營權而鬧得雞犬不寧的一家人,如今因檢方指控齊聚法庭。雖然大財團總裁站上法庭並不稀奇,但像樂天集團這樣整個家族成員都被指控的屬『史無前例』。 

辛格浩被指控犯有逃稅、挪用公款和違反信任罪,涉案金額達2238億韓元(約合13.8億元人民幣)。據媒體報導,現年94歲高齡的辛格浩坐著輪椅進入法院。當助手向前推輪椅時,他把腳放在地上試圖阻止輪椅前行。對於自己為何進了法院,他看起來有些疑惑。 

據悉,在進入聽證會現場後,辛格浩把拐杖扔到地上,並以日語高聲叫道:『樂天是我一手創建的公司,我有百分之百的股份,到底是誰告的我?』面對這一情形,法官要求辛格浩保持安靜,其助手則在一旁幫他量血壓。 

辛格浩的代理律師表示,他否認一切指控。約30分鐘後,辛格浩因健康原因離開了現場。

因娶二戰甲級戰犯外甥女 躋身上流社會

1942年,剛剛20歲的南韓小夥辛格浩來到日本開始了半工半讀的生活。據說,辛格浩曾在早稻田大學求學,在日本生活了兩年後,一位『天使借貸人』看中了他誠實努力又勤奮的特質,借給他5萬日元開廠創業,如此發掘出了這位商界奇才。

但是辛格浩開廠時,恰逢日本戰事吃緊,這廠還沒真正開始經營便被炸毀。尋常人多半因此一蹶不振,但辛格浩強頂壓力,在債權人的支持下從頭再來,至此商事亨通,一發不可收拾,很快便還清了債務。

幾年之後,他發現由駐日美軍帶來的口香糖商機。1948年,樂天集團的第一家公司—日本製果公司成立,主要生產口香糖。

但是,作為外族人,辛格浩始終被日本人排擠。於是,他找到了一個『靠山』。報導指出,辛格浩拋棄自己的糟糠之妻,娶了自己的第二任妻子重光初子,並將自己日文名改為重光武雄,『入贅』重光家族。

重光初子是二戰甲級戰犯重光葵的外甥女。重光葵最『著名』的亮相是在1945年9月2日,穿著西裝拄著拐杖,登上美國戰艦密蘇里號甲板簽署日本投降書。


圓圈內為重光葵。

二戰結束之後重光葵重新得以重用,辛格浩憑藉這個關係,一舉躋身日本政界和商界上層,生意也越做越大。

航班偶遇大使開始南韓發家路

1965年韓日建交,兩國關係正常化。兩年後,辛格浩開始回南韓投資發展。他複製了在日本的成功模式,在南韓建立了樂天製果生產口香糖,短時間內在南韓名聲大噪,開始接觸南韓政界。

據《韓民族日報》早前報導,1973年11月13日下午,已經是樂天製果株式會社社長的辛格浩,正坐在大韓航空從東京出發前往金浦機場飛機上,他旁邊坐著駐日南韓大使李厚洛。兩人一下飛機就直奔青瓦台,朴正熙總統正在等候他們。朴正熙要求辛格浩接手位於小公洞的半島酒店,將其重建為國際大酒店經營起來。這也成為了樂天製果公司,跨界成為引領酒店及流通業巨頭的重要轉捩點。 

這個時期的南韓軍政府,為了在最短時間內看到經濟發展成效,也為了維持社會穩定,決定採用與南韓財閥,聯手打造經濟帝國的經營戰略。這也締造出了三星集團、現代集團、LG集團、SK集團等眾多世界知名大型跨國公司,他們在南韓經濟和南韓政治中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

歷任南韓總統對樂天頗為照顧

一帆風順的樂天集團,自然少不了政府的大力相助。從酒店競拍、土地購買到建築規模都一路綠燈。曾經,辛格浩想在酒店旁邊再造一個大型百貨店,當時正值城市人口集中抑制政策大力實施之時,大型百貨店難以獲批。1979年10月26日下午朴正熙批准了『樂天購物中心』專案,幾個小時後朴正熙就被刺殺死在宮井洞家中。

到了全斗煥執政時期,樂天集團在漢城市中心建成了『樂天世界(LOTTE WORLD)』,一躍成為南韓商業巨頭。學者孫禎睦在《首爾城市計劃故事》中寫道,『全斗煥從擔任國保委議長開始到任期結束,一直對樂天集團的事業照顧有加』。1988年漢城奧運會之前全斗煥一心想要在漢城的蠶室地區建設大規模觀光娛樂設施,蠶室樂天世界順利建成開業。

從1988年到2008年,經過20年長時間的商業積累和等待,高呼商業友好型政府口號的李明博登場,辛格浩終於迎來了全斗煥之後又一屆與自己意氣相投的政府。李明博執政期間,樂天子公司從46個增加到了79個,資產總額從49.2萬億韓元上升到95.8萬億韓元,增加了近一倍。

朴槿惠政府上台後,樂天重用了蘇鎮世(對外合作團長)和盧柄容(樂天物產社長)。蘇、盧兩人的政治背景主要在於,他們與朴槿惠政權中最大的實權人物崔炅煥是同門師兄弟(大邱高中),三人都是大邱高中校友聯誼會(大邱阿納斯俱樂部)的會員。

可能正是因為打通了權力關係,樂天在2013年遭遇大規模稅務調查時,也只繳納了區區600億韓元就了結了事端。與當時先後遭到稅務調查,和檢方調查並導致總裁李在賢遭到拘留的CJ集團形成了鮮明對比。

此外,1996年對全斗煥的秘密資金進行調查時,曾查出辛格浩包括1984年獻金的10億韓元在內,先後五次親自青瓦台向全斗煥提供了150億韓元賄賂等,樂天經受了多次難關,但總裁卻一直沒有受到處罰。

父子被指與因遭潛規則自縊的女星有染

真正讓樂天開始走下坡路的,是因為接連爆出的醜聞。

2009年,26歲的南韓著名女星張紫妍在家中自縊身亡。據南韓媒體SBS報導,她死前留下了長篇遺書,直指生前被迫為30多人提供性服務,辛格浩和他的小兒子辛東彬也出現在了陪睡名單中。同時,張紫妍正是拍攝樂天旗下零食出道,消息曝光後,引發了大量關注和質疑。

儘管在2014年,法院在審理張紫妍一案時,以當事人已經身故無法求證為由,沒有對性服務一事過多追究,但此事之後,樂天的形象開始出現嚴重下滑。


張紫妍。

父子反目成仇兄弟家族內鬥

父子拆台、親媽對壘、兄弟內鬥、高管自殺。當你看過樂天家族的內鬥,才會真正相信那些《繼承者們》裡的橋段並非隨意捏造,甚至更甚。不知是否受張紫妍事件的影響,這對父子的關係也變得撲所迷離,最後演變了一場鬧劇。

辛格浩膝下一共有兩個孩子,大兒子辛東主,小兒子辛東彬。在培養接班人的過程中,辛格浩讓大兒子掌管樂天位於日本的大本營,小兒子辛東彬掌管樂天在南韓的產業。本以為這樣可以『井水不犯河水』。但沒想到,辛東彬似乎更多的遺傳到了辛格浩的經營天賦和頭腦,配合著戰後南韓經濟騰飛,南韓樂天的經營業績很快超越日本本部,業績相差甚至超過了10倍。

如同電視劇裡經常出現的『太子爺不爭氣,小兒子很聰明』的劇情,『太子爺』辛東主感覺情況不妙,於是在辛格浩正式放權後,悄悄開始增持南韓樂天的股份,意圖為未來爭權預置資本。

可惜,這招玩砸了。

2014年,辛東主突然被解除了在日本樂天的『二把手』職位,據說,這是辛格浩被人告了密,得知大兒子私底下耍手段想要『攪局』樂天在南韓的業務,一氣之下就把大兒子給貶謫了。

辛東主在被貶出『東宮』後不甘失敗,一邊積極和辛格浩修復關係,一邊告狀稱弟弟把他在日本樂天的舊部清洗了一遍,意圖把南韓和日本的公司都握入手中。

90多歲的辛格浩,一經鼓動,又想到畢竟是自己的長子,一心軟,就跟著大兒子收拾小兒子去了。2015年7月27日,辛東主帶著辛格浩來到日本,宣布解除辛東彬和日本樂天的幾名董事職務。

第二天,不甘示弱的辛東彬,對外稱辛格浩的解職令沒有經過董事會表決,屬於無效。同時,他召集樂天日本的董事們召開緊急會議,直接釜底抽薪的解除了自己父親辛格浩會長職務,只給了個『名譽會長』的虛名。這下老爺子徹底栽在了自己親兒子手裡,直接被逼宮出局。

父子因此徹底反目,辛格浩一生心血卻被親生兒子搶去。年已耄耋的辛格浩誓言:『絕不會原諒辛東彬』。

與此同時,兩位繼承者的母親重光初子也終於現身。站在了小兒子身邊,對抗丈夫與大兒子。借助其在商界的影響力,重光初子喊來了優衣庫會長柳井正,瑞穗銀行、三井住友銀行等業界同行助陣。


辛格浩第二任妻子重光初子,兩兄弟生母。

最終,借助著更強大的後援團隊以及更雄厚的資金實力,小兒子辛東彬贏得了家族內鬥的勝利。但勝利者的日子也並不好過,目前樂天也深陷政治醜聞,等待辛東彬的還有諸多不可預料的困難,這個曾經風光無限的家族企業,正在內鬥的歷程中分崩離析。而樂天集團兩兄弟的權鬥當時連日占據南韓媒體頭條,也引發民眾反感。


樂天家族三大人物:(從左往右)創始人辛格浩、長子辛東主和次子辛東彬。

樂天『廂房夫人』亮相牽涉『幹政門』

值得關注的是,樂天的『三姨太』徐美敬20日也出席了聽證會。報導稱,她原是模特兒兼演員,這是她嫁入豪門後首次公開露面。

報導指出,徐美敬18歲參加當時由樂天主辦的南韓選美小姐,並獲得冠軍後,在沒有登記結婚的情況下,為辛格浩生下女兒。當時比辛格浩的大女兒辛英子還小了17歲的徐美敬,後來就幫辛格浩生了二女兒辛有美。

據南韓《東亞日報》報導,當時61歲的辛格浩對於這個『孫女輩兒』的女兒辛有美十分疼愛,後來讓她入了自己的戶籍。徐美敬國內第5大集團會長金屋藏嬌,被稱為『樂天的廂房夫人』。

為了照顧徐美敬和辛有美母女,辛格浩創建了有源實業和有基開發公司,這兩家公司是樂天餐飲領域具有強大實力的核心企業。在樂天百貨營業的拌飯餐廳,有京冷麵餐廳有源亭烏冬餐廳香里等,都與她們母女有關。和徐氏母女有關的公司或餐廳,很多都包含辛有美名字中的『有』字。

此次,徐美敬是因涉嫌通過樂天辛東彬董事長,非法違規租賃了樂天影院價值770億韓元(約合4.5億人民幣)的商鋪被南韓檢方起訴。

她也是一直躲避檢方的傳喚,在日本逗留,最終在檢方如果再不來接受傳喚,就要批捕的情況下,不得已在今天向南韓社會及媒體展示了自己幾十年沒有『露過的臉』。


徐美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