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雨果離開大陸後 IT公司最穩的老外高管是他

互聯網巨頭中,已在騰訊待了16年的網大為(David Wallerstein)。

一月時,前任小米全球副總裁的雨果·巴拉 (Hugo Barra)在 Facebook 上宣布「打包回家」,剝去對前領導和同事的感激之辭,他談到的理由是「過去幾年在這樣一個奇特的環境裡生活,我的人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根據驅動網報導,昨(22)日前任百度首席科學家吳恩達(Andrew Ng)在Medium、微博、Twitter等平台上宣布要去「開啟人工智慧新篇章」,剝去對前領導和同事的感激之辭,和百度人工智慧事業的肯定,他並沒有談到自己離開的具體原因和未來去向。

不過坊間流傳的八卦是這矽谷來的恩達,他融不進廠裡的企業文化。

八卦嘛,真假難辨,看著樂呵樂呵得了,不過這前有小米的巴拉說環境太奇葩,後有百度的恩達融不進文化,互聯網圈的洋帥流動性眼看著直逼國足了。那麼,是否老外高管在大陸公司注定只能當流水的將軍?

也不是。大陸互聯網巨頭裡,還真有這麼一位特別穩的老哥 —騰訊的網大為(David Wallerstein),人家在騰訊一幹就是 16 年。

16 年,什麼水平?那時候騰訊還只有45名員工,QQ 還是 OICQ 。

工齡16年,但這位 Title 為騰訊首席探索官(CXO),兼高級執行副總裁的矽谷老外如今卻以「神秘」著稱,偶有人聽說他,提起來鮮明的印象也只是—「每年出現在騰訊 WE 大會上說一段中文」、「一種天然的深圳口音」。

值得一提的是,在QQ音樂上,他還有另一個身份—「歌手」,最新單曲有《Forever》、《The Last Chance》,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去聽一下。

吳恩雨果離開後 中國IT公司最穩的老外高管原來是他!

而對於他在騰訊做什麼、做了什麼,很多人似乎並不了解。

但,網大為並不僅僅是一位以踐行「全世界都在說中文」,來當大陸人民老朋友的機靈老外,馬化騰在媒體專訪和自傳中,都屢屢提到網大為在騰訊成長中的貢獻。

《馬化騰傳》中網大為第一次出現,就被形容為馬化騰的「天使」。彼時騰訊陷入國際市場嚴冬,加上投資夥伴撤出的內憂外患之中,連伺服器都買不起,進退維谷之際,時任 MIH (MIH Holdings Ltd. 南非米拉德國際控股集團)大陸區負責人網大為接到將公司業務打入大陸的任務,他接觸到騰訊並主動聯繫到了馬化騰,隨後開始了長達半年的考察,誰承想,一來二去,把自己搭進去了,而他的前東家 MIH 接手了盈科持有騰訊的全部股份,和IDG持有騰訊的12.8%股份,成為了騰訊的第一大股東,使騰訊迎來了新的生機,並逐漸走上了穩健的發展道路。

網大為本人在媒體採訪中回憶自己加入騰訊的理由:「我本來自視甚高,覺得自己很酷很聰明,但當我去和他們談OICQ時,我發現他們比我聰明多了、有遠見多了。我覺得我必須和他們一起工作。其實為Naspers(MIH集團是Naspers Limitedj集團的全資子公司)工作更安全,起碼他們能付我薪水,而騰訊當時連伺服器都買不起,但我還是決定加入騰訊。」

幫助騰訊度過危機後不久,網大為再次扮演關鍵先生。他以「交個朋友」的方式成功游說當時 qq.com 域名的擁有者羅伯特·亨茨曼以 10 萬美元的價格將該域名轉讓給騰訊,羅伯特先生原本開價是 200 萬美元,考慮到現在這個域名的價值,各方面來說,「 qq.com 」都相當於白送的了。

隨後,網大為開始負責騰訊的國際業務,常駐矽谷,擔任騰訊國際業務高級執行副總裁。 2005 年,如果不是馬化騰的遲疑,或許網大為可能為騰訊作出更大的貢獻—網大為發郵件給馬化騰,向他介紹了一個用 Flash Video 技術製作的影片網站,網大為指出,任何用戶都可以在這裡上傳個人製作或收藏的影片文件,再把它們分享給別人,雖然當時還沒有找到明確的商業模式,但未來可期,他建議騰訊收購或者入股這個影片網站,但馬化騰以「看不懂」為由,放棄了投資。

網大為推薦的這個網站,是YouTube。

2006年,網大為開始在騰訊內部普及「CE」(customer engagement,用戶參與)概念,強調要通過各種方式,比如與客戶見面、小組座談、資料分析,盡可能了解客戶需求,為他們提供更好的產品。把用戶當做一種戰略優勢。後來「CE」成為行業裡的一種標準說法。

現在,網大為將自己在騰訊的主要工作內容總結為—不斷給管理層輸入新的想法,「不斷向外推動騰訊的邊界」。網大為日常工作的很大一部分,是尋覓在一些關鍵技術領域有潛力實現突破的初創企業,向它們投資,至於投資方向,最近一次他在 WE 大會上的演講,高亮了對於人工智慧和機器學習的關注。

鐵打的營盤,流水的洋帥,但為何網大為就能這麼穩?

網大為自己是這麼說的:

如果你二十幾歲加入一家公司,你的同事也都是二十幾歲,然後連續待上十五六年,會有一種無法描述的神奇感覺。開始大家都是談戀愛的年紀,然後會結婚生子,遭遇人生的各種起伏。我們一起經歷了那麼多,就好像一起上學的同學。有時候遇見七八年沒見的同事,嘿!你怎麼樣!你又胖了!你有孩子了!會有一種很強烈的親切感和信任感,你們很快就可以重新湊到一起研究一個新專案。這種神奇的感覺,我從未想過會在一個工作的地方體驗到。這是我在騰訊工作的最佳部分。

洋帥穩不穩,還看時機准不准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