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我認為全球化還是一個嬰兒

馬雲。

近日,馬雲在馬來西亞『數字自由貿易區』的數字中樞啟動儀式上,圍繞全球化、eWTP和夢想發表了一篇演講。馬雲在演講中指出:全球化不再意味著廉價勞工,不再意味著因為當地原材料便宜而去開設工廠。全球化意味著為當地人創造就業機會和價值,意味著使科技及金融變得更加包容,意味著尊重另一種文化。

根據新華網報導,馬雲認為全球化還是一個嬰兒,它僅發展了20到30年,應該使它更普惠,使更多的人參與。

這是一個巨大的榮譽,我非常高興參加數字自貿區的成立儀式。四個月前,馬來西亞總理和我在北京見面,我們才交談了10分鐘,就決定在馬來西亞一起做這件事情:成立數字自貿區。

那個時候,我的團隊和我都想:只有四個月,這可能嗎?當時,我們和很多國家在討論這個專案,包括歐洲和亞洲的國家。

在四個月的時間裡發布這個專案幾乎是不可能的。有那麼多的事情要準備,做法、技術等所有的細節。但四個月之後,這件事成為現實。

這件事我們只用10分鐘就達成了一致。但是我已經思考了十多年,我相信馬來西亞總理其實也已經思考了很長時間。只有當你有長期的準備,當機會來臨時,當時機來到時,我們可以把它變為現實。

我開始創業是在1995年。在1996年,馬來西亞給我了一個靈感。在1996、1997年,我在大陸看到一條新聞,是關於馬來西亞的多媒體走廊。那個事情沒有成功,但是它使我看到馬來西亞是一個在數字時代方面有了不起想法的國家。

多年前我受邀去達沃斯參加世界經濟論壇,那時我認識到一件事。當時大陸還沒有加入WTO, 我覺得世界會擁抱全球化。但是那天,數百位反對全球化的人在街上示威。

我認為全球化是好的,但是有人不喜歡它。於是,我開始想:什麼是全球化呢?我們如何用更好的方式實現全球化呢?那是在2001年,而現在很多人還痛恨跨境貿易。很多人說全球化無益,但我是全球化的堅定支援者,覺得它是好的。我認為全球化還是一個嬰兒,它僅發展了20到30年。我們應該再給它20到30年,我們應該使它更普惠,讓更多的人參與。

在過去的50年中,全球貿易被幾萬家大型公司所控制,只有大公司才有機會。小企業沒有這些機會,發展中國家沒有這些機會。如果我們可以讓90%的小企業和發展中國家,從全球化當中受益呢?如果我們給全球化另外30年的時間以使它更加普惠呢?

我認為第一次全球化的體現就是絲綢之路,當時的絲綢之路是傳統之路。今天,在互聯網時代,我們應該將絲綢之路轉變為『數字之路』,它將連接起所有的國家,將普惠的機會帶給每一個人。古代船隻出海有海港,飛機需要機場,大巴需要巴士站。而對於『數字之路』,我們需要數字中樞。這一中樞將賦能每一個人。所以,如果你有夢想,而且這個夢想超越你所在的國度,那就請加入這個數字中樞。

今天的數字自由貿易區是大陸境外的第一個數字自由貿易區,令人驚嘆。這是第一個專為小企業和年輕人設計的中樞。許多國家都認為小企業重要,而我們應該為他們找到真正的解決方案,有真正的政策和設施來賦能於他們。

我們對這一數字自由貿易區感到興奮,我們承諾將攜手合作來推動對它的優化,這是一個全新的開始。在這個新的貿易區中,我們將利用科技來賦能參與者們。它將成為提供一站式服務的物流樞紐、大數據樞紐。如果你有好的產品和好的想法,這個自由貿易區將助你一臂之力。

為何選擇馬來西亞?因為馬來西亞的商業環境非常友好,效率非常之高,比我以往想像的高效得多。

大陸以絲綢之路聞名,但沒有馬來西亞,絲綢之路不會成功。當時絲綢之路上主要流通的商品是茶葉,茶葉難以保存且十分昂貴。當時,馬來西亞有最好的錫礦。是茶與錫讓絲綢之路成為了現實:沒有錫,茶葉貿易就不會流行起來;反之,如果沒有絲綢之路,馬來西亞也不會聞名於世,成為出產錫類產品的龍頭國家,這就是貿易的神奇之處。

我堅信當貿易停止,戰爭就將開始。貿易讓不同人群互相了解各自的文化,貿易不是貨品的交換,而是創意的交流、創新的交流。

我堅信如果有一日這個世界停止了貿易,那麼戰爭就將開始。如果戰爭停止了,這個世界將會開始進行貿易。今天,在阿里巴巴的歷史上,史無前例的,我們的首席執行官張勇、螞蟻金服董事長彭蕾、其他所有的阿里巴巴高管、中外13家大型物流公司負責人,我們齊聚於此,見證這次盛會。這標誌著一個國家對惠及每一個人的普惠數字時代的承諾。

我知道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們可以花4個月討論,花4到14年實現,然後花40年來改善它。但如果我們從今天開始就致力於把它變為現實呢?我想說過去十年發生了很多事情。過去,人們不相信電商可以在大陸存活。人們一直問我,為什麼阿里巴巴的電商可以有如此大的規模,超過美國的電商。並不是因為我比別人聰明,這是因為過去大陸的商業基礎設施太差了,而美國的太好了,電商在美國變得很難生存。在美國,電商是一道甜品,但在大陸,它是主菜。所以我相信,這是關鍵。

我聽說97%的馬來西亞公司是中小企業,但他們僅占GDP的40%。我相信90%的中小企業可以生產至少貢獻一個國家80%的GDP。 因為如果有更多的小型企業,有更多的工作職位及中產階層,這意味著這個國家的經濟會更趨穩定。數字自由貿易區可以讓商業變得更加普惠,讓中小企業更可持續,讓世界更快樂和健康。

電商的快速發展帶動了我們的另一個業務—物流。在大陸,13家公司承擔了70%的包裹遞送。這意味著什麼?15年前,大陸每年的包裹數量才過1億個。今天,大陸每年有超過300億個包裹。而其中70%的包裹業務量由這13家公司完成。10年前,這13家公司都還沒有誕生。這是科技的魔力,這是創業者的魔力。如果你真的想要去做,我們可以將它實現。我們希望讓物流中心成為數字中樞的中心。在未來20年裡,我們會確保,在世界的任何一個地方,只要你在線上訂購,在72小時內你就可以收到貨品,我們會一起為此努力。

我第一次聽說阿里巴巴被錯誤定義是在馬來西亞,他們認為阿里巴巴是『四十大盜』,我們會證明他們錯了。因為在 18年前,當我談到網路和電子商務時,人們以為我在說謊。我談及未來電商將改變世界,沒有人相信。但是18年後我們證明我們是對的。現在,讓我們一起合作,我們應該改變馬來西亞對阿里巴巴的註釋了。

去年,我飛了800多個小時,走遍了世界,學到了很多東西。我懂得了一件事,全球化不再意味著廉價勞工,不再意味著因為當地原材料便宜而去開設工廠。全球化意味著為當地人創造就業機會和價值,意味著使科技及金融變得更加包容,它意味著尊重另一種文化。所以,這是我們今後30年想做的事情。通過利用科技,我們想為年輕人做點事情。在30年裡,為雇員少於30人的小企業做點什麼。未來30年是人們生活的重要階段。如果你認為它很好,那麼我們就用好的辦法來實現它。

我們應該利用科技,考慮年輕人,激發年輕人潛能。讓我們使所有的小企業都實現移動化,這關乎包容、友誼以及和平。

我認為這個國家,這個地方,對於商業非常友好。 不僅在今天,它將有巨大的發展潛力。由於數字化,這個國家,這個區域將會更強大。 未來人們會一直問,哪方會贏? 西方還是東方?我認為,不是西方勝利或東方勝利,如果我們一起合作,我們都贏了,我是這一理論堅定的支援者。如果我們不在一起合作,我們無法做任何事。我們要確保世界適合年輕人,確保世界是小企業的。 確保我們要做的一切都是包容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