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新知/顛覆認知 人的智商是出生就決定的?

著名心理學家詹姆斯·弗林(James Flynn)向媒體稱,很多因素會影響到一個人的智商。

我們都認為我們的智力只是自然發展和演進的問題,但著名心理學家詹姆斯·弗林(James Flynn)向媒體稱,很多因素會影響到一個人的智商,甚至你所選擇的和你結婚的人是誰也能夠影響到你。換句話說,我們測試的智商在不斷提高,並不代表我們會越來越聰明,這只是人類對環境變化的心理回應。

根據驅動網報導,弗林表示他很擔心把整個世界交給千禧一代。作為紐西蘭奧塔哥大學的教授,他經常會遇到在智商方面擁有巨大潛力的聰明學生,但發現他們當中的大多數並不會深入去真正了解周圍環境的複雜過往。

歸因於更好的教育和健康條件,今天的千禧一代擁有的智商最高

『他們有所有應該掌握的現代技能。但當他們從大學校園中走出來的時候,與從田野裡走出來的中世紀農民並無二樣,』弗林這樣告訴我,『事實上,他們只是被固定在一個更大的世界裡,這就是現代社會,但思想中並沒有歷史的維度感。』他認為這一結果導致我們對當前的很多問題看法過於簡單,很容易被政治家和媒體操縱。

我們在弗林兒子維克多的客廳裡談話,維克多是牛津大學的數學家,目前在紐西蘭訪學。沙發上放的是他正在閱讀的書—艾麗斯·孟若(Alice Munro)的《逃離》Runaway,這是一本文學批判類的作品。弗林希望能夠讓更多的年輕人能夠脫離手機螢幕。他告訴我,『我在今年出的第二本書裡告訴年輕人,因為上帝你得以受到教育,你為什麼不讀呢?』弗林說,當他年輕時, 『如果你沒有閱讀過最近書,就沒法和女孩子約會。』

弗林最近出了一本新書—《你的家庭會讓你變得更聰明嗎》。一個人是否會變得聰明,也是關於人類思維會隨著時間如何發生變化的討論,其中也包括人類智力的進展,這就是著名的『弗林效應』,關於在一生中影響我們智力的各種因素。

弗林現年82歲,是關於人類智商的研究人物,但弗林自己說,『我只是一個心理哲學家,在心理學方面有著深入研究。作為哲學研究的一部分,我發現一些所謂某些種族在智力上低劣的說法比較可疑。』通過考察,弗林發現,無論是黑人還是白人,他們智商平均每十年上升30點左右,但很少人會注意到這一點。

顛覆認知!人的智商是出生就決定的?徹底真相了

智商增長太快,使得其並不能通過基因變化來解釋

『為什麼心理學家不能主導這些研究呢?這是什麼原因?』弗林反問,因為這些並不是小的漸進式的改進,相反改變很明顯。在1934年到1964年之間,荷蘭人智商增長了20點,但其卻被測試人員忽略了。『這些現象就發生在眼前,他們卻對此無視。』

對於心理學家來說,早就知道基因在智力中所起的作用,而這種作用會隨著我們年齡的增長而不斷增加。在幼稚園,基因對智商的影響相對較小,更重要的是父母與孩子的談話、交流以及聯繫。對雙胞胎的研究表明,這個年齡段基因對智商的影響約為20%。

當你慢慢長大,開始有自己的思想,但會受到父母思維的影響,而你的基因也會找到影響自己思維的新方法,你或許會進行更多的致力聯繫,或是加入一個讀者俱樂部,或是練習高階數學題,這反過來會提高你的智商。

此外,家庭背景也是影響因素之一,如果你能夠進入更好的學校或是你的父母能夠給你買很多書,都有利於智力的提高,這些機會因素都能夠相加。如果你發現自己失業或是因個人問題而困擾,你的智商可能會受到打擊。但總體來說,基因能夠決定你和他人80%的智商差異。

然而,關於智商變化的『弗林效應』太明顯也變化太快,並不足以通過基因改變來解釋,因為自然選擇的速度過於緩慢,通常需要在幾千年的尺度上來觀察。那麼,對智力影響的主要因素到底是什麼?很多心理學家對此表示茫然,『他們這樣認為,智力僅僅是緩慢變化的結果,他們無法觀察到眼前的東西。』

事實上,答案也並非那麼讓人困惑。如果你將智力與另一個在幾十年中緩慢變化的身體特質進行比較,就會清晰一點。這就是身高。在一代人中,你會發現高個父母會有高個孩子,矮個父母也會有矮個孩子,身高會顯出大部分人的遺傳特質。但如果你比較不同代,你就會發現我們都要比自己的祖父母高的多。這不是因為我們的基因發生了改變,而是現代生活提供了更好的飲食,更好的醫療條件,使我們的身體得以增高。

弗林和他的同事威廉·迪肯斯(William Dickens)假設,由於我們社會認知需求的轉變,也會影響到我們的心智。智商包括各種因素,如四惠、空間推理能力、抽象思維以及識別能力,這些共同反應了『一般智力』。即便我們並沒有明確有針對性的學習這些技能,但我們所受的教育依舊能讓我們用更抽象的方式觀察世界,幫助完成任務。

你可以想想自己的那些小學課程,比如那些關於生命指數的思考,關於自然界不同元素的組成,通過學習,我們正在慢慢的把事物分類,用邏輯規則進行組合,這也是很多智商測試中的問題。弗林認為,讓孩子們通過這種科學方法觀察世界的頻度越高,他們的測試得分也就越高。

顛覆認知!人的智商是出生就決定的?徹底真相了

西方教育使得更多的人通過科學方式看待世界

但影響智商的不僅僅是教育。一些研究人員認為,由於越來越依賴於技術,我們的整個世界被設計成如此模樣,也限定了我們的思維模式。我們的祖父母應付打字機,而我們的父母則對錄影機絞盡腦汁,而今天的孩子在很小的年齡就學習使用觸摸屏。而對於習慣閱讀紙面資訊的20世紀初的人來說,看清楚輪渡地鐵圖都是困難的。弗林指出,這種社會的進步使得我們不斷改變思維層次和符號,學習如何遵循現有規則和進行圖像類推。現在這種方式是如此的廣泛,以至於我們都忽略了其要求的認知飛躍。

結果,為了順應社會變化,我們的抽象思維能力都在提升,這導致人類的平均智商在上世紀至少增加了30點。智商的提高並不意味著我們提高了自己的原始智力,我們僅僅是為順應現代社會而對自己的心理機制進行微調,並不是完全升級。但弗林認為,這種改進有著重要的社會學意義,影響了人們對現實的思考。至少智商上升的福林效益能夠預測到一個國家經濟的上升。『如果沒有效益,他們就不會這樣做。』

更重要的是,在人的一生中,智商是完全可塑的。這意味著老年人依舊可以通過機體健康來保持高智商。需要動腦的職業能夠保持大腦的活躍。『現代社會已經有了巨大的進步,今天70歲的人完全勝過15年前的同齡人,『弗林指出。總體來說,這種智商增長的速度是每十年月11點。弗林本人也能夠證明這一點,』我的父親在12歲之後就不再斷了,他在70歲退休。我鍛煉得更多,我到現在也沒有退休。『鍛煉的結果是更健康的大腦和更積極的心態。

弗林的新書試圖使用新的分析方法,來填補智商測試中的缺陷。考慮到在智商測試中有很大一部分是關於受測人所掌握的辭匯量,這樣一來,有受過良好教育的父母,交流更多,將有助於提高測試結果,減小遺傳對智商的影響;相反,具備遺傳優勢的那些人也有可能會被周圍的環境所拖累。

顛覆認知!人的智商是出生就決定的?徹底真相了

諸如失去親人後的悲傷也會影響到智商

當然,這種差異性很小,乃至於很多人會忽略它。但弗林的分析表明,幾個點的智商也能夠決定你的生活方式。譬如對於孩子進入大學來說,生活在一個好的家庭或許能夠讓他們的SAT考試分數提高到500至566,這就決定著你是上名校還是平庸大學。

弗林不是一個失敗者。無論我們的家庭背景如何,我們都有能力把自己的智力發展掌握在自己手中。畢竟研究表表明,相比於此前,我們當前所處的情況對智商的影響力更大。弗林指出,看看他的學生,就知道是顯而易見的,『那些之前受到智商鍛煉少的人來到我們的環境,與我們的普通學生相比,他們提高得更多。』

技術的普及也會提高我們的智商

我問弗林怎樣才能夠讓大腦能力提升。他建議我,『你可以選擇一個合適的人結婚,並不是那些看起來像明星的人,而是那些讓人覺得在智力上有挑戰性的人。他們會為你帶來新的想法和世界,這會使你的生活更有趣。』

這也印證了他對千禧一代的擔憂。儘管智商有所提高,但他擔心這些人不能夠有效的將想法與重要問題聯繫起來。『我不是悲觀,但實際上像你這樣的年輕人讀書太少,特別是歷史讀的太少,沒有形成自己的觀點。』

他說,喬治奧威爾在《1984》中描繪了一個反烏托邦的世界,政府通過重寫歷史來控制和操縱群眾。弗林坦言,『很多人,只是生活在現代泡沫中的古老人,通過塑造泡沫,媒體可以做任何事。』

換句話說,我們的智商可能在上升,但這並沒有讓我們更聰明。就像威廉·龐德斯通(William Poundstone)在其最新力作《雲上的思維》一書中指出,日常物正在影響我們的決策方式。

無論如何,弗林改變了我們對智力的看法,這只是我們對環境變化的心裡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