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夫妻隱居山中 丈夫為妻子打造「最美花園」

夫妻隱居山中,丈夫為妻子打造「最美花園」。

還有什麼比住在一座『全世界最美的花園』一起慢慢變老更浪漫的事呢?

根據青年報報導,在成都市東部66公里遠的鄉間,一位大陸男人為妻子打造了一座夢想中的花園:在1200畝綿延起伏的谷地上,種滿了蜀葵、矢車菊、芙蓉花、虞美人、帝王百合等1000多種花卉植物。每一個季節,都有不同的花香伴他們入眠。很多人婚後隨著時間的推移,感情會漸漸變得麻木,而這對夫婦結婚後,卻談了一場長達26年的戀愛。

不久前,『鮮花山谷夫妻』周小林和殷潔被央視主持人董卿『欽點』,上了第一期《朗讀者》節目。他們朗讀的是著名翻譯家朱生豪先生的經典情詩:不要愁老之將至,你老了也一定很可愛……醒來覺得甚是愛你。

在周小林看來,自己和妻子就是生活在鄉下的普通人,被央視關注實在是件意外的事。而在這對夫妻的生命中,似乎也總是充滿了意外。

1985年夏天,剛剛考上北京一所醫學院護理專業的殷潔,和10名同學來四川旅遊,結識了同為大學生的實習導遊周小林。那年夏天,周小林還是大二學生,利用暑假到旅行社實習。

直到旅行最後一天調換座位時,兩人才坐在了一起。短暫的交流讓周小林對殷潔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離別時,他們互留了通訊位址,開始了一段長達5年的鴻雁傳書。一封封來信中,周小林讀到殷潔的善良、對生活的熱情,便在腦海中勾勒出一個戀人、愛人的形象。

當他鼓起勇氣在信中向殷潔表達愛意時,殷潔卻毫不猶豫的拒絕了。她認為,自己的年齡比周小林大,而且北京和四川相隔近2000公里,這事實在太不靠譜了!

『我追求是我的事,她拒絕是她的事。』說起當時的情形,周小林挑了挑眉,孩子氣般的笑著。

1991年3月,周小林做了件讓殷潔這輩子最意外的事。殷潔收到了一封他要來北京的電報,幾天後,遠道而來的周小林一見著她,便開門見山的表示這次是來向她求婚的。那個年代,結婚還需要單位證明,周小林去北京之前,已經在單位開了未婚證明,還把親友、同事的禮都收了。

『嫁給我,我會讓你幸福一輩子!』

『我什麼時候說過要跟你結婚?』殷潔急了。

周小林已經做好了被拒絕的準備,他找了個筒子樓在北京住下,開始了長達兩個月的求婚攻堅戰。眼看周小林快把帶的盤纏都花光了,還沒有任何想要回去的意思,殷潔有些心軟了。

『我當時就想,他能為我做得這麼徹底,我就賭一把,萬一跟他過得不好,我休完婚假就回來上班。』殷潔擔心這個執拗的青年人把人家的禮錢都收了,要是沒把老婆帶回去,可能下半輩子都給毀了。

結婚時,獨闖北京的周小林幾乎是身無分文。婚後,他們回成都的火車票都是殷潔出錢買的。至今他還記得離開北京的那個早上,殷潔的母親早早的出門,夫妻倆起床後想跟家人告別,屋裡卻空無一人。直到他們拖著行李走到大街上,回頭一望,才看見殷潔的母親在崇文門一座天橋上注視著他們,眼裡噙滿了淚。

『一個女人,在我一無所有的時候嫁給了我,她配得上我用生命去愛她。』周小林說,是殷潔的善良成就了這段婚姻,他要讓她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夫妻倆曾在不同的城市打拼,他們在北京、廣州、成都都有過家,不變的是每一處小家的床頭、桌子上,永遠都會有一本他們記錄生活和感情的日記本。

『剛結婚時他老出差,見不著他我心情失落時就會記錄下來。』殷潔說,婚後他們一直延續給對方寫東西的習慣,每次重逢,兩人都會迫不及待的看對方這段時間又寫了些什麼,『就像喜歡喝茶一樣,我們喜歡給對方寫字。』

結婚26年,他們積攢了十幾個這樣的家庭日記本,本子上有老婆不高興時老公寫的錯誤認識書,有記錄他們新年計劃的『新聞發布會』,有結婚紀念日夾著花瓣的情話,還有一首首寫給對方的情詩。

周小林的父母是成都人,因為支邊進入藏區,他從小在阿壩藏族自治州出生長大。在殷潔的眼裡,這個藏區長大的男人『天生就是貴族』。他會在每一個結婚紀念日,抱著一大束花,在旁人詫異的目光中穿過街市,親自送到老婆手裡;他會在做菜時,小心翼翼的把白菜心切下,盛在一個小碟子上,像獻花似的給老婆一個驚喜。用殷潔的話說,丈夫總能『把白開水過成酒那樣浪漫的生活』。

殷潔最愛三毛寫的《夢裡花落知多少》。結婚後,因為丈夫創業開旅行社,她也追隨著丈夫過上了三毛那樣闖蕩四方的生活。

以酒店為家的生活持續了近10年,為了有個屬於自己的停靠站,他們在廣州買了套房。半年後,周小林又牽著她的手來到了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丹巴縣。2002年,他們把當地一家廢棄的工廠改造成酒店和青年旅社。在大多數人湧向大城市『掘金』時,他們逆向前往鄉村,開始了在丹巴隱居的生活。

他們在院子裡養豬養狗、栽花種菜;搜集鄉野間遺棄的大樹根和木墩子,做成桌椅板凳、書架和衣帽架;他們跟村民們四處淘寶,收藏精美的藏鼓、陶罐。閒暇時,他們還會走出『驢窩』,尋碉樓、穿森林、看雪山海子,住藏寨、泡溫泉。

他們把在當地拍到的絕美風景配合文字放到網上,丹巴這個地處大山深處的世外桃源也越來越為外界所知。2005年《中國國家地理》舉行大陸最美的地方評選活動,他們聽說後馬上向主辦方送去大量圖片資料,最終丹巴竟獲得了『中國最美麗的鄉村古鎮』評選的第一名。

殷潔把她在丹巴日常寫下的隨筆整理出來,便有了《在丹巴『發呆』的日子》、《尋找夢中的童話》、《愛上如詩如畫的他鄉》等頗受驢友喜愛的冊子。『文筆是第二位的,首先你得有這樣的生活,感謝我老公給了我這麼精彩的生活。』殷潔說。

2006年4月,因為丹巴修建電站占地,周小林夫婦不得不離開經營了3年的家園,開始新的流浪生活。

『我是巨蟹座的,巨蟹座是愛家的星座。』有一天,殷潔依偎在丈夫身旁說,要是能找個像丹巴一樣安靜的地方過小日子,有個花園該多好。

『給我一點時間,我會送你一個全世界最美的花園。』周小林對妻子承諾。

這承諾並非心血來潮,早在幾年前,他便對分布在大陸西南山區的高山花卉植物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在追尋拍攝和向外界介紹丹巴有著千百年歷史的羌民族建築時,周小林驚訝的發現,100多年前,植物學家、英國人亨利·威爾遜深入橫斷山區,收集了4700種植物,65000多份植物標本,將1593份植物種子和168份植物切片帶到了西方,被稱為『打開大陸西部花園的人』。

連接四川、雲南、西藏、貴州等6省區的西南橫斷山域,是全球景觀類型、生態系統類型和生物物種最為豐富的地區之一。越深入研究,周小林越對腳下這片神奇的土地感到喜愛和尊敬。在法國凡爾賽宮、奧地利美泉宮、俄羅斯葉卡捷琳娜皇宮等世界著名園林裡栽種的高山杜鵑、山茶、木蘭、百合花,多引種自橫斷山脈地區。威爾遜也是在這裡發現了世界聞名的帝王百合。

『這些源自大陸的美麗植物,在世界各地打動著當地人,美化著他們的生活時,我們大陸人卻很少懂得去欣賞和利用這些資源,想起來就讓人覺得遺憾。』2002年起,周小林和朋友一起組成了一支考察隊,開始對橫斷山域的自然風光、生物資源進行考察,隨季節變化追逐高山野生花卉的迷人身影,期間好幾台單反相機的快門都被摁到報廢。

有了建造花園的念頭後,周小林夫婦開始到處找地。考慮到空氣、土壤、氣溫要適合一年四季開放的多種花卉的生長,2007年,他們在金堂縣轉龍鎮租下一片1200畝的山窪地,聘請當地被流轉土地的70多名農民一起開荒播種,造屋修路。

在建設的過程中,周小林不斷思考著一個問題:要把這個花園打造成一個什麼樣子?他覺得大陸5000多年的歷史長河中,祖先識別了那麼多有用的植物,比如以大米為代表的主食、以茶葉為代表的經濟作物等,改變世界的大陸植物數不勝數,而人們對此卻知之甚少。他希望鮮花山谷不只是他和妻子晚年的安樂窩,更是向世界傳遞大陸美麗的一個小小視窗。

打開周小林工作室的電腦,桌面是妻子殷潔在一片齊人高的花海中的留影。這些五彩繽紛的花名叫蜀葵,是四川在全世界有影響的原生植物品種。詩人陸游曾寫過『翩翩蝴蝶成雙過,兩兩蜀葵相背開』。乾隆筆下,也有『昆明金波閃,回堤燦蜀葵,中流九龍舟,誰肯相參差』的詩句。

周小林形容說,遇見蜀葵就像推開了一扇門。蜀葵自大陸傳播出去後,分布在從冰島到南非開普敦的世界各個角落,這種花既能耐零下40℃的酷寒,又能忍受38℃的高溫,適應能力超強,『就像我們四川人的精神』。

這些年周小林像著魔般的搜集各種蜀葵的種子,有從英法德日等國種子公司採購的,也有用帝王百合的種球跟國內種植者交換的。現在,他的花園裡專門開闢了20畝『蜀葵園』,種植了120余種蜀葵品種。走進周小林的房間,桌子上醒目位置放著一本厚厚的《中國蜀葵品種圖志》打樣稿,裡面詳細介紹了180個蜀葵品種。他花了兩年多時間自學植物的分類體系知識,等花期到來時,一株株的給不同的蜀葵分類、解剖、拍照。目前,他正在跟相關部門合作申請蜀葵品種國際登錄權。

『我很幸運能遇到蜀葵這樣一種偉大的植物。』周小林說,大陸還有許許多多像蜀葵這樣在世界各地大放異彩的名花,他有個夢想,把原產於大陸的花卉都搜羅起來種在這片園子裡。到時候,他們就可以驕傲的對來賞花的人說:喏,大陸的花兒都在這裡了!

如今,周小林和殷潔已經在鮮花山谷的小屋裡隱居3年多了。每個天晴的夜晚,周小林都會拉著妻子的手,在花園裡看星星,在月光下散步。遠離市區的鮮花山谷一點光污染也沒有,滿天繁星像鑲嵌在夜空的水晶一般。『我們靜靜的看著浩瀚的星空,就會感到自身的渺小,會想清楚我們真正想要的並非物質,而是心靈的富足。』他說。


崇尚丁克生活的兩口,把與鮮花山谷同歲的『醜妹』(棕色泰迪)當成自己的孩子。


鮮花山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