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樓市新政發布後 他們被卡在買房路上

北京樓市新政發布後,他們被卡在買房路上。

房子是用來住的。

根據中新網報導,北京於3月17日發布加強版樓市調控措施,認房又認貸。居民只要有商業性住房貸款記錄或公積金住房貸款記錄,購買普通自住房的首付款比例不低於60%,購買非普通自住房的首付款比例不低於80%。據央視新聞,新政次日實施,實施節點以網簽為準。

此舉是為了堅決打擊投機炒房者、給樓市降溫,但在實際執行中,卻有購房者被『誤傷』:

那些已經簽過合同、交付定金、只差網簽最後一步的買房自住人群。他們正焦急的等待一個『說法』。

『賣小換大』一腳踏空,其中很多是連環單,進是難以背負的債務,退是巨額的違約金甚至『無家可歸』,迷茫、焦慮、孤注一擲,那些被317樓市政策卡在路上的人們舉步維艱……

『知道要買房,我爸偷偷去廣西砌磚打工,合約都簽了,房卻沒著落了』

『簽完合約的第二天,我們就騎車到了新小區,站在樓下看哪個是我們的房子。那天很暖和,我們繞著小區走了好幾圈,逛了附近的菜市場和家具城,看了不遠處即將建成的地鐵站,想著今年要個孩子……』

如果沒有317新政,連三個月時間都用不了,林靜就能順利搬到剛買的房子裡。這個來自東北的姑娘,5年前畢業後就在北京打拼至今。因為租房,換過四次住的地方。

『我倆2014年結婚,搬到立水橋繼續租房子,那是個很破舊的房子,花了我們整整兩個禮拜才算收拾出來』,講起一開始在北京落腳的日子,林靜的臉上神採奕奕,『

我們覺得苦一點、難一點不怕,生活很有奔頭,想努努力賺到在北京買房子的錢。』

就在上個月,林靜的工作居住證剛下來,倆人便張羅著買房子。據林靜講述,她的爸爸瞞著自己到廣西砌磚打工,想著給孩子能幫多少就幫多少。

『之前租房遇見黑仲介半路卷款跑了,還打電話威脅要上門收房。

我們沒辦法,半夜打包行李,在朋友家沙發上湊合了半個月。那時候,我發誓一定要買個自己的房子。』倆人的積蓄加上和親友借的錢,本來勉強能湊新房子頭期款。

但林靜的愛人在張家口已經給爸媽貸款買過房子,317新政一出,他們需要多支付百萬(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金額。

我們定金50萬已經交了,合約也簽了,怎麼說變就變了呢?』

相熟的親友都借遍了,林靜不知道還能怎麼辦。

『3月17、18號那兩天,是我經歷過的最漫長的周末』,她回憶,』我和老公、公公婆婆坐在新房旁邊的公園裡,正好有人在吹嗩吶,突然覺得人生好無力。

在北京工作和生活已經穩定,林靜坦言從來沒考慮過離開這裡,』我不會退縮,買房這事兒已經驚動了全家,怎麼都得做成』。

但多出來的錢從哪兒來,林靜沒有答案。

『我的房子沒有了,戶口不知道簽到哪裡,家裡的雙胞胎明年入託,該怎麼辦啊?』

從收入上看,張陽一家在北京屬于典型的『中產』家庭。她在中國政法大學碩士畢業後便留京工作,並順利落戶北京。倆人工作數年後,如今年收入60w左右,有買房子的經濟基礎。

從收入上看,張陽一家在北京屬於典型的『中產』家庭。她在中國政法大學碩士畢業後便留京工作,並順利落戶北京。倆人工作數年後,如今年收入60w左右,有買房子的經濟基礎。

張陽的婆婆去年罹患癌症,公公前來照料;自己的媽媽則在京照看孩子。去年家裡添了兩個雙胞胎寶寶,但一家七口人仍擠在40平方公尺的豐台小房子裡。眼看孩子越來越大、該上幼稚園,綜合考慮後,便打算換一個大點的學區房。

『賣小換大』是一家人在北京購置新房的唯一辦法。這一買一賣的計劃環環相扣,才能保證資金不出漏洞。春節前後,張陽簽訂過戶協定,順利出手在京的房產。

她和孩子的戶口將在規定時間內遷往新房子,否則,將面臨每天房款萬分之五的巨額違約金。

賣給張陽房子的人是全款換房,從張陽那拿到的的100萬定金交給了下家。而317新政出台時,張陽的新房交易正處在資質審核的階段,尚未網簽;如果自己違約不買,很可能導致賣家連環違約,收回定金的可能性幾乎沒有。

房產仲介諮詢人員也稱,因為此類政策原因導致的問題,只是增加購房難度,並非是不能購買房屋的不可抗力(如:地震),張陽不買新房的話,100萬定金就打了水漂,前後違約總損失高達300多萬。而選擇買新房的話,首付缺口差333萬,一家之力根本無從負擔。

況且自己的孩子馬上面臨上學問題,不買房子的話,戶口也沒有地方安置。

張陽的社交狀態更新停留在2017年2月8日,是三個奮斗的表情,配文『今天幹了件大事』,那是她簽約新房的日子。

張陽的社交狀態更新停留在2017年2月8日,是三個奮鬥的表情,配文『今天幹了件大事』,那是她簽約新房的日子。

『爸媽賣了家裡的房子給我交頭期款,如今爸爸過世,想接媽媽來北京卻發現房子沒了』

王曉安同樣是受317政策影響的人。她是安徽人,在北京工作五年。曉安的愛人是河北人,2014年取得北京戶口。

曉安和愛人都是 IT 行業從業者,年收入在60萬元以上,相對穩定。2014年倆人在北京購置了一套價值400多萬的兩居室。公積金貸款120萬,曉安的父母賣了家裡的房子添了一百萬,借了20萬元外債,湊齊頭期款,如今每月還貸5000左右。

曉安的父母都是老師,賣掉房子後住單位職工宿舍。據曉安描述,那個宿舍很多外租出去,一層的住戶有精神病患者,每次自己回去都能聽見他喊打喊殺。自己一直覺得很對不起父母,想把他們接來北京。

不久前,曉安的父親離世,家裡只剩退休的母親一人。而北京的兩居裡還住有自己的公婆,母親並不願意來『添麻煩』。和愛人商量換個三居室的房,如今合約都簽好了,只差網申一步。

沒想到317新政一出,首付從311萬一下子變成481萬。為了換新房,夫妻倆借遍了親戚朋友,但突然多出來的170萬,他們如何都湊不到了。

『我一直覺得對不起自己的爸媽,無論如何,一定得把媽媽接來身邊照顧』,曉安甚至想過新換的房子做二次抵押。但新換的房子是1989年建成的,很難做抵押;即便有的銀行能抵押,也不能超過10年,屆時夫妻二人將會背負每月5萬左右的房貸壓力。(截至發稿,最新消息是新房本三個月內不能申請抵押貸款,曉安的『後路』徹底被堵死)

一邊是自己穩定的工作和即將迎來的新生命,一邊是年邁的母親一人留守家鄉,曉安說實在不行就去借高利貸……

據某房產仲介公司統計,因為北京317受影響的在途單超過1萬,前後影響人群有10萬左右。而這其中不乏的『賣小換大』的連環單,若以網簽時間為準,就很可能引發大規模違約潮。

『在途單』買家林靜形容這個群體:

『我們像在追趕一列臨時停靠的車,行李扔上去了,但是車子卻突然啟動,要麼冒著危險跳上去,要麼被狠狠的甩在後面。』

新一輪房價調控中,北京只是一個開始。廊坊限購,石家莊限購,環京區齊齊發力;長沙限購,廣州限購,大城市緊隨其後。『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政府全面調控房價的路上又進一步。

調控房市無可非議,但這些『在途單』買家的利益是否可以被考慮進入政策議程?廣州市同樣『靴子』落地,但採用『老人老辦法 新人新辦法』模式,基本不影響在途單交易。

針對北京317新政,行業內專家給出效果預判。

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

這一輪限購大潮是預防性的,主要是防止在未來幾個月出現一輪新的房價上漲,是發燒前吃一顆『阿斯匹靈』。

獨立經濟學家馬光遠:

從歷次的調控看,加強版的調控之後,市場在三個月到半年的周期內會明顯降溫,當然,從2010年以來房地產政策的周期看,很少有堅持兩年的,因此,本輪出於降溫和主動排險的調控,不出意外應該會在兩年之後迎來轉捩點。

上海易居研究院副院長楊紅旭:

本輪北京的樓市暴熱,自此完結。接下去二手房成交量將大幅萎縮,房東報價將先止漲、後下調。春節之後入市的投資者炒房者,將高位被套一段時間。

知名經濟學家王福重:

喜歡貸款買房的有錢人的需求立即得到了抑制,而有房的人想等等看,供給流量也減少了,短期直接表現就是成交量的極度萎縮,市場進入觀望期。但長期,房價未必下降。因為需求只是暫時得到抑制,處於潛伏狀態,遲早還會爆發。

我不知道調控後的未來局面,我只知道自己一家人可能馬上沒地方住了』,已經賣掉自己房子、新房只差網簽的劉女士坦言。

同樣的迷茫、焦慮、孤注一擲,是317『在途單』買家的群相,他們一腳踏上這座城市的列車,是向前一步超負荷買房,還是後退一步違約甚至『無房可住』……

據了解,北京市住建委也在研究這個問題,並積極和相關『在途單』人群交流,希望這些被317政策卡在路上的『在途單』群體能居者有其屋,期待之後更加完善的細則出台。

新一輪房價調控中,北京只是一個開始。廊坊限購,石家莊限購,環京區齊齊發力;長沙限購,廣州限購,大城市緊隨其後。『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政府全面調控房價的路上又進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