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報報/美國超級高鐵 40秒發車一次時速超飛機

HTT公司已經開始建造「超級高鐵」的乘客艙。

日前,特斯拉汽車公司總裁伊隆·馬斯克(Elon Musk)關於『超級高鐵』的夢想離現實又近了一步:據英國《每日郵報》3月21日報導,『超級鐵路交通技術公司』(HTT,Hyperloop Transportation Technologies)表示,他們已經開始建造『超級高鐵』的乘客艙,並預計將於明年年初完工。

根據國際在線報導,按照預定計劃,『超級高鐵』的列車每日可以運送16.4萬名乘客,每40秒就可發車一次。這種新式交通系統能夠加速到時速1220公里,超過絕大部分飛機的最高時速。

據悉,這種『超級高鐵』的設計思路是利用磁浮,以及低氣壓軌道來達到其前所未有的高速。

『車廂將會在空氣被幾乎抽乾、幾乎毫無空氣阻力的封閉軌道中移動,就像噴氣飛機在極高海拔飛行時一樣,』HTT公司在介紹中表示,『軌道中僅存的空氣將會被通過空氣壓縮機抽到車廂的後面,以此推動前進。這讓列車可以達到每小時760英里(約合每小時1220公里)的時速,並且耗能極低。』

據HTT公司提供的一個展示影片顯示,列車的窗戶可以展示軌道外的『真實』世界,以展現列車本身的高速。同時,它們也可以顯示時間、車速、以及外部的天氣情況。

自伊隆·馬斯克在2013年提出『超級高鐵』的概念後,多家公司便一直在競爭,力圖最先將這個設計變成現實。

本月早些時候,另一家從事『超級高鐵』研究的公司,超級鐵路壹號公司(Hyperloop One)公布了其設計的原型機照片。這個位於內華達沙漠的原型機被公司稱為DevLoop,全長1.8英里(3千公尺)。原型機與實物等大,並能夠達到預計的全速。公司預計將會於2017年上半年開始公開測試。

延伸閱讀:

超級高鐵創始人:大陸需要超級高鐵已在研究可能路線

速度可以快過飛機的超級高鐵,似乎越來越成為一個可以商用的技術,現在他們正在尋求一個可以為他們提供試驗機會的地方政府。

近日,在位於美國洛杉磯的辦公室,超級高鐵運輸技術公司(Hyperloop Transportation Technologies,簡稱HTT)聯合創始人彼鮑伯·格瑞斯塔(Bibop Gresta),接受了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的專訪。格瑞斯塔說,他們正在與大陸的多個城市討論,一起建造超級高鐵的計劃。

同時兼任HTT主席和首席運營官(COO)職務的格瑞斯塔,上月末曾來大陸考察,與地方政府官員和專家商談超級高鐵,在大陸落地實施的可能。格瑞斯塔的此次大陸之行,行程覆蓋了北京、上海、深圳、成都4個城市。在此之前,格瑞斯塔還曾到全球11個國家進行過考察。

『我們是希望能在大陸建立一個研究和設計中心,北京、上海、成都都是可能的候選城市。』格瑞斯塔對澎湃新聞記者說,大陸擁有合適的(人口)密度,需要這樣的基礎設施,『如果這個世界上有一個國家需要超級高鐵,那麼這個國家就是大陸。』

據他稱,大陸相關政府部門對此也非常感興趣,他們也正在研究幾種可能的路線。

超級高鐵又被稱為膠囊列車,它的概念最早由特斯拉創始人埃隆·馬斯克提出。馬斯克的設想是,在一個完全真空的管道中,像發射炮彈一樣將車廂以超音速的速度發射至目的地,在行進過程中車艙會全程懸浮在管道中,時速超過1200公里。

目前全球已有兩家創業公司在實踐馬斯克的設想,HTT是其中之一。另一家名為Hyperloop one的公司,同樣有意將超級高鐵引入大陸。

HTT宣稱,該公司的技術可以在真空管道中,以750英里/小時(約合1207公里/小時)的速度,運送乘客和貨物。通過這套系統,從北京到上海的時間將縮短至30分鐘。

目前,HTT公司在加州的5英里測試軌道已經破土動工,公司表示最快在2018年,超級高鐵可以迎來它的第一批乘客。


超級高鐵車站示意圖。

下為本次對話實錄:

【如何實現穩定真空】

澎湃新聞:研發超級高鐵面臨的技術難題是什麼?

格瑞斯塔:最大的挑戰是這項技術現在還不存在,對我們來說乘客的體驗是最重要的。我們開發出了一種較為安全的系統,主要的難題包括如何從管道裡疏散乘客,如何對管道抽真空,如何剎車以及如何保證環境安全。

澎湃新聞:此前有科學家質疑超級高鐵原理,認為很難保證管道內的氣壓穩定,你們的技術是怎麼實現的?

格瑞斯塔:其實這個問題對我們來說是比較簡單的,因為我們使用了一家真空泵發明公司的技術。他們建造的產品是一種與超級高鐵非常相近的東西。該技術已經被歐洲核子研究組織(CERN)在瑞士的粒子加速器運用。所以他們的專業知識也可以為超級高鐵所用。CERN使用的是10-10帕斯卡的壓力,超級高鐵所需要的壓力比它少3倍,所以我們在技術上的要求更容易實現。

【票價不會貴甚至免費】

澎湃新聞:超級高鐵的平均造價是怎樣的?

格瑞斯塔:嚴謹的說,討論造價問題必須先確定這條超級高鐵的線路在哪裡?但從平均成本上說,每英里的造價在2500-3500萬美元。具體的價格取決於線路的具體位置和邊界。如果以我們正在加州建造的第一條軌道為例,這是一個特別的專案,因為它是我們所有工程的原型。目前我們正在建設的不僅是這個原型,還包括了研究和設計中心。所以目前它的造價大約是3000萬美元每英里。但我們已經要超出原有的預算,在這個系統中有許多冗餘的花費,因為我們要全天測試該系統。

澎湃新聞:在這個成本的基礎上,一趟行程的票價會是多少呢?一般的乘客可以負擔嗎?

格瑞斯塔:未來從洛杉磯到舊金山的票價大約在20-30美元。我們還在和愛荷華大學討論建立一種新的商業模式,在這個模式中不要車票。我們打算在行程中建立一種基於大資料分析的廣告模式,它可以幫助我們賺錢,從而取代向乘客收費。我已經預見到,在將來,車票只會成為調節交通的一種方式,它可能會有時免費,有時很貴。

【從北京到上海只要1個小時】

澎湃新聞:超級高鐵成為現實並普及所面臨的最大困難是什麼?

格瑞斯塔: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監管問題,我們去每個國家都需要適應不同的當地政策。它不是飛機、不是火車、也不是汽車,超級高鐵就是超級高鐵,它是新的事物,所以我們需要特殊的規定,允許對它進行啟動和運行。通常政策因素會決定我們簽不簽這筆交易。如果在政策上更容易實現也會加速超級高鐵的發展。

澎湃新聞:超級高鐵成真以後將給人們的生活帶來什麼變化呢?

格瑞斯塔:超級高鐵對於交通是一個很大的突破。想像一下,未來你從北京到上海只要1個小時。那麼你的生活會是什麼樣子呢?你完全可以住在北京,但在上海工作,反之亦然。此外,它也將打破傳統的貨運行業。現在的貨物運輸方式效率非常低,超級高鐵能夠更好的解決及時交付的問題,尤其是對那些對時間敏感的貨物,比如器官、新鮮的食物、以及任何需要在低溫狀態下保存的東西。所以超級高鐵不僅意味著更快了,也意味著更高的效率。另一個方面,現在所有的航空運輸都很費錢,而每一條高速鐵路都需要國家的補貼,但超級高鐵是不用考慮這些的,所以它對GDP以及國家發展也是一個巨大的推動。


超級高鐵比乘飛機更舒適。

【比乘飛機更舒適】

澎湃新聞:既然超級高鐵的速度這麼快,怎麼保證它的安全性?還有乘客的舒適度?

格瑞斯塔:事實上,人們乘坐超級高鐵的感覺和乘坐飛機一樣。我們的軌道設計是最大1G的水平加速度和0.5G的橫向加速度。這是什麼意思?G是衡量人們感受到的力度大小的單位,它代表了你在水平和橫向方向上受到的推力。小於1G意味著它比飛機的乘坐體驗更舒適。除此之外,我們還有一個獨特的設計,就是用螢幕取代了窗戶,乘客依然可以眺望窗外,但不是真正的窗外,而是螢幕上展現的模擬畫面。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甚至會運用到AR(增強現實)以及眼球追蹤這樣的技術。但這不僅僅是一個很酷的乘客體驗,同時它也可以用來區分用戶和刊登廣告,成為一種賺錢的方式。為什麼說它更安全呢,因為軌道中的車艙是不會出軌的,而且可以標記軌道中的任何一個車艙。

澎湃新聞:超級高鐵對環境有什麼樣的特殊需求?

格瑞斯塔:超級高鐵使用的是電磁動力,並且它的系統可以完全不受天氣條件影響。管道本身是密封的,可以形成一個完美的環境。超級高鐵既可以建在炎熱的沙漠中,也可以建在冰封的大陸上,它使乘客免於受到任何天氣環境或物理條件的影響。它還允許人們對艙內外的環境進行控制。

【適合中國嗎】

澎湃新聞:超級高鐵要在全真空的管道中運行,對管道建造的要求應該很高,像大陸這樣一個人口密集的國家適合建設超級高鐵的線路嗎?

格瑞斯塔:我們的超級高鐵有一個獨特的特性,因為我們設計的高壓線鐵塔,它的壓力可以維持在30000psi(磅/平方英寸)。這是什麼意思呢?意味著它可以承受自身結構3倍的重量,同時抵抗9.2級規模的地震。我們做一個計算,假設平均一個車艙可以容納28人,事實上我們的車艙可以建得更大容納更多的人。每30秒就可以發送一趟車,那麼每個小時可以運送3400人,每天就是67000人,那麼一年就是2400萬人。相當於,超級高鐵是洛杉磯到舊金山之間的所有航空運力的4倍。這意味著借助超級高鐵你可以建立一個一年運送10億人的交通系統。因此在這個意義上,人口眾多的大陸更加應該擁有超級高鐵。有統計預測到2030年大陸的人口會超過20億,但城市之間的平均緊密程度會降低。可以說,超級高鐵是到現在為止唯一可以支援如此高流量交通的系統。


超級高鐵。

【京滬成都候選研發中心】

澎湃新聞:那你們公司有計劃來大陸建造超級高鐵嗎?會選擇和大陸的專家、機構合作嗎?

格瑞斯塔:事實上,我們是唯一能來大陸並使用超級高鐵這一專案名稱的公司。超級高鐵(Hyperloop)是我們的品牌,我們已經將它註冊為商標。我們也是第一家建立了超級高鐵原型和專案的公司,在2013年我們就開始把馬斯克的想法變成現實。去年還有另一家公司走了出來,他們複製了我們的名字,叫Hyperloop technologies,我們讓他們改名字,所以他們現在叫Hyperloop One。當然我們很高興有競爭對手,但前提是他們必須表現得很好。因此,他們不能來大陸就是因為商標的問題。這家公司正在測試一些原型系統,這也是我們公司準備去做的。

我們非常歡迎世界上來自其他地方的力量,和我們一起建造超級高鐵。事實上,我們也正在與大陸的多個城市進行討論。大陸政府對此也非常感興趣,他們也正在研究幾種可能的路線。目前而言,我們是希望能在大陸建立一個研究和設計中心,北京、上海、成都都是可能的候選城市。因為我們同時和多個地方的政府在接洽,所以我也不知道誰會贏得這場比賽。但無論怎麼樣,大陸需要超級高鐵,以及我們非常樂意為大陸提供相關技術。

【領導團隊中的大陸面孔】

澎湃新聞:一些媒體的報導指出,現在將超級高鐵從概念變為現實,在技術上還不成熟,你如何看待這個觀點?

格瑞斯塔:我認為我們已經通過各種測試進行了展示,比如比例、懸浮等相關的一些技術。目前我們在斯洛伐克、加州、阿布達比建立了軌道,未來大陸也是一個可以預見的國家。因為大陸已經從一個只會複製模仿的階段走向創新的階段。大陸已經在許多領域展現出了它的創造力,(交通)建設就是其中之一。大陸擁有合適的密度以及需求這樣的基礎設施。我認為,如果這個世界上有一個國家需要超級高鐵,那麼這個國家就是大陸。

我們公司的獨特之處就在於,我們在一開始組建團隊的時候選擇了眾包的方式,並且現在已經將它越做越大。如果說要把這個星球上最具智慧的人集合到一起來解決一個難題,那麼這個難題就是交通問題。我們在最初的3個月邀請了100位科學家加入我們的團隊,現在已經有數量可觀的專業人士加入,其中包括了來自52個國家的540名專家。其中有幾個大陸人在團隊中擔任領導職務。這就是使用眾包模式而產生的一個結果。


超級高鐵運輸技術公司聯合創始人、COO兼主席彼鮑伯·格瑞斯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