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職業採藥人懸崖峭壁盪鞦韆 深山如履平地

吳岐黃在一處岩壁下採菟兒茶。

入深山,嚐百草,像猿猴一般攀緣在懸崖峭壁上採集藥材,夜間露宿山間,用石頭灶台生火做飯。這種職業就是採藥人。年近70歲的吳岐黃已經在粵北的深山老林中,採藥50多年,是當地僅存的職業採藥人。他走遍粵、湘兩地大山,用採回的山草藥治好了很多患者。

根據新華網報導,立春過後,清明節前後,正是春季草藥採集的高峰時節,也是採藥人最忙碌的時段。近日,本報記者跟隨這位老採藥人,實地體驗了一回採藥人的艱辛。

清遠市高田鎮的一處山腳下,隨著幾聲犬吠,吳岐黃端著一碗麵條從屋裡款步行出。因常年在野外採藥,吳岐黃皮膚黝黑,身體看起來非常魁梧壯實。他的普通話帶著當地口音,有些難懂。院子裡,堆放著很多如木柴一般的中藥切片,還有一些樹枝藤蔓。

詩意生活:喝野菊花茶吃鮮花餅

『這是草珊瑚,專門製作草珊瑚含片的,也叫九節茶,清熱解毒。這個是山龍眼,去水消腫,祛除產後風,也可治肝癌。這種是兩面針,可以治風濕關節痛,跌打損傷。以前用人工切,現在可以用機器了,方便很多。』說起中草藥,吳岐黃很有神采。

院子角落還堆放著一堆乾柴。徒弟阿蘭說,這是用來燉煮沐浴湯藥用的。泡草藥浴要四大桶水,要用柴火煮,讓草藥中的精華完全溶於水。吳岐黃的兩個徒弟每天輪流操作,凌晨3時就要起床熬藥水。

柴房對面是熬藥間,裡面並排放著4口大鍋,空氣中散發著濃烈的中草藥香。阿蘭說,熬煮這種草藥需4-5個小時。

吳岐黃是中草藥世家。他記得,祖父從小就帶著他用中草藥給村民們看病。他的中草藥技藝,來自父親的傳承,也來自拜師學藝。他的師傅是梅州一個寺廟的老禪師。在他17歲那年,父親打聽到禪師經常在大山深處採集中草藥,於是將吳岐黃送去學藝。師傅將他的名字從吳俊朝改為吳岐黃。

『採藥是一門非常難學的技藝,光入門就需要5年時間。』吳岐黃說。需要辨識的中草藥太多。認藥也分一看、二摸、三聞、四嘗。沒有實物的草藥就需要看醫書,像《本草綱目》《唐本草》。當年師傅領他進門,首先教的是辨別有毒草藥。毛地黃、大茶藥(斷腸草)、馬錢子、夾竹桃、洋金花(曼陀羅)、雷公藤……師傅領著他挨個辨認,認錯了就要挨板子。5年下來,他已經可以辨別200多種草藥了。接下來學習如何在懸崖峭壁上打繩結,採集一些罕見的『仙草』。

吳岐黃的家就在山腳下。他用木板和藤蔓在院子裡搭起一個茶棚。他喝的茶是從山上採回來的野山茶和野菊花,還用山上採的鮮花做成鮮花餅。生活悠然自得。

行有行規:入山前要先祈福

69歲的吳岐黃依然每天上山採藥。他的作息十分規律,晚上10點之前睡覺,早上5點鐘起床,這是他50年來上山採藥養成的生物鐘。本報記者近日也跟隨吳岐黃體驗了一回深山採藥。

頭天晚上,吳岐黃就把進山所需的裝備準備好了:一雙登山鞋,一把柴刀,一個鏟子,一個望遠鏡,兩個蛇皮袋。蛇皮袋裡裝饅頭、麵包等乾糧,還有一壺水,返回時裝藥材。平時一個人上山,吳岐黃還隨身背一個小鐵鍋,裝一袋米,一袋引火柴,帶上打火機,用於迷路後露宿山間時生火做飯。

吳岐黃告訴記者,粵北山中有幾百種山草藥。小時候出去採藥,凌晨3點鐘就起床出發了,因為有些草藥必須帶著露水採。那時穿帶釘草鞋,背竹簍。儘管竹簍邊上纏著一圈布條,但一天下來背竹簍的地方還是要磨破皮。更淒慘的是穿草鞋爬山:天晴時一天下來腳上磨得全是水泡,需要用刺把水泡挑破,用布條纏住繼續趕路。下雨天,草鞋行走泥濘的山路上像跳舞一樣。半天下來,他就成了泥人。

早上5點多,天還沒亮,廚房傳來吳岐黃做早飯的聲音。6點鐘,吳岐黃帶著兩名弟子準時出發。行前,他先進行了『祈福』儀式。他燃起一支香,口中默念著山神、藥王爺的名字,祈求保佑進山順利。『這都是祖師爺傳下來的。』 吳岐黃說,採藥行業有很多行規。一是不管藥材多貴重,不能全部挖走,要給後人留下藥源。二是獨苗、幼苗不採,讓山間的草藥能生生不息。三是上山前要祈福祭祖,默念神農、藥王爺、山神的名字,祈求採到更多名貴藥材,也希望山神保佑平安,避開野獸。四是和同伴進山要少說話,相互之間不直呼其名。

一小時車程後,一行人來到一處彎曲的羊腸小道。連日大雨,路面濕滑,藤蔓縱橫,吳岐黃在前面用柴刀撥開雜草和樹叢,如履平地。『這種叫做紫花地根,有清熱解毒的功效,對女性乳腺增生有效。這是目鏡草,有祛風濕、通絡、降血壓的功用。』吳岐黃向弟子介紹山中草藥,如數家珍。


吳岐黃家裡收藏著他在深山老林中採回的名貴藥材。

遍訪大山:能辨識800多種中草藥

吳岐黃記得,小時候有位村民右腿被蛇咬了,問了很多醫生都說要截肢。最後,父親用中草藥口服加藥浴把毒退了。從那時起,他就覺得採藥可以治病救人,功德無量。『等發現採藥的苦,已經迷上沒法退出了。』

他說,不同的山草藥要在不同的季節採摘。有經驗的採藥人都知道一句順口溜:春採茂葉,夏採紅花,秋後採根,冬拾枯花。3月份開始挖盤龍參,4月份挖半枝蓮,5月份是牛大力。

採藥人,首先要有基本功。入山採藥前要了解地形,山中有沒有毒蛇猛獸出沒。要像個土地爺一樣有空就去巡山,遇到不認識的草藥就問師傅,時間久了,山裡哪個角落有什麼草藥,心裡都有數。其次,採藥人還要有好眼神和嗅覺。 『幾百公尺開外的藥材我都看得一清二楚。不僅靠眼看,還靠鼻子聞。』吳岐黃自豪地說。

記者發現,吳岐黃不走大路,專門走草叢,拿著柴刀一路披荊斬棘。『草藥一般都在少有人走的地方。』吳岐黃說,清遠有很多大山。到粵北韶關的丹霞山,再往北到湖南的莽山,山中都有很多中草藥。50多年間,他已經訪遍粵、湘兩地的大山,能辨別出800多種中草藥。對吳岐黃來說,漫山遍野的中草藥都是寶,一年到頭都採不完。

危險行當:在懸崖峭壁上『盪鞦韆』

在吳岐黃的記憶中,粵、湘兩地的深山老林中有很多野獸、毒蛇,採藥人從小就要訓練出矯健的身手和野外生存能力,尋找水源、野果,認路,生火,這些都是基本功。如果被毒蛇咬傷,也要及時用草藥解毒。『半枝蓮、大葉七星劍、白花蛇舌草這些都能用來治蛇毒。』有時為了找一種草藥,要在山中待上兩三天,在山中生火露宿。

採藥中碰到野豬、蛇更是常有的事,還會失足掉落,輕則摔傷,重則粉身碎骨。30多年前,在韶關的岩壁上採集草藥時他不慎滾下了山,險些沒命。所以,在懸崖峭壁上採集名貴藥材,通常需要兩人同行。繩子一端繫在山頂的大樹、岩石上,另一端拴在腰間,如果山頂沒有可以固定的岩石,就讓一人坐在山頂,把繩子繫在腰上,抱住山上的岩壁,另一端拴在採藥人身上,慢慢放下繩子。採藥人在岩壁上緩慢挪動,尋找藥材。他把這個過程形容為在懸崖上『盪鞦韆』。『有些懸崖土質鬆軟,除了擔心自己跌落懸崖,還要防止從山頂上滾落石頭。』

1965年,吳岐黃剛開始學採藥時,站在幾百公尺高的懸崖頂時,雙腿也有些發抖,但經歷多了就習慣了。『年輕時就像猴子一樣,百十公尺高的懸崖,爬下去也不怕。一天走上百十里路不是問題。』如今,他歲數大了,也不再冒這個險了。

最大願望:把採山草藥技藝傳下去

吳岐黃在高田鎮名氣不小,幾位村民告訴記者,村民們平時有個頭疼腦熱都會去找他,他也是鎮上唯一一位專職採藥人。『他用的是中草藥,毒性小。他那裡經常有別人治不好的病人送過來。』

讓吳岐黃擔憂的是,自己快70歲了,上山越來越困難,而自己這一身好手藝卻沒有人掌握,恐怕要失傳。為此他收了兩個徒弟。但對於學習效果,他不太滿意。『現在才學了皮毛。山草藥技藝,靠的是苦功,要坐冷板凳,三年五年在山裡摸索。天天在深山老林裡,有時還要露宿山野,現在的年輕人難吃下這種苦。』吳岐黃希望有更多的有心人來找他學藝,他也很樂意將自己採山草藥的技藝和療法傳承下去。他還向清遠市清新區申報了非物質文化遺產,希望以此讓這種傳統文化發揚下去。

記者體驗:

深山奔襲12小時 他如履平地

冒雨在雜草中走了兩個小時,吳岐黃卻毫不喘氣,依舊趴在草叢中,挑選草藥。有些根系埋藏較深的,他就用小鏟子將根部的泥土挖松,慢慢掘出來。中午12時,在一處十幾公尺高的岩壁上,吳岐黃像猿猴一般攀了上去,驚呼『快看』,語調中滿是驚喜。這是一種高約10公分的小草,星星點點的淺紫碎花順莖盤旋而上,像一條小龍。『這種草叫盤龍參,只在清明前後才有,一天下來找不到兩三株。比冬蟲草還珍貴,一兩能賣幾百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可以治療痛風、糖尿病、高血糖。聞起來像人尿,熬出來的水卻很清香。』吳岐黃揮舞著雙手,一口氣說了一大段。

挖草藥也需要技巧。一位弟子把一個藥苗挖斷了,吳岐黃大呼惋惜,讓她把斷苗撿起來。『藥材是採藥人的心血,半點也不能浪費。』吳岐黃邊說邊向弟子展示如何用好藥鏟。『鏟子要貼地,用巧勁。熟練的採藥人,一鏟子就出來一棵,一天下來能採上百斤藥材。』

午飯吃的是早上帶的饅頭,喝的是山泉水。開飯之前,他掰了點饅頭丟在地上,口中念念有詞:『藥王爺、山神爺保佑。』休息半小時後,一行人繼續開始尋藥之旅。

『平地上能採到的都是普通草藥,想採到「仙草」就要爬懸崖峭壁。』吳岐黃說,珍貴稀有的草藥往往生長在人跡罕至之處,比如七葉一枝花、何首烏。

到傍晚6時,天色已經擦黑,奔波了12個小時的一行人開始下山。吳岐黃依然健步如飛。


吳岐黃在山間拔草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