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紐西蘭15歲華裔天才少年遭質疑 他有童年嗎

等到Tristan明年從奧大畢業的時候,他才僅僅16歲。

大多數人大學畢業時基本都在21歲以上,然而,等到Tristan明年畢業的時候,他才僅僅16歲。也許等他到了21歲的年紀,就應該稱呼他為Tristan Pang博士了吧。

根據紐西蘭先驅報中文網編譯報導,近日,記者採訪到了紐西蘭的15歲華裔數學天才Tristan Pang,和他聊了聊學習和生活。

天才少年 不負眾望

Tristan現在正在奧克蘭大學攻讀理學學士課程,而在課餘時間,年紀輕輕的Tristan擁有多重身份:他既是社區游泳俱樂部的負責人、教育聊天群和在線學習平台的發起人,也是電台廣播員和公眾演講者。

在所有人眼中,他是個特別讓人欽佩的天才,但是最值得注意的事實是,Tristan年紀尚小,他甚至都沒有達到可以參加駕照第一步筆試考試的年齡。

大多數人大學畢業時基本都在21歲以上,然而,等到Tristan明年畢業的時候,他才僅僅16歲。

也許等他到了21歲的年紀,就應該稱呼他為Tristan Pang博士了吧。

無庸置疑的是,他已經被紐西蘭人民追捧為『傑出的少年奇才』,但是他自己也並沒有辜負這一稱號。

在他9歲的時候,他就在劍橋A等級考試中獲得了91%(9分)的優異成績。11歲時,他因研究恆天然新推出的三層遮光塑膠牛奶瓶的性能,獲得了全國科技大獎。同年,Tristan還在500名聽眾面前進行了一次TED演講。

如今,當大多數同樣年級的學生都剛剛開始參加NCEA Level 1的考試,但是Tristan卻已經在大學裡忙碌著一學期的五門數學和物理課程,同時在世界領先的實驗室裡擔任本科研究員。

去年,當他在教授大學一年級數學課程的時候,所有的學生都沒有意識到這位老師才僅僅14歲。

對於很多十多歲的少年而言,身處大學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然而Tristan卻覺得這裡就像他的家一樣。

就在本周,Tristan和其他奇才們才剛剛參加了本周在澳洲布里斯本舉行的世界科學節(World Science Festival)。

『我讀的書、玩的遊戲、研究的主題、關心的事情都和其他(同齡人)完全不一樣,』他說。

『我在學校的時候,朋友們都在談論1D,也就是英國男子樂隊One Direction,我想的卻是11D,是弦理論(string theory)中的11個維數,我們從來都無法理解對方的話題。』

在學校裡,他也會開心的和自己喜歡的朋友一起玩卡坦島(Settlers of Catan)之類的圖板遊戲,但是他的學業從來都沒有落下,大部分課程全部都是A+的成績。

解放思想 期待深造

『我期待取得更好的表現,儘快開始研究生的學習。』

Tristan解釋說,在本科階段,學院都根據規定安排課程,而且,教授們不會給他們的數學作業評分,反而是助教們必須遵守評分標準來做這項工作。

這對於思想獨特的Tristan來說,是件令人沮喪的事情。他經常會找到解答課堂問題的不同方法,因為他覺得找到不同的解答方法會更加刺激。

但是,助教們卻會因為他沒有遵守解題範本而扣除他的分數,他當然不同意這樣的做法了,於是便拿上他的功課去找教授。

當然,幾乎所有的教授都對他表示支持。

『但是我不能老是煩那些教授,』他說。

『研究生就不同了,我在暑假做研究專案的時候經歷過,我可以直接和我的導師討論。』

『我認為遵守規則不會帶來偉大的發現和發明。我喜歡跳出固有思維模式來思考。』

一路提攜 師恩難忘

Tristan把很多的成就歸功於一路以來教導、幫助過他的導師們。

在他11歲的時候,Tristan第一次見到奧大數學系的前系主任Eamonn O’Brien教授。

當時,O’Brien教授並沒有忽略他,反而幫助他一路克服重重阻攔,不斷成長。

『有這樣一位偉大的數學家無條件的支持我,我感覺就跟做夢一樣。他真的言出必行。』

與此同時,Tristan也遇見了另一位紐西蘭著名科學家—副教授Cather Simpson。Simpson副教授研究的鐳射技術可以觀察精子細胞內部X、Y染色體情況,然後採用精準移動操作,將兩類細胞分離,有效選擇奶牛的性別。

身為Tristan遇見的第一位科學家,Simpson副教授推薦他閱讀各種研究論文,讓他對自己的研究主題有了更深的認識,也意識到了萬事都有可能的道理。

Simpson副教授的輔導帶他參與了科學科學專案(Science Scholars Programme ),並在Simpson副教授的光子工廠(Photon Factory)擔任本科研究員。

同時,他也對以下導師表示了感謝:經常坐下來和他交流研究目標的物理學家Richard Easther教授、他的暑期研究導師Igor Klep副教授。

這些偉大的導師在他一路以來的學習研究中,給了他莫大的動力和鼓舞。

愛好廣泛 志向遠大

因為童年時期閱讀了很多史蒂芬·霍金的書籍,Tristan對穿越時空和量子力學很感興趣。

他很期望未來能從事數學,特別是純數學相關的工作,對於Tristan而言,數學是很神秘的事情,逐漸理解複雜方程式的感覺更讓他激動不已。

同時,他也想知道鐳射會對超薄神奇材料石墨烯造成怎樣的反應,為什麼重力比電磁要弱,我們的宇宙又將會變成什麼樣子。

這些都是很大的研究問題,但是在Tristan眼裡,這些都是他們現在年輕一代的首要研究工作。

『身為人類,我們有責任為我們的後代以及地球上的其他生命,保護世界的環境和資源。』

如果他在海外完成了博士學習,他希望回到這裡『創造一個更好的紐西蘭』。

『兒童貧困問題是我熱衷幫助的問題。我相信,教育是打破貧困的最根本方法。』

『在21世紀數碼時代,熟知數學和科學知識是很重要的。憑著我對數學、科學和教育的熱情,我相信我可以有所貢獻。』

這正是Tristan正在忙碌的事情。他在Twitter上建立了教育交流群Change Agents NZ,也創辦了免費在線學習平台Tristan’s Learning Hub,也開通了他自己的Planet FM電台節目Youth Voices with Tristan Pang。

輿論質疑:他有童年嗎?

這些高強度的工作並沒有壓倒Tristan,真正讓他有壓力的是紐西蘭人們的『高大罌粟花綜合症』(Tall Poppy Syndrome,是澳洲和紐西蘭的一個流行用語,用來形容一種在社群文化中,集體地對某類人的批判態度,屬於意識形態表達的一種方式。當任何一個人在社會上達到某程度上成功的時候,而惹來社群中不約而同的,自發性的,集體性的批評),然而他已經逐漸習慣了在『天才兒童』的標籤下生活。

『人們總是將「最年輕」和我聯繫起來—最年輕的TED演說者、最小的大學生、最年輕的助教和最小年紀的廣播員。』

『我第一次被媒體曝光的時候是我9歲的時候,我收到的最普遍的評論就是「你不會有正常的童年」、「你會沒有同齡朋友」之類。』

『他們的擔心對於我來說並不是問題,實際上,我也沒法和我的同齡人交流。如果年長的可以和年輕的人做朋友,那為什麼年輕人不能和年長的人交朋友?』

『還有,什麼是「正常的童年」?難道孩子在追求夢想的時候就不正常了嗎?』

『但是這些問題只是我早期遇到的問題。我認為,這是因為他們看到我現在還活得好好的,每天都很開心,我也取得了很大的進去,而且我現在仍在追逐我的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