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14歲「換心」手術後 男子成了學霸

14歲「換心」手術後,男子成了學霸。

相比肝移植、腎移植,人們對心臟移植頗為陌生,在影視作品的影響下,部分人對『換心』會產生恐懼心理。多年來,坊間關於『換心人』的神秘傳說也層出不窮,如:『換心』後性格大變,繼承了供體(心臟捐獻者)的記憶等等。

根據鳳凰網報導,前(26)天,在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心胸外科舉辦的第一屆『因愛起航,從心開始心臟移植病友會』上,記者看到了11位開朗樂觀、精神飽滿的『換心人』,他們向記者講述了自己『換心』後的變化。

5歲查出心肌病 14歲『換心』後 他變成了『學霸』

病友會上,17歲的小翔(化名)是現場年紀最小的『換心人』,也是目前浙大一院年齡最小的一位心臟移植患者。那天,他穿著一件紅色的衛衣、深色的牛仔褲,剃了個平頭,瘦瘦高高的身材,在拍集體照時特別顯眼。

小翔現在湖州一所重點高中就讀,是一枚標準的『小鮮肉』,身高182公分,體重57公斤,五官立體,濃眉毛、單眼皮、大眼睛。

面對記者採訪,他毫不忌諱,還笑著說:『想問什麼盡儘管問。』

5歲那年,小翔因頻繁胸悶查出肥厚性心肌病(後來,隨著病情的進展發展成了擴張性心肌病,心臟移植患者中最為多見的一種疾病)。自那以後,他開始變得和其他小朋友不一樣了,他每天需要吃各種藥,不能和其他小朋友一起奔跑、跳躍,劇烈運動對他而言都是『危險』。『在移植前,每次體育課我只能站在邊上看,從沒在操場上跑過。』小翔說,和大部分擴張性心肌病患者一樣,哪怕不做任何運動,只是坐著,也時不時會感覺到胸悶,此時,他必須停下正在做的任何事情。

『正常情況下,人的心臟是會舒張、收縮的,而擴張性心肌病患者的心臟收縮功能較差。隨著病情的進展,他們的心臟會像吹氣球一樣,越吹越大,以至於出現心力衰竭,而當心臟大到一定程度,超出心臟負荷時,就會停止工作。』浙大一院心胸外科副主任、心臟病區主任馬量主任醫師說。

2015年9月,還不滿15周歲的小翔在浙大醫院接受了心臟移植手術。『當時,他的心功能非常差了,藥物已無法維持心臟正常運作,如果再不手術,心臟隨時有停跳的可能。』馬主任說。

術後,小翔休學一年,但這一年小翔發生了巨變,就連他自己也感受到了這種改變,『一個是生理上的,一個是心理上的。手術出院後,我立馬就感覺整個人輕鬆了很多,一種從沒有過的輕鬆,這種輕鬆的感覺讓我感受到了生活還是美好的,我的人生也充滿了可能。』

在家人眼中,他變得乖巧、懂事,不再暴躁、任性。更讓家人意外的是,休學一年,再次走進校園時,小翔變成了『學霸』,每次考試均名列前茅。『手術前,我的成績在班里算是中下游,班裡42個同學,我差不多排二十八九名。』小翔說,中考那年,他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當地一所重點高中。

『說實話,他考上重點高中,我們都非常意外。畢竟,他從小身體就不好,大家都不會給他太大壓力,對他的學習成績也沒有要求。』小翔的姐姐說,『我們都覺得移植之後,他變得聰明了。』

39歲男子接受心腎聯合移植 術後判若兩人

徐先生(化名),45歲,他是現場唯一一位接受心腎聯合移植的患者,他是在查出尿毒症兩年後,患上擴張性心肌病的,由於尿毒症影響,他心功能減退的速度比一般的擴張性心肌病患者要快得多。

『那段時間真的很難熬,每一次呼吸都很困難,晚上只能坐著睡,根本躺不下去;口渴的時候不能喝水,哪怕是喝一丁點,整個人立馬就腫起來了。』徐先生說,為此他萌生了輕生的念頭。

徐先生39歲,用他自己的話說,2011年8月31日這天,他浴火重生。『當時,我對心臟移植並不了解,完全是抱著賭一把的心理去的。』徐先生說,手術的順利讓他對生活有了新的認識,移植後前兩年,他聽到身邊人對他說的最多的一句話是『你變了。』就連他的妻子都說他簡直判若兩人。然而,徐先生很樂意聽到這句話,因為,他喜歡自己的這種改變。

『我覺得心臟移植對我人生而言,是一種很大的激勵。』徐先生說,以前,他每天就是混日子,過一天算一天,從沒想過自己要幹什麼,生活完全沒有目標,還抽菸、喝酒、熬夜,壞毛病一大堆。移植後,他意識到生命可以很短,短到你做不完一件事;生命也可以很長,長到你每天有忙不完的事,而活著就應該好好活,去實現一個個目標,他要成為兒子的榜樣。

為什麼患者『換心』後性情和智力會改變?

談及『換心』,不少人會立即聯想到相關的影視作品,如,由香港知名演員梁家輝、林熙蕾等人主演的《奪命心跳》,該片講述了一個女人在做完心臟移植手術後,原本的陶藝天賦頓然消失,技藝越來越差,種種跡象讓她懷疑,這突如其來的一切都與身體裡那顆神秘的心臟有關。由西恩·潘主演的電影《靈魂的重量》,也介紹了一個通過心臟移植手術重獲新生,然而痊愈後的他卻變成了另一個人,擁有了心臟捐獻者的記憶和性格。

據《英國每日郵報》報導,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著名心理學教授蓋里·希瓦茲經過20多年調查研究發現,人類的心臟也許有某種『思考和記憶功能』,這正是許多接受心臟移植的患者突然性格大變、『繼承』了心臟捐贈者性格的原因。據統計,每10例接受換心手術的病人中,就有1人會出現性格改變現象。

大陸醫學專家對心臟移植後,患者性格的變化,還有這樣一些觀點:

北京武警總醫院心外科主任王奇說,這是由手術本身的技術成熟程度和患者的認知決定的。因心臟移植術屬於醫學界難度高、風險大的手術。患者的心臟會出現停止狀態,在心臟復甦的過程中,心臟內部會進入氣泡,從而產生器質性改變。身體上的器質病變,使得他們在認知方面出現了障礙,也導致性格出現輕微變化。王主任說,大陸上世紀80年代出現類似的病例較多,進入21世紀後,隨著心外科心臟移植技術水平的提高,醫學界類似的例子反而少了。

北京阜外醫院心內科教授張澍認為,病人性格發生變化和手術後使用的藥物也有關係。比如,器官移植的病人必須使用抗免疫藥,而這些藥就有一些影響神經的副作用,這些副作用就可能帶來病人性格的變化。另外心臟移植是一個非常複雜的手術,需要經歷麻醉、開刀等很多道程序,這些程序也有可能對身體產生影響。像聲音改變,就有可能是做手術時需要保證呼吸,插管時對聲帶造成影響,導致聲音改變,等等。

河南醫師陳定學曾寫過一篇文章《換心人為什麼性格大變》,文中提到,近年來科學家們發現,心臟除了血液循環功能外,還具有內分泌功能,它能分泌出一些化學分子,如心鈉素、生物活性多肽等。心臟極可能還會分泌出一些『肽類激素』,這些『肽類激素』蘊涵著捐獻者個體的一些資訊,導致被捐獻者的性格、生活習慣、飲食習慣以及夢境等發生改變。

小翔和徐先生的改變是否與之相關?

馬量主任表示,影視作品裡的劇情,更多的是藝術加工,目前,還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美國科學家的研究,他也曾看到過,但該觀點目前仍未獲得主流醫學界的認可,在他看來,『換心人』的性格改變,更多的還是患者自身精神層面的改變。對大部分人而言,心臟移植是個大手術,就像經歷了生死考驗一樣。生活中,經歷過生死者,性情多少都會發生改變。另一方面,從醫學的角度講,心臟移植患者術後,隨著心功能的好轉,其機體的各個機能都會有所改善,不再容易疲勞。

小翔也認可馬主任的觀點,他說,移植前,他每堂課坐二三十分鐘就會難受,以至於他會聽不進老師講的內容,成績自然不好。術後,這種不舒服的感覺消失了,每堂課他都能順利的聽完。體育課上,他也開始和同學們一起跑步,一起運動。

馬主任還表示,心臟並不像大腦那樣具有一般意義上的記憶功能,人的性格、生活習慣、飲食習慣以及夢境等資訊並不是記憶在心臟裡,而是記憶在大腦中。由於心臟中並沒有記憶相關的資訊,所以,供體無法通過心臟把資訊直接『遺傳』給受體。另外,分子生物學告訴我們,遺傳資訊存儲在DNA之中,心臟無法直接合成DNA,心臟並不具有一般意義上的遺傳功能,那麼,供體的資訊也無法通過心臟直接遺傳給受體。

關於小翔姐姐認為小翔變聰明的看法,馬主任認為,主要還是與小翔學習成績的提高有關,但他成績的提高更多的還是與他機體功能的改善,比如上課注意力更集中、學習效率更高等這些因素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