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警槍殺華人案疑點重重 旅法華人群情激憤

大陸人遭巴黎警方槍擊案疑點重重。

外交部28日例行記者會上,發言人華春瑩就法國華僑遭警察射殺一事作出如下回應:

根據新華網報導,法國當地時間26日晚,一名旅法華僑在巴黎家中被法國便衣警察開槍射殺,部分旅法僑胞前往警局請願,與警方發生衝突。

獲悉此事後,外交部高度重視,立即指示大陸駐法國使館啟動應急機制,第一時間向法方提出交涉,要求法方盡快查明真相,並採取切實有效措施保障在法大陸公民安全與合法權益,理性對待旅法僑胞對此事件的反應。大陸駐法國使館已派員前往看望慰問死者家屬,積極提供相關協助。外交部主管部門今天緊急約見法國駐華使館負責人提出交涉,並將與駐法國使館一道繼續密切跟蹤、關注事件進展,維護好在法大陸公民和機構的安全與合法權益。同時,我們也希望旅法僑胞以合理合法的方式表達訴求。

大陸駐法國大使館27日在官方網站發布消息說,當地時間3月26日20時左右,在巴黎19區發生一起不幸事件,一名大陸人因與法國警察發生衝突被打死。

接報後,使館立即啟動領保應急機制,領事部馬上聯繫法國警方了解情況,要求其儘快查明真相。

使館說,法國警方隨後表示,目前法方司法警察和督察已經介入,正在調查此案。

大陸駐法國大使館表示,將繼續與法方保持密切聯繫,督促其儘快查明真相並公正處理。另外,領事部已派人代表使館前往看望死者家屬,表示慰問。

【案件疑點重重】

據新華社記者了解,法國媒體將此事描述成警察面對襲警行為正當防衛。而當地中文媒體則揭露,死者並未襲警,法國警方存在執法不當嫌疑。

法國《巴黎人報》27日的報導稱,法國警方26日晚在巴黎19區處理一起『鄰里糾紛』,聽到門內有兒童哭喊便破門而入,隨後一名50多歲的亞洲裔男子手持剪刀撲向一名警察,刺中其肋下一次後,還企圖繼續襲警。另一名警察為保護同事,開槍擊中該男子胸口,將其擊斃。

《巴黎人報》稱,該男子酗酒,有精神病和家暴史。當晚在場的警長稱,開槍的警察出於正當防衛僅開槍一次,房間內還發現多名15-20歲青少年,均未受傷。

然而,巴黎中文媒體《華人街報》負責人吳長虹27日透露,他在第一時間了解到,事情真相並不是《巴黎人報》報導的那樣。

吳長虹說,第一,死者的女兒告訴他,死者根本沒有用剪刀捅,警察是直接破門而入也沒有朝天開槍警告,直接對人開槍,死者根本沒有撲上前襲警的機會;第二,警長當時告訴他,說是看到有人持刀,然而《巴黎人報》的報導說是持有剪刀,凶器的描述有出入;第三,據小區的保安說,當晚鄰里糾紛並報警後,現場居然來了50多名警察,這種情況『很異常』。

吳長虹在隨後刊發的報導中說:『據(死者的)二女兒介紹,他父親身材瘦削,身高只有160cm,體重60公斤。當晚8時許,她聽到門鈴響並有人敲門,按門鈴的節奏越來越快、敲門的力度也越來越大,從貓眼裡可以看到幾名身穿警服的人在門外。她父親一手攥著曬衣桿、一手推著房門企圖不讓外面的警察進來,約五六分鐘後,房門終於被大力踹開,推著房門的父親踉蹌中往後退了好幾步。說時遲那時快,眼見一桿長長的槍伸了進來,槍響之後,父親再也沒能起來。』

據介紹,死者姓劉,來自浙江省青田縣溫溪鎮,目前賦閒在家照看孩子。夫妻大陸籍,有居留,五個孩子中四名為法國籍,一名大陸籍。

【當地華人群情激憤】

此事引起巴黎華人社區不安甚至激憤。

27日晚8時許,記者在位於巴黎19區埃里克·薩蒂街的警察局門口看到,近百名華人聚集在街頭,用蠟燭擺出中文『死不瞑目』、法文『反對暴力』等字樣以示抗議。

約8時40分,人群開始集體向警察高呼『謀殺犯!謀殺犯!』等口號。示威隊伍湧向警察局門口時,手持警棍和盾牌的警察立刻衝入人群,邊揮舞警棍邊發射催淚彈將人群驅散。整個衝突持續不到5分鐘,至少有一名華人在衝突中受傷,被送到救護車中。

示威的華人隨後並沒有完全散去,大多站在警局附近繼續擺放蠟燭,或靜靜站立抗議,人數逐漸增加至兩百左右。警察多次發射催淚瓦斯驅散人群,並於當晚11時許強制清場。

此次示威中,華人難以按捺激動情緒的一個深刻根源,在於巴黎華人長期感覺受到歧視、不安全感日益強烈。

當晚參加示威的華人劉建設告訴記者,他來法國打工已有約20年,感覺大陸人在當地受到很多歧視,而且隨著近年來法國治安越來越差,他自己深感越來越沒有安全感。

『我很多次親眼看到大陸人的商店被搶被偷,可是警察要麼不管,要麼抓到人過幾天就放了,根本無濟於事。』他說,現在法國警察甚至開槍把大陸人打死了,這件事讓他感到十分憤怒。『這就是平等嗎?法國已死!』

記者看到,在當地華人的微信群中和網路論壇裡,網友們幾乎一邊倒地譴責法國治安太差、警察執法能力不足、大陸人受歧視等等。

【網友要求執法公正】

26日的槍擊事件在社交媒體推特和臉書上也引起了熱議。大多數法國網友認為警察執法應保持公正,並主張等待查清事情真相。

一名叫『Ghandi』的網友說:『完全支持華人社區,他們總是令人尊敬的。警方應該就這一悲劇給他們說法。』

名叫『Sugarbear』的網友則認為,警察執法應該一視同仁,而非根據一個群體是否受人尊敬。

此外,也有網友指出,這一事件折射出法國目前面臨的治安問題較嚴重,『黑暗街區』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