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梁信軍的復星25年 

央視《遇見大咖》欄目曾播出過一段復星集團早期的影像資料。

復星集團高層於28日夜發布了『兩封信』,宣布並證實了公司創始之一、在公司任職25年的CEO梁信軍出於『身體原因』已經離職。

梁信軍,1968年生,浙江台州人。1991年畢業於復旦大學遺傳工程系,1987年9月~1991年7月在復旦大學就讀遺傳工程系。離職前,梁信軍擔任復星國際總裁一職,主要負責重大專案投資、資訊產業和媒體投資。

郭廣昌在他的致信中回憶:還記得剛和信軍一起創業的時候,他真的挺瘦;但後來,因為工作壓力,我看著他慢慢變胖;再後來,信軍和柳傳志打賭,又瘦了下來。這一路風風雨雨、胖胖瘦瘦。

郭廣昌與梁信軍等人於1992年11月成立了廣信科技諮詢公司,『廣信』,郭廣昌的『廣』、梁信軍的『信』。這家公司當時的註冊資本僅僅3萬8千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也就是今天總資產超過4300億元的復星集團的前身。

最初他們選擇做市場調查業務,為當時大量湧現的創業者提供價格親民的市場資訊諮詢和調查服務。此外還兼有科技諮詢和科技推廣業務。梁信軍曾說:『我們當時想的一個很樸素的想法,就是把大學的這些技術能夠產業化、在社會上廣泛應用。

他們被稱為『三無創業者』:無錢,無經驗,也無商科背景。靠蹬自行車大街小巷尋找客戶。到1993年6月,廣信成立不到10個月,公司已經賺到了第一個100萬。也是同年,隨著更多復旦同校伙伴的加入,廣信改名為復星。

復星,既有匯聚母校複旦群星之意,又有當時復星中華的青春雄心。1993年公司改名為此,後通過乙肝試劑的基因科技專案,成功進入生物醫藥領域,並於1998年復星醫藥成功上市。

資本終究成就了後來『讓人看不懂』的龐大復星。

從某個側面來說,我覺得人生是有宿命的。人生的幾個節點就可以影響你的一生。梁信軍2005年在媒體採訪中說。

從1998年復星醫藥上市,到2007年7月16日復星國際香港成功上市,是復星集團的快速發展及重化工業布局階段。1998年,復星敏感地捕捉到了大陸重化工業發展的機遇。

與郭廣昌的低調不同,身為集團投資和資訊產業的領軍人物的梁信軍,經常能夠在醫藥、地產、鋼鐵、礦業、零售、傳媒、IT等等領域復星的投資與戰略合作場合上看到他的身影。

梁信軍曾說,在1998年到2008年這十年中,復星準確判斷大陸制造業的發展成熟為大陸重化工業(原材料、裝備、物流)發展創造了良好的機遇。所以復星踩準重化工行業的發展節點,做出了一系列重要的投資。

而復星在過去20多年的時間裡,屢屢完成了在這些領域開放民資、收購、上市等等一系列精準的操作,踏准了幾乎每一個大的節奏。復星由『製藥大王』到『地產巨擘』再到『鋼鐵大亨』,成為大陸企業多元化投資的代表。

可以說,復星在20世紀的最後一個十年和21世界的第一個十年,可以說創造了一個產融結合的神話。郭廣昌、梁信軍、汪群斌、范偉,『復星四劍客』的團體不斷交出靚麗的成績單。

梁信軍2013年曾與柳傳志打賭,看誰能半年減下5公斤,結果兩人都做到了,梁信軍減下來似乎更多

每天只睡四五個小時,春節後到現在只休息過一天,這就是梁信軍的工作節奏。新世紀的第一個十年過去了,復星在健康、傳媒等領域動作頻頻,並完成了財險、壽險、再保險『三駕馬車』驅動的保險業投資布局。

今天回過頭來看,從商業的角度出發來看,梁信軍瘦下來的那一年是大陸商業變革尤為關鍵的時點。也就是那時,梁信軍在復星的年度會議上,分享了一段『2014年注定將是一連串向上拐點事件發生之年』的預判。

他主要提到的四點:大陸經濟消費動力正在迅速升級為中產階級的生活方式、金融需求大爆發、移動互聯網將進一步摧毀資訊不對稱獲取利益的方式、地方政府去杠桿帶來新型城市化的新的模式……時間僅僅過了三年,便印証了這些預測均已成為深刻的現實。

也是大約那一段時間,復星四劍客之一、主要負責地產業務的範偉以『身體原因』淡出了集團的管理。

今天從資料圖來看,梁信軍似乎又胖了一些,不似2014年照片中的那般精瘦。郭廣昌在昨晚的信件中這樣寫道:『我還記得信軍有次接受媒體採訪時,(梁)這麼評價我:廣昌到了一定高度,一定又會提出下一個更高的目標。現在我也在反省自己,是不是就像爬山,有時候我沒有顧及大家是否疲憊,卻一直望著更高的山峰,心裡總想著跟大家一起往前走。但其實,可能我們隊伍裡面已經有同伴需要喘口氣、需要休息了。』

有一次一個老外採訪我,他問了一個上海話叫很曱甴(陰險)的問題,問我說如果你明天就去世了,你想對自己一生怎麼總結?

既然你已經說了,我說我也不忌諱……我希望在生死那一刻我能說,我真的沒有對不住幫過我的人,所有幫助我的人,我盡我最大努力去回報他。

一個人如果不知道自己的來路的話,他又怎麼能看清楚去處呢?梁信軍,2013年對媒體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