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報報/2017索尼影賽兒童生活照 引人關注

這張照片攝於菲律賓馬尼拉的一處公墓。這裡是一個無家可歸者的聚集地,包括這個在一堆無人認領的骨頭和屍體中玩氣球的小孩。

近日,入圍2017年索尼攝影獎的攝影作品公布,分為多個類別。

根據台灣網報導,以下為英國《每日郵報》3月22日選出來得最引人注目的兒童肖像攝影作品。

西非多哥的一個小孩,他身上的新傷口會變成傷疤,這是索瑪部落的典型標記。

哈爾濱11歲的男孩李航2016年進入長春減肥中心,接受中醫治療,包括火療—在肚子上放一塊布,在布上倒入混合物並點燃。

哈爾濱11歲的男孩李航患有普瑞德威利症候群,染色體異常,意味著他無法阻止自己暴飲暴食。目前,重約340磅(約154.22千克)的他正在接受藥物治療。

在印度孟買,小女孩正在經歷一個類似於洗禮的儀式Navjote,以歡迎她進入瑣羅亞斯德教堂。這意味著她永遠不能在外面結婚。

義大利帕爾馬郊區錫克教寺廟的宗教慶典。

11歲的塔哈(Taha Sirhan)(右)在伊拉克摩蘇爾東南部的Qayyarah地區被燒毀的油田裡拿著伊拉克國旗。他的父親在ISIS佔領期間被殺害,因為他的父親為伊拉克警方效力。

當攝影師埃多(Mohamed Roushdy Eldor)在埃及開羅拍攝這張照片時,他問小男孩能否微笑,他回答『不能』。

在西非貝南,一個 Betamarribe部落的兩歲孩子正在經受一個痛苦的割禮儀式,這是該部落的古老傳統。

一名6歲的波蘭小女孩正面對自己的家庭作業放聲大哭。

在塞內加爾,一名小女孩緊抓著一個公共汽車的視窗邊緣,臉部表情緊張,攝影師在汽車上面拍攝。

波蘭南部的Homes,攝影師Tim Topple拍攝了自己6歲的女兒在家中玩角色扮演。

在亞美尼亞,這個叫Syuzanna的9歲小女孩正躲在居住的廢棄房子外面的一輛破舊汽車裡。

在沙烏地阿拉伯的吉達,時裝設計師Nassiba正在和自己的兒子玩,並說:『社會約束了離婚者,你能或不能做的,仍然在他人的控制之下。身為一個獨立的單身母親,我已經做了與我不得不做出的犧牲,也設法找到自己的幸福。』

在印尼的蘇門答臘,暴雨之後,明打威群島上的孩子們正在和部落裡的成年人開玩笑。

阿曼的一個貝都因男孩與他父親的步槍為搭檔。攝影師馬克(Mark Languido Vicente)解釋說:『他還太年輕,不能使用槍。』而在那裡,他的任務是,父親接待客人時,他帶著槍待在一個安全的位置。

攝影師Germano Miele在非洲貝南的小村莊寫道:『當你離開大城市去探索小村莊時,就像一個老朋友一樣剛回到家鄉,孩子們帶著驚喜而令人難忘的笑容,並稱我為「Yovo」(當地語言,指白人)。這是很常見的事,這才是我真正愛的非洲。』

在交火中,在摩蘇爾南部Shora村的戰鬥中流離失所的伊拉克平民到達Qayyarah北郊的一個伊拉克陸軍檢查站。

在宏都拉斯,一個小男孩正在拿著兩把手槍玩耍。據攝影師說,這裡的5個敵對幫派火拼導致一天死了三個人。

在印度西孟加拉邦一個偏僻的村莊,孩子們聚集在一起,在Sannyasi『展示』一個頭骨,這是加讓節(Gajan Festival)的一部分,以期下一年能夠風調雨順。

在泰國南部的洛坤府,在一個充滿薄霧的清晨,一個疲憊的小男孩頭靠著水牛休息。

攝影師Jian Seng Soh在日本京都拍攝了這張照片,他寫道:『在我下車的前一站,我將座位讓給了這個背著沉重書包的小學生,他很快就睡著了。』

在土耳其的難民營,敘利亞兒童正躲在一塊塑膠布底下避雨。

在俄羅斯南部,參加健美比賽的人正在後台等待,攝影師表示:『西方雜誌充滿了各種不切實際的男人女人身體的肌肉照片。』

在為貧窮所擾的亞美尼亞,一位媽媽和她的5個孩子睡在一個房間。在蘇聯時期,這些城市郊區的巨大建築可以容納大約60個家庭,現在只有4到5個家庭住在這裡,這裡的牆壁和走廊已經腐爛。

在丹麥,28個學生正在備受爭議的治療師Carl-Mar Moller的研究所進行枕頭大戰,那里鼓勵他們自由發揮,沒有任何規則。

索羅門群島當地部落的兩個小孩,攝影師表示,孩子們似乎學會划船比學會走路還早。

在烏干達西南部農村的一所學校里,孩子們在上課前進行清晨禱告。

黎巴嫩一所學校中一個疲憊的小女孩,黎巴嫩大約有100萬敘利亞難民正在被國際組織救助。

在塞內加爾,一個小男孩正坐在一輛運載麵粉的馬車上。

在蘇格蘭的愛丁堡,幾個男孩正在抽菸,當地失業率高、毒品泛濫、幫派活動猖獗。

在近10個月的時間裡,美洲土著居民蘇族部落及其盟友的成員在這里聚集,共同反對達科他州的管道穿越自己的領地和水域。在那里,12歲的Jesse Jaso進入他們的統一帳篷,上面的簽名是由來自北美和世界其他地方的支持者簽署的。

在印度孟買,一群孩子在汽車垃圾場玩耍。攝影師說:『當我靠近時,我意識到他們是多麼魯莽,且無法讓他們從瘋狂中分心。』

在巴西里約熱內盧的巴拉丁諾山,孩子們正在節日裡的街頭玩耍。

在南非開普敦,一位父親將手放在孩子的頭上,在結束種族隔離之前,這些定居點只給非白人居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