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四川95歲抗戰女兵去世 老伴痛埋紀念章

譚道深。

抗戰老兵張俊卿老人走完了95年不凡的一生。27日下午15時許,張俊卿婆婆因心臟衰竭在四川綿竹的家中辭世。98歲的老伴譚道深傷心難止,綿竹最後的老兵夫妻從此形單影隻。

根據鳳凰網報導,張俊卿與丈夫譚道深上個世紀曾先後考入黃埔軍校,後一起參加過潼關保衛戰等對日作戰,並救下一名無辜日籍產婦和嬰兒。2015年,夫妻雙雙獲頒大陸人民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紀念章。

張俊卿的骨灰昨(30)日上午被安葬在離家不遠處的麥田裡,譚道深含淚把一枚抗戰紀念章和老伴的骨灰一起埋進黃土,自己留了一枚放在身邊,『她希望我好好活下去,她想我的時候可以看看紀念章,我也一樣。』譚道深說。

愛侶仙逝

『她希望我好好活下去』

98歲高齡的譚道昨(30)日上午深拄著拐杖,依牆站在客廳門口。或許是因為早有思想準備,譚道深的雙眸和滿是溝壑的臉頰上,並沒有太多悲哀的神色,只是流露出幾許不舍。他時而招呼前來探望的鄰居和志願者,時而轉過頭,雙眼盯著不遠處老伴的遺像。

『母親是27日下午3時左右走的。』老人的三兒子譚德政說,雖然沒有什麼疾病,但近年來母親衰老得嚴重。今年2月初,母親不小心在客廳裡摔了一跤,股骨骨折。家人將她送往醫院治療,一直沒有痊癒,外加她心臟也不太好,最終因為心臟等器官衰竭撒手人寰。

老人生前遺願,後事一切從簡,希望老伴要好好活著,不要過度悲傷,也不要太思念她。

『譚大爺深愛著老伴,今天早上下葬的時候,他堅持拄著拐杖到張俊卿墳前送她最後一程。』親戚張賜珍介紹。其實因為擔心譚道深傷心,子女們本不願他去參加母親葬禮。

當鞭炮聲響起,譚道深再也坐不住了。他慢慢打開衣櫃的鎖,拿出一個盒子,小心翼翼取出一枚紀念章。那是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紀念章,夫妻倆各有一枚,這是夫妻兩人最珍愛的兩枚紀念章。

『你扶我一下,我要去送她一程。』譚道深對張賜珍說,然後步履蹣跚的走出家門。走到老伴墳前,老人彎下腰將這枚金燦燦的紀念章放在愛人骨灰盒旁,『她希望我好好活下去,她想我的時候可以看看紀念章,我也一樣。』老人對親友說。

在鞭炮聲中,黃土掩埋老伴的骨灰,譚道深淚眼蒙朧。

保衛潼關

一個『歪銀元』救了他的命

1922年,張俊卿出生於現綿竹市遵道鎮。上世紀30年代後期,她與同樣出生在綿竹遵道、年長自己3歲、有些遠親關系的譚道深,在綿竹中學畢業後同去了綿陽求學。抗戰爆發後,譚道深和張俊卿分別於1939年和1944年考入黃埔軍校。 譚道深雖然耳朵不好使,但回憶起夫婦倆不凡的一生,老人記憶猶新。1945年春,日寇向潼關發起攻擊,當時正在黃埔軍校讀書的譚道深以及張俊卿跟隨部隊從西安奔赴潼關參加了風陵渡戰役。

『我們的部隊在陝西潼關的黃河岸邊,前3天進山時是青山綠水,後來出山時路過同樣的地段,卻是血水成河。大家全身沾血,都看不清對方的模樣。』說起這段經歷,譚道深有些激動,

『日本軍隊在夜里偷渡黃河,他們用60炮、82炮加上輕重機槍、火焰噴射器向中國軍隊進攻。日軍每5分鐘換一個師團。打了15分鐘後,我們的戰士們在血肉橫飛中保衛了潼關,守衛了風陵古渡。』他說。

譚道深回憶,他們隨部隊到陝西時,他看到路邊一位老太婆在哭泣。得知老人賣草鞋時收到一個『歪銀元』,他便把身上一個真銀元給了太婆,又隨手把那塊『歪銀元』放在上衣口袋裡。沒想到,正是這塊『歪銀元』,在後來的戰場上救了他一命,『一顆子彈打在我的胸部,我從昏迷中醒來時,一摸胸部疼痛處,才發現上衣口袋裡的「歪銀元」被子彈打癟了,正是它保住了我的命。』

潼關守衛戰結束後,譚道深、張俊卿隨部隊打掃戰場時,在一處日本軍官曾居住過的民房內發現一名懷抱著一名剛出生的新生兒、嚇得瑟瑟發抖的日本婦女。他們隨即和紅十字會隊員一起,用擔架將這名日本產婦和嬰兒送到了臨時收容所。因為當時下著大雨,譚道深還把自己的一件大衣蓋在日本產婦和孩子的身上。

伉儷情深

新婚之喜用白開水『待客』

抗戰快結束時,譚道深和張俊卿在部隊完了婚,但依舊按當時部隊的建制,各回了各的部門。『那時候結婚很簡單,大家坐在一起倒杯白開水,同志間一起相互認識下就算結婚了。』譚道深說。日本投降的消息是他和愛人一輩子都銘記的日子。『1945年8月15日,我們應該銘記歷史,珍愛和平。』

1947年左右,張俊卿離開部隊去了當地一所學校教書,兩個人真正有了自己的家。抗戰結束後,譚道深、張俊卿夫婦回到老家綿竹,並生下3個子女。

成都商報記者從綿竹市民政和統戰部門了解到,2015年,譚道深和張俊卿夫妻是綿竹市唯一一對獲頒中大陸人民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紀念章的夫妻。

在鄰居和親友眼中,這對飽經戰火走過來的老夫妻一輩子恩愛有加,很少吵架。『雖然張俊卿婆婆有時候生氣了要罵人,但是譚大爺總是讓著她。』張賜珍介紹說。

『母親是一個善良、正直、寬容的女性。』老人的大女兒譚德茂還記得,父母教育她和兩個弟弟從小就要走正道。

老人的二兒子譚德仲介紹,父親明年就99歲了,『母親曾說過父親百歲時要給他做生,她現在不在了,我們明年一定要完成她老人家這個心願』。

採訪結束,樂觀豁達的譚道深表示要好好的活著,他還告訴成都商報記者說『我百歲時,你要來見證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