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用單車上演資本「肉搏」 三方面問題日益凸顯

共用單車。

做為一種『互聯網+交通』的新業態,共用單車是物聯網應用的重要體現,滿足了人們出行『最後一公里』的需求。其商業空間也觸發了融資和市場爭奪戰,幾乎一星期就能出現一個新品牌,出現金融化發展勢頭。而這一新業態的異軍突起,既給傳統製造企業帶來了機遇和衝擊,也面臨著自身產品標準缺失、管理不善等問題,極須加以引導和規範。

根據新華報導,為此,《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了ofo、摩拜兩大共用單車CEO以及業內人士和專家,求解共用單車未來之路,以真正實現互聯網企業盈利、傳統製造企業受益和解決群眾出行需求的『多贏』局面。

發展的未來是萬物互聯

共用單車幾乎成了最熱門的話題之一。不僅在短時間內『幾何式』複製,更為物聯網的發展增加了新的想像空間。共用單車是否能成為全球化的企業?未來還能怎麼『玩』?怎麼應對當前較為突出的『亂停放』?帶著這些問題,《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了ofo創始人兼CEO戴威和摩拜單車聯合創始人兼CEO王曉峰。

對於共用單車未來的發展,ofo創始人兼CEO戴威說:『我們發現,共用單車是物聯網的重要應用場景,新技術也將對共用單車產生顛覆性的改變。ofo正在與中國電信、華為合作研發基於新一代物聯網NB-loT技術的共用單車智慧解決方案。未來,通過自行車這個出行工具,可以把生活的各個方面連接起來。萬物互聯是可以實現的,希望從共用單車開始,讓城市生活變得更容易。』

摩拜單車聯合創始人兼CEO王曉峰表示,假設現在一個城市有1000萬輛社會自行車,每個人每個星期可能只使用3、4次。但如果通過自行車周轉率的提高,用更少的車服務更多人的出行,就可能減少社會自行車,或許連停車用地也可以減少。未來最希望的還是更多的人騎車,主動去做更多減少擁堵、改善空氣質量的事情。希望企業也要堅持初心,做一些對社會有意義的事。

對於共用單車未來『走出去』拓展海外市場,王曉峰說:『我們自己的軟硬體的優勢,使得我們有機會從大陸走出去,成為一個全球化的企業。2015年全世界域名交易的前100強裡,按照交易金額排名,裡面就有摩拜們購買的mobike.com,這已經在為國際化做準備。因為一看到這個域名,英語文化圈的人就明白說的是mobile bike,這也是為什麼在選擇資本時,摩拜選擇了能為國際化引入資源的祥峰投資和攜程。但國際化將會在做好周密安排的基礎上進行,不會冒進。』

戴威也說:『ofo的標誌就像一輛自行車,便於讓全世界的人理解我們做的事情。2016年底,我們在新加坡、美國硅谷和英國劍橋開通了海外城市服務,現在每天差不多有1000個訂單。今年底我們要擴展到10個國家,未來,希望全世界都把ofo當成一種好用、便捷的短途出行工具。』

隨著投放量增加,一方面,共用單車引發『亂停放』等管理難題。對此,戴威表示,ofo建立了車輛維保制度和專業運維團隊,對城市投放的共用單車進行了網格化管理。大網格裡有小網格,小網格裡有運營師傅在街面上巡視。小網格大小一般在兩到三站路之間的距離,每個運營師傅要負責管理800到1000輛車,包括管理亂停放、查看車輛狀態是否有損壞、打氣維修、調度等,這在共用單車秩序維護上起到了一定成效。

王曉峰介紹說,做為共用單車的始創者和推廣者,企業也不會『只生不養』,回避自己的社會責任。『目前我們對亂停放者採取扣信用分及提高租金的方式進行懲戒。摩拜也和百度雲聯手進行了智慧推薦停車點建設,通過精確定位演算法迅速準確的定位單車停放位置及狀態,進一步提升對車輛的管控能力,借助科技手段協助用戶更方便快捷地進行車輛的有序取放,未來將對合規停放的用戶進行獎勵。』

另一方面,不文明用車等行為也給共用單車公司造成一些損失。不過,戴威認為,損失比例很小。『目前我們三個月的不活躍車輛只佔1%,這些不活躍車輛可能包括車被破壞、被拿回家、被上私鎖等情況。事實上,隨著「共用」理念深入人心,一些不文明的使用習慣正在逐漸改變。』

資本推動下的『爭奇鬥艷』

《經濟參考報》記者注意到,共用單車的商業空間觸發了融資和爭奪市場之戰。3月1日,ofo宣布完成D輪4.5億美元融資,稱上線18個月以來已經融資7輪。此前,摩拜單車也完成了D輪2.15億美元融資,優拜單車、小鳴單車等也宣布獲得大額融資。

三月春色怡人,周末的城市街頭,橘色、黃色、綠色的共用單車『爭奇鬥艷』,三五成群的『單車派對』也在校園周邊肆意的展示著青春的活力。而在和煦的春風之外,『百車之戰』正陷入膠著。

多少是為了迅速卡位、待價而沽,多少是為了攻城略地、爭奪用戶,甚至會不會有企業單純衝著押金而來,還有幾家企業在堅持『緩解擁堵、減少霧霾』的初心?這種新興的共用模式能否盈利,又能持續多久?

品牌越來越多,幾乎『一星期就能出現一個新品牌』。如,hellobike在福州投放了3萬輛單車,福建莆田針對本土市場創立卡拉單車;北京市海澱區創立的智享單車,則回收轄區老舊、閒置自行車投放市場……這些品牌有的主打三、四線城市,有的推出『免押金』『免費騎』等營銷策略,競爭十分激烈。

然而,盈利模式是可持續發展的根本,也是共用單車行業面臨的巨大挑戰。隨著用戶數量增加,高頻次騎行有可能降低成本。ofo創始人兼CEO戴威告訴記者,ofo單車造價幾百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一輛車每天只需要完成1.5單,就可以抵消所有的車輛折舊與公司運營成本。

『互聯網商業拼的是流量和用戶,市場佔有份額是一方面;第二要看平台的資源,比如上游工廠和下游區域管理資源等;第三則要看供應鏈能力,包括車輛產能和維護,這是由效率和成本支撐的關鍵環節。』中國電子商務協會物流聯盟專家委員會主任黃剛說。

不少業內人士認為,從商業模式上說,共用單車極具想象空間。共用單車的APP所帶來的龐大用戶流量和資金沉澱,都有很大的商業操作空間。物聯網的發展也為共用單車打開了更大空間。

天津市自行車電動車行業協會理事長劉學權表示,按目前共用單車的投放範圍來看,全國總需求量初步估計在2000萬輛左右。『以每輛車平均每天5個人騎計算,產品使用壽命約在2年,未來每年將會有1000萬輛的修補市場,而這個市場將成為未來制造企業爭奪的關鍵。』

三方面問題日益凸顯

共用單車的快速發展,給傳統自行車制造企業帶來了新的發展機遇,釋放了產能並且產生了規模化效應。不過,也給行業提出了新的挑戰,將對傳統自行車產品市場帶來衝擊。

一是需求將迎『天花板』。業內人士分析認為,共用單車不斷取代現在的城市輕便自行車。未來,大陸自行車市場總的需求量將由現在的2500萬輛下降至2000萬輛左右。

『今年產量會很高,明年就可能減少了,共用單車普及程度越高,對傳統產品的衝擊就越大,需求此消彼長。』劉學權表示,隨著共用單車運營企業開發國外市場,未來也會衝擊國外的自行車傳統業務和渠道。

二是部分企業陷困境,引發行業再『洗牌』。未來總需求的下降對已經產能過剩的自行車行業來說是雪上加霜,尤其對那些沒有研發能力,拿不到共用單車訂單的中小型企業,更是生存的挑戰。

三是行業標準缺失,政府監管空白。記者採訪發現,由於共用單車的使用環境『較為惡劣』,企業按現有標準生產的部分車輛是『不符合要求』的。之前的一些零部件標準沒有考慮到共用單車『防盜耐用少維護』的特點,而實心輪胎,智慧鎖這類『新裝備』,目前則根本沒有標準,每個企業做的都不一樣,相關部門無法進行有效監管,市場極需建立規範統一的行業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