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監會開鍘資本流氓們 劉士余來真的

證監會對多倫股份董事長鮮言開出了「史上最大罰單」,更終身被禁入證券市場。

證監會在3月30日晚對多倫股份董事長鮮言開出了『史上最大罰單』,鮮言董事長還被終身禁入證券市場。鮮言曾導演匹凸匹上演『大陸首家互聯網金融上市公司』大戲,更因炮製了慧球科技1001項奇葩議案而臭名昭著。如今,這個肆意踐踏市場規則的大鱷栽了。傳言,鮮言已經失聯。

根據鳳凰網報導,34.7億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巨額罰單,釋放什麼信號?3月31日,《人民日報》就有權威解讀:頂格處罰『資本流氓』體現監管決心和魄力!

顫抖吧,資本流氓們,劉士余來真的了。最強監管之箭射向何方?

莊家

凡股必莊。這是A股市場流行多年的想像,無法一一證實卻又像魅影般存在。坐莊者,既有上市公司控制人,也有機構,或者游資與牛散,各大邪門歪道皆有其獨得之秘。這一次,藉著鮮言,證監會給廣大投資者好好上了一課,將莊家以往頗為神秘的『五虎斷魂槍』逐一拆解了一遍。

『五虎斷魂槍』都有哪些招式?

第一招:集中資金優勢、持股優勢連續買賣;第二招,利用資訊優勢控制資訊披露節奏及內容操縱股價;第三招,在自己控制的帳戶間進行交易,俗稱『對敲』,自買自賣;第四招,虛假申報,造成假像;最後一招,瞞天過海,不按規定報告、公告其持股資訊。

看起來,這些招數都挺厲害,但是,坦率的講,鮮言操控多倫股份的套路,可以說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我們簡單來個劇情重播。據《中國經濟周刊》報導,2012年,趁著多倫股份股權結構分散之機,鮮言以較小成本入主多倫股份,隨後開始其坐莊之旅,其高潮則是多倫股份,欲轉型為互聯網金融公司,而更名匹凸匹。

『匹凸匹』因與『P2P』諧音,多倫股份稱其擁有的www.P2P.com域名估值達10億元。在遭受調查後,多倫股份承認此番轉型一無正式業務、二無人員配備、三無可行性論證,甚至連經營範圍變更都尚未獲得工商部門審批,只處於設想之中。令人感慨的是,靠這個奇葩更名,匹凸匹贏得二級市場的狂熱追捧,股價大漲,讓鮮言狠賺了一把。那個時候,不知道鮮言私下裡是不是一邊數錢,一邊笑著說傻子真多。

上帝欲使其滅亡,必先使其瘋狂。在資本市場游刃有餘的鮮言,雖屢遭處罰,卻未懸崖勒馬,反倒越來越視規則如無物。今年1月3日,在鮮言的操控下,慧球科技向上交所提交的1001項議案,被以非正常方式洩露,其中竟包括『關於公司堅決擁護共產黨領導的議案』、『關於堅持釣魚島主權,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議案』等匪夷所思議案,引得輿論大嘩,直接挑戰了監管層的底線。

而狂妄如鮮言並非只此一家。三月初,證監會就接連通報牛散唐漢博操縱6家上市公司的違法案件,對唐漢博頂格處罰12億元。三月末,像元力股份『高送轉』這樣貌似名門正派的打法,也被深交所連發7份問詢函質問。在『鮮言們』展示各種操縱股價、收割韭菜套路之時,監管層的話被當耳邊風忽視了。

嚴控

『過段時間,大家還會看到證監會公布有影響力的的案子,包括忽悠式重組,忽悠式並購,逮到了不小的案子。』2月26日,劉士余在國新辦的新聞發布會上透露。

這些年,重組並購一波波來襲,VR、直播、影視、手遊等虛擬領域更是熱火朝天,諸多概念股的股價有的一飛衝天,有的坐上過山車。不過,這些領域的重組明顯收緊,如暴風集團的多項收購被監管層認為不靠譜而遭否決,小燕子趙薇擬收購萬家文化的行為也最終流產。眾多案例清晰顯示:監管層限制對虛擬領域的重組,其目的之一就是驅趕資金進入實體經濟。

重組政策收緊的另一大目標,則是為一直被爆炒的『殼資源』熱降溫。在A股,一個空殼往往價值20、30億元,一旦被借殼重組,被借殼方就能全身而退。2012年,『創業板造假上市第一股』萬福生科案發後,湘暉系入主,3年多後,萬福生科只剩下一個空殼,卻成功轉手給了聯想控股旗下的佳沃集團。不到4年,湘暉系靠一個殼賺了9億元。

當然,這些似乎都還不算劉士余所提到的忽悠式重組大案。

3月10日,證監會新聞發言人張曉軍稱,2013年-2015年,九好集團曾用虛增服務費用等花樣繁多的惡劣手段,將自己包裝成價值37.1億元的『優良』資產,與鞍重股份聯手進行『忽悠式』重組,以便未來達成到借殼上市的目的。在處罰中,證監會抽絲剝繭,詳細披露了這出『忽悠式』重組的種種細節,其翔實程度似乎在說:再隱蔽、再複雜的手段也躲不過監管的照妖鏡。九好集團、鞍重股份受罰同時,其保薦人西南證券也難辭其咎。證監會表示,在被立案調查期間,暫不受理西南證券作為保薦機構的推薦、相關保薦代表人具體負責的推薦、公司作為獨立財務顧問出具的文件。

《中國經濟周刊》表示,不管是頂格處罰九好集團,還是對西南證券『下重手』,再看看監管層的屢屢表態,都在傳遞有力的資訊:併購重組審核監管的『高壓』態勢仍將持續。  

制度

劉士余說,現在要啃的都是硬骨頭,但是,資本市場發展到今天,給我們啃難啃的骨頭提供了良好的外部環境。綜觀全球資本市場,上市公司流動性是資本市場的靈魂,有上市就當有退市。然而,強制退市始終是A股最難啃的硬骨頭。2016年,欣泰電氣的退市被視為第一大案,無疑具有標桿價值。2016年7月8日,欣泰電氣因大規模財務造假,收到證監會的『史上最嚴罰單』—強制退市。儘管時隔5天後欣泰電氣復牌,但當天股價封死跌停,市值蒸發約20億。

值得一提的是欣泰電氣的承銷商興業證券。2016年1月實施的IPO新政,對保薦人的諸多內容作了大幅修改,其中,保薦人承諾因其為發行人首次公開發行股票製作、出具的文件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給投資者造成損失的,將先行賠償投資者損失。作為欣泰電氣的承銷商,興業證券就出資設立了5.5億元的先行賠付專項基金,還被沒收違法所得和罰款共計5700餘萬元,其損失之慘重,足為後來者借鑒。一個個大案背後,不僅表明了監管的決心和魄力,更顯示逐漸扎緊的的籬笆。

今年以來,A股市場重磅消息頻頻,監管層的一個重大動作卻在悄無聲息中展開。3月26日,公安部證券犯罪辦案基地、遼寧省公安廳駐遼寧證監局執法協作辦公室正式揭牌。要知道,這是公安部2016年底在全國確定的五個證券犯罪辦案基地之一,專門承辦特別重大的證券犯罪案件,提升對專業領域經濟犯罪活動的集群打擊力度。

此外,2017年,資本市場制度建設最大的期待無疑是修改《證券法》,其中的重要內容之一,就是更好的保護投資者,增強對違法行為的打擊力度,嚴厲打擊虛假資訊、價格操縱,內幕交易等違規行為,並增加監管當局偵破和偵查的手段。

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的無縫銜接,對提升打擊合力的作用,恐怕再怎麼高估都不過分。今後,興風作浪的妖精們真的應該歇著了。

不管是什麼套路,只要是在資本市場興風作浪,都在嚴打之列。證監會主席劉士余說了,『對於資本市場的亂象,我們及時亮劍,堅決亮劍,該盯住的線索盯住不放,該立案的及時立案,該徹查的及時徹查。』 誰還心存僥倖,想要試試監管之劍是否鋒利的,儘管上。

作為一個小散,讓我們等待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