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英語老師到網路經紀人 網紅「五爺」的華麗變身

27歲的陳小陶正在其中一個直播間裡,旁觀一位網路主播的直播工作。

聲音甜美、身材姣好的女主播她們是怎樣一夜之間成為『網紅』?吸引她們的到底是金錢還是對『出鏡』的渴望?

根據青年公社報導,在位於成都市中心的某樓盤,27歲的陳小陶正在其中一個直播間裡旁觀一位網路主播的直播工作,偶爾在耳邊細語指點,偶爾糾正主播的儀態,提示不要使用違禁詞語,在觀察到粉絲數量激增的情況下也會接過話筒,以好友的身份和該主播一起與網友互動。這個在某貓直播平台上被網友封為『最真性情女主播』的女生,其主要身份則是一家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的投資人,是手下40多名網路主播口中的網紅工廠—『五爺』。

上午10點,敲開陳小淘房門時,她將正在閱讀的一本中英雙譯版《擺渡人》放在了桌上。『看英文電影、英文書曾經是我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2014年大學畢業後,陳小陶憑藉出色的英語水平在成都某國際兒童學校就職,當了兩年多的英語老師,隨後去了某世界500強外企做行政。在2016年一次外地遊玩的過程中,進行了直播仿若打開了一個新的世界。

『當時我是看同行的朋友在玩直播,就在休息途中也開了直播影片隨意聊天,粉絲竟然從幾人很快上升到幾千,不久後就收到陌生網友送的遊輪、遊艇等各種禮物。發覺聊天原來可以這樣有意思!』陳小淘回憶起初識網路直播時的感受。

有人說我們生在了最好的時代,也生在了最壞的時代。最好的時代,是從物質條件和生活水平上來說的,最壞的時代是從人文情懷角度來講的。

2016年可謂是直播行業爆發的元年,直播,是一種實在性、互動性顯著的互聯網傳播內容的形式,一大批主播們在那時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在各大直播App裡,通過傳統秀場直播、遊戲直播和個人秀直播等方式進行與網友的交流。

而據國內某知名網站發布的《2016年中國在線直播行業市場發展概況分析》來看,有2億多網友願意為這種形式的交流方式『買單』。直播的盛行,讓陳小淘也逐步加入到網路主播行業,所以從去年開始每天堅持直播3~6小時,有時候收入竟少則也有上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陳小淘笑言自己就是對的時間抓住了最好的機遇,也許現在的人更願意隔著螢幕來消遣娛樂或散心。

『其實當時就是聊聊天唱唱歌就會有很多網友來圍觀。』這是陳小淘最初對這一行業的認識,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她發現很多長相並不甜美,也無特長的女主播們會一夜之間『逆襲』,讓她的排名靠後導致粉絲關注量持續下跌。那時因為想要全心全意做網路主播的她已經辭去了外企的工作,一時之間有不安也有疑惑。

一次偶然的朋友聚會,陳小淘認識了來自哈爾濱的『三哥』,三哥做過文案,媒介傳播經驗頗豐。『現在有一個新名詞叫公會。』就是專門管理主播的公司。通過星探方法去挖掘有顏值的美女,會玩遊戲的帥哥,進行培訓,實習,然後正式上崗全職做主播,如今很多的網紅就是這樣幕後操作的。』陳小淘說,自此一拍即合與三哥成立了『公會』,從吸收身邊有一定顏值有一定特長的朋友加入網路主播行業,到發展到如今全國各地都有自己的員工。

網路主播自身,並不能促成粉絲極速增長的神話,這時候就輪到『公會』經紀人出動了。陳小淘從自身做起,在參與公司管理工作的同時,每天堅持直播至少3個小時,以自身的儀態談吐妝容作表率,以主動了解VR、AR等先進設備,每天瀏覽大量新聞增強談資等方式給員工們作示範,以此帶動她們的積極性,也要求每名員工堅持做到與時俱進。同時聘請專業人士通過大數據分析來完善用戶體驗,幫助她們增加粉絲量,開展線下業務洽談。

『我們公司目前最小的主播是那個穿白色針織衣的小姑娘,95年,是川內某知名藝術院校的大學生。』陳小淘指了指正在直播間裡和網友互動酣暢的一個女孩。『她特別有才,唱歌舞蹈鋼琴大提琴樣樣出色,目前在某貓直播平台上人氣極高。』如今很多大學生都加入了直播行列,依靠個人特色來吸引粉絲,也依靠粉絲們的打賞,撈到人生的第一桶金。

『以前是只需要在粉紅色的直播間裡玩弄可愛,裝裝俏皮,就可以圈粉,那是小而美的圈地自萌而已。我們挖掘的則是因自身優秀而有無限潛能的主播。』在談到如今『網路主播』一詞似乎變成是有色眼鏡下的貶義詞時,陳小淘表示非常不滿,在她的理解之下,這只是一個能推廣人才,也能通過正規途徑賺取收入的普通工作。

她認為,成立『公會』的目的是在賺錢的同時,為手下的網路主播們挖掘更大更多的可能性。比如去年和某連鎖咖啡廳的廣告合作,與某成妝學校的校慶合作,都讓員工們以直播的方式展示了自己的出眾才能,這是僅憑主播的一己之力無法實現的事情。

深夜10點,陳小淘一邊劇烈的咳嗽,一邊給員工開著影片會議。『每天做直播說太多話,嗓子很難受,可是這樣的工作是我真正熱愛的。』想起林清玄的一篇文章,名為《百合花開》:『百合剛剛誕生的時候,長得和雜草一模一樣。但是,它心裡知道自己並不是一株野草。它的內心深處,有一個內在的純潔的念頭:我是一株百合,不是一株野草。惟一能證明我是百合的辦法,就是開出美麗的花朵。

當被問及從英語老師、世界500強外企到如今的『網紅工廠五爺』的職業轉變有無失落感時,陳小淘說『直播盛行的年代,做我認為最前衛的事,很酷。即使有一天直播不紅了,至少由此延伸出來的更多機會也是一種收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