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吳剛自稱老實人 演「達康書記」前挺忐忑

吳剛。

換做是十年前,『達康書記』吳剛怎麼也不會想到,有一天自己會成為『網紅』『表情包』『流量擔當』。這個在話劇舞台上摸爬滾打了三十多年的老演員,早在多年前就拿到過話劇界的最高獎項『金獅獎』。憑藉一個小品中的配角,又成了央視晚會的香餑餑,可他卻『放棄了走穴,做個老實人』。

根據新京報報導,十年前,開始演電視劇、電影後,一部《潛伏》讓人對他恨得牙癢癢,一部《鐵人》更是拿到了金雞獎最佳男演員獎。

從舞台到螢幕

在家『練武』好幾年

從1985年進入人藝以來,吳剛就沒離開過話劇舞台,三十多年來,他參演過《天下第一樓》《雷雨》《茶館》等二十餘部話劇作品,《雷雨》《日出》《北京人》,曹禺的三部大戲他都演過。2007年更憑藉話劇《嘩變》摘得大陸話劇最高獎『金獅獎』。

電影《開天闢地》開拍前,導演謝晉想找吳剛飾演毛澤東,給劇院寫了好幾封信,問能不能讓他進劇組。於是之愣是沒給謝晉面子。『那時我在《天下第一樓》演孟四爺,戲並不多,當時覺得既然有戲在身上,就沒去。現在一想,沒演也挺好。萬一當時演了、被定型了呢?那現在我就成—特型演員吳剛了,就完了。所以我要感謝于先生。』

和同期其他人藝演員馮遠征、丁志誠相比,一直迷戀話劇的吳剛踏入影視圈的腳步算是晚的。他曾對新京報記者說,沒拍戲前一直在家『練武』。『但影視是趨勢,演一部作品,全國都知道了。』

2006年,吳剛主演了曹保平導演的電影《光榮的憤怒》,飾演一名新上任的村支書。雖然是一部小成本電影,但很多人因為該片記住了吳剛。『拍攝期間,當地好多人來圍觀,我就往牆頭上一蹲,轉頭問周圍的人:哎,拍電影呢,男主角呢?周圍的人說,是啊。然後也跟著找。那個時候我就覺得:這戲成了。』

演《潛伏》招人恨

經典橋段如今成景點

在出演《人民的名義》中的李達康之前,吳剛最為人熟知的角色當屬《潛伏》中的軍統天津站站長陸橋山。無論是陸橋山還是李達康,從演員的角度來看,身在官位都要喜怒不形於色。

儘管陸橋山在劇中並非主要人物,但當年網友仍用『秒殺』來形容他的演技,『能夠在有限的戲份中爆發能量』。但最初,吳剛本想演的角色卻是李涯,陸橋山在原劇本中的戲非常少,因為太喜歡《潛伏》,吳剛和姜偉(《潛伏》導演)喝了一夜酒,最終討論出了現在的陸橋山。吳剛後來聽說,橫店拍《潛伏》的地方,陸橋山被擊斃的那個小館子,『有個牌子,上面寫著:陸橋山被擊斃處,成景點了。』

這之後,他又先後飾演了電影《梅蘭芳》中圓滑的費二爺、《白鹿原》中扭曲的鹿子霖、《徐悲鴻》中糾結的藝術大師徐悲鴻、《鐵人》中俠骨柔腸的王進喜,更憑藉後者獲得了第27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男演員獎。

[回憶殺]

《換大米》火了也沒敢去走穴

相信很多人都記得當年郭達演過的小品《換大米》,劇中與郭達、楊蕾搭戲的那個練美聲的小伙子,正是吳剛。上世紀九十年代的央視小品最能捧紅演員,吳剛說,那時北京人藝每年的話劇演出很多,趕上排練或者到外地演出的時候,根本沒時間再演晚會小品。小品雖小,排練過程卻很漫長,一個人物只有三五分鐘時間,這是對演員功力的考驗。『那時央視晚會大紅,很多人開始找我演小品,我也沒去走穴,我是個老實人。如果急功近利走一條路但不會長,那我覺得還是慢慢來,這樣好。』

『達康書記』是如何練成的?

角色

Q:達康書記現在這麼紅,能講講你是怎樣理解和詮釋這個角色的嗎?

吳剛:其實當時接這個戲的時候也是挺忐忑的,因為你要出演一個市的市委書記。但咱們沒見過這個市委書記、市長什麼的,我認識人家人家不認識我。其實戲拍起來之後,才發現演官員是很難的。80%時間在開會,剩下的就回家,所以非常枯燥,怎麼能夠把他演得稍微活一些,豐滿一些呢?我們在底下下了很多的工夫。

發型

Q:在大多影視劇中,凡是涉及官員通常都是臉譜化的功能性角色。為了打破以往的同類形象,做了哪些突破?

吳剛:我觀察官員們的髮型,大部分是分頭和背頭,我破了這個習慣,弄了寸頭,顯得有些土,但是符合人物性格。直到開拍前一天晚上10點,我還在試妝,化完妝一睜眼,就覺得這個人物不是吳剛了,我心裡就踏實了。

茶杯

Q:有網友發現,『達康書記』在劇中特別喜歡喝茶,水杯不離身。

吳剛:我非常喜歡喝茶。無論是在劇院拍戲,還是在外邊拍電視劇、電影,必須得喝點水。光喝白水,不是沒味兒嘛,就喝點茶唄。拍戲也很辛苦,而且這戲裡面有大段的台詞,要把聲音儘量保持有點磁性,就必須得喝點兒水,保持一種能量。那個杯子就是我自己生活中用的杯子。

這戲拍到中後期時,我的這個『御用水杯』不慎打碎了。正好趕上有一場戲,我就想(這個水杯)要怎麼接?我跟秘書說,趕快去把我的水杯拿過來,實際上我在暗示他,我那水杯落在車上了,這樣就對觀眾有一個很好的交代。後來劇組的工作人員跑了四五家店,給我買了一個一模一樣的水杯。

爬鷹架

Q:觀眾都誇你在大風廠爬鷹架時身手矯健,生活中是會健身的人嗎?

吳剛:其實當時那個大架子是讓演員上下場方便的。那場戲是非常緊張的,這種大環境下,如何能夠讓這種緊張情緒更為突出,加上達康是個雷厲風行的人,總是急火火的,就和導演、攝影商量了一下做了這個設計。

夫妻檔

Q:劇中,和生活中的太太岳秀清出演了一對螢幕夫妻,發現你們很喜歡一起搭戲?

吳剛:岳秀清之前跟導演李路合作過。所以李路說,正好李達康有一媳婦兒,還得讓岳秀清來。我跟岳秀清合作還是挺快樂的,因為相互的了解、默契,在這個戲裡邊其實還是挺關鍵的,尤其是演夫妻,很多細節都是生活化的。

岳秀清:劇中有一場戲,是我飾演的銀行副行長歐陽菁準備逃跑,就讓丈夫李達康送自己去機場。兩人分離時,我倆就加了劇本中原本沒有的『感情戲』。其實,我不太避諱夫妻(一起)演,我與其他演員配戲,都是以人家為主,按照劇本走,但與吳剛合作的時候,只要我說得對,他都接受,我們兩個人非常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