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夜間地下工作者 25年來保護著2400萬人

夜間的地下鐵充滿奇幻色彩。

上海有2400萬人口,地鐵每天的客流量超過1100萬,鋼軌一天平均被碾壓200多次。高強度的工作下,鋼軌容易產生裂痕,嚴重的話會折斷,所以每天晚上都需要檢查。

根據鳳凰網報導,你可能從沒見過停運後的午夜的地下鐵。

null

我叫肖桂海,1992年進入上海地鐵,成為一名軌道探傷工人。

我的工作是每天晚上檢測鋼軌有沒有損傷。

25年裡,我晚上工作,白天休息,幾乎沒看到過早上八九點的太陽

null

null

我所在的團隊負責地鐵1、2、3、4和12號線,2016年檢查出306處傷,避免了多起潛在的事故。

上海有2400萬人口,地鐵每天的客流量超過1100萬,鋼軌一天平均被碾壓200多次。

高強度的工作下,鋼軌容易產生裂痕,嚴重的話會折斷,

null

null

所以每天晚上都需要檢查。

黃色小車是我們檢查鋼軌的工具。架在鐵軌上推著走。塑膠桶裡要加水,就像醫院裡做B超一樣。

一晚上要走4公里,最長的有6公里。25年裡,我走了將近40000公里的路。

null

null

null

我看到的地鐵隧道總是黑漆漆的。

但也看過不一樣的上海夜景。

null

每天午夜,最後一班地鐵入庫,我們就開始工作了。

先到梅隴基地集合,然後出發去不同的站點檢查。

null

null

通常一根鋼軌需要兩個人配合檢查,確保檢測結果更準確。

null

檢測到的重傷軌要換下來,標記後可以作為傷損樣本保存,再進行研究。

記得九幾年發現一個重傷軌,在2號線中山公園到婁山關路這一段,鋼軌幾乎要折斷了,當時搶修了一個半小時。

剛開始工作時,下隧道是有點害怕的,黑暗中比較恐怖。

null

我記得第一次做探傷,到夜裡1點就開始睏了,但後來的25年裡,每天都是日夜顛倒,慢慢也就習慣了。

哪怕是周末,也要到凌晨3點左右才能睡著。

null

在上海,像我們這樣的探傷工人大概有三十幾個。

這份工作責任很大,但也比較枯燥、寂寞。

null

我現在帶著5個徒弟。年輕人肯做這份工作的不多,畢竟日夜顛倒,談戀愛的時間也沒有。

null

下班一般是凌晨三四點,回到家有時候天也快亮了。

25年裡,我沒怎麼和家人一起吃過午飯,對家裡的貢獻也比較少。

null

如今我兒子也在地鐵公司工作,他是開軌道車的。聽說,在外面提起我的時候,他還是蠻自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