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DOTA2決賽大陸登頂 他們如何把遊戲玩成職業

來自大陸的iG戰隊以一個任何人都沒有想到的比分,在決賽零封了春秋霸主OG戰隊,獲得了本屆DAC的冠軍。

『說實話,我到現在都還不敢相信!』iG的隊長,綽號B神的徐志雷(BurNIng)賽後默默摸了下眼角的淚水。29歲,徐志雷是大陸現役職業選手中的『超齡』選手,經歷過兩次退役、兩次復出,等這一個冠軍,他已經等了太久。

根據鳳凰網報導,3:0!4月4日晚上DOTA2亞洲邀請賽DAC決賽的歡呼聲似乎仍回蕩在東方體育中心的場館內,那個激動人心的時刻讓許多電競迷一夜難寐:來自大陸的iG戰隊以一個任何人都沒有想到的比分,在決賽零封了春秋霸主OG戰隊,獲得了本屆DAC的冠軍。這是繼去年Ti6大陸拿下冠軍後又一個重大賽事國際冠軍。

老選手的光榮與夢想

『我們根本就沒想過會拿冠軍,賽前就是準備著再被OG「教訓」一次。』隊員奪冠後激動地說,尤其是在此前被打敗之後,這支大陸戰隊是背水一戰。

對手OG有多強?這支來自歐洲的強隊是三屆特錦賽冠軍,在小組賽中創下了不敗的紀錄,在正賽中只打了兩場比賽就一直保持勝者組頭名的位置,以逸待勞的進入決賽。而大陸的iG在當天上午的半決賽中經過一番苦戰淘汰了大陸的Newbee戰隊,馬上投入總決賽的絕殺當中。

『說實話,我到現在都還不敢相信!』iG的隊長,綽號B神的徐志雷(BurNIng)賽後默默摸了下眼角的淚水。29歲,在25歲『封頂』的電競行業裡,徐志雷是大陸現役職業選手中的『超齡』選手,經歷過兩次退役、兩次複出,等這一個冠軍,他已經等了太久。

正如有玩家說:『我的青春就是看BurNIng打DOTA2。』在一個電競玩家的眼裡,他就是夢想的代名詞。當EHOME的隊長820已經坐在主播間裡很久,當年的隊友有的退役、有的成了解說主播,可徐志雷仍然是選手徐志雷,在戰場上一次次挫敗,又一次次向前。

『很多隊伍很努力,但是最後還是只能衝到預選賽門口,人人都想贏,但比賽就是這麼殘酷。』今年的亞洲邀請賽四強中,有三個大陸隊伍圍剿一個外國戰隊OG,徐志雷說,大陸隊伍的成績在國際大賽上的逐步『逆襲』,是基於目前大陸電競的職業化程度更高了。


奪冠一刻。

職業化催生下的電競產業鏈

大陸電競行業的職業化,從2013年以後互聯網的迅速發展開始。直播平台興起,人們可以自主選擇在網路上觀看賽事。大賽催生了俱樂部,類似傳統體育俱樂部開始取代原來自己租場地練習、各自為政的戰隊,用專業的教練、訓練場地、戰術來培養職業選手。

職業選手訓練的主要內容是戰術分析、集體觀看國外一流的比賽、到國外特訓,每天經歷長時間的封閉訓練,和傳統的體育俱樂部無異。因為DOTA2非常講究戰術,因此如何『打配合』是訓練的核心。『即便是五個9000分的高手放在一起,也不一定敵得過平均7000分但配合默契的戰隊。』

DOTA2的世界三大賽事,TI賽、特錦賽和SL-I聯賽,都是在電競發達的國家舉辦,而大陸目前有上百萬DOTA2玩家。為什要在大陸舉辦國際大賽呢?完美世界CEO蕭泓博士表示:『我們希望通過持續的發展,形成一個日漸完善的電競產業鏈條,持續促進大陸電競產業的發展。』


決賽現場。

整個電競行業涉及一條完整的上下游產業鏈,上游的開發商負責遊戲開發,中游的代理運營商靠遊戲產品盈利,他們決定著遊戲的品質,而代理運營商主辦的一場場國際職業賽事,又養活了玩家俱樂部、各種遊戲媒體、遊戲周邊生產商,還有電競轉播平台。

『目前上海正在崛起成為除西雅圖、法蘭克福以外的新的世界電競中心。』 蕭泓表示,完美世界目前正與楊浦區合作建立一個世界級的電競中心,每年定期舉辦世界級的電競錦標賽,布局電子競技上下游產業鏈。而創新創業的楊浦,無論是從上游研發與運營人才,電競俱樂部、電競主播等中間環節,還是下游的在線直播平台和粉絲,都有讓電競產業發展的土壤。


完美世界CEO蕭泓。

年輕人『玩』出來的職業

陳娟,圈內名號是AMS,90後女孩,『211』大學的本科生,現在是一名職業電競解說員。對於一名剛畢業兩年的大學生來說,她的收入水平比同年級的畢業生豐厚得多。陳娟所在的MarsTV上海耀宇文化傳媒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專業的電競轉播公司,除了承辦賽事轉播以外,還養著14名和她一樣的職業解說員。

有顏值,遊戲玩得好,思維敏捷,口齒伶俐,陳娟符合了當解說員的基本素質。據其公司的經紀人介紹,在電競行業內,解說員是按照『粉絲經濟』的原則,當成明星來進行培養的,她走到觀眾席上,就能引起一陣轟動,而對於公司而言,『乖』,是挑選解說員的基本條件。

陳娟是從大二那年開始玩遊戲的,最瘋狂時候廢寢忘食,一班同學到網吧裡玩遊戲跨年,大學生活裡,除了基本的功課就是遊戲。『當時只是當做興趣,沒有想過變成自己的職業,而且是一個以男生為主導的行業。』

2014年,網路電競視頻已經開始普及,本科專業學繪畫的陳娟會利用業余時間給一些比賽畫總結性的戰報,在網上組織玩家一起到酒吧看賽事直播,她就自己充當現場解說員,這個過程讓她在圈內積累了一定人氣。一次解說西雅圖的TI大賽的經歷,正好被MarsTV的『星探』看中,於是搖身一變成為了職業解說員。

在成為解說員之前,陳娟在一家平面設計公司擔任設計工作。在進入遊戲行業一年多以後,陳娟的父母才知道女兒入了這一行。『當時不知道怎麼跟爸媽解釋這份工作,就一直瞞著家裡說自己還在設計公司。』陳娟說,現在父母基本都接受了,有時媽媽還為她出鏡時穿什麼衣服出主意。

普通人玩遊戲是一種娛樂,而成為職業,卻並非那麼輕鬆。陳娟跟著公司轉播賽事,有大賽期間,一天要解說6-8場比賽。『我的風格是比較正式一點的,不太喜歡打趣鬥機靈。』為了讓自己的解說更專業,陳娟在每次解說之前都要做大量關於遊戲和戰隊的背景資料搜集,解說時盡量能多提供『乾貨』給觀眾,她稱此為『新聞聯播式』的解說路徑。

『電競畢竟是一個年輕化的行業,全國有這麼多玩家,只有那麼一小部分成為職業選手、職業解說員,年齡、天賦、技術、機遇,各種因素都有。』曾經被稱作『網癮少女』的陳娟依然慶幸自己入了這一行,讓愛好成為了自己的職業。

即便電競剛出現時備受爭議,但依然不妨礙這一行業成為爆發式發展的新興產業,並相繼被列入正式的體育專案和高校專業。屬於年輕人的狂歡,最終是曇花一現還是走向成熟規範,自會有年輕人的邏輯。


決賽的現場解說員A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