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真實太子妃升職記 韋氏效仿武則天反被斬首

韋后。

宗楚客等后黨及上官婉兒都被殺,韋氏一門被族滅,武氏也基本被殺光。韋后本人的屍體被陳屍於市中心示眾。不可一世的野心家韋后和安樂公主,就這樣黯然的收場了。

根據光明網報導, 《太子妃升職記》這樣的雷劇和真實的歷史相距甚遠。筆者在此不想說此類劇的缺陷和漏洞,只想給大家說說唐朝歷史上兩個真實的太子妃升職記,年輕觀眾不要總想著穿越回去做太子妃,那真的一點都不好玩。即便人品爆棚,得以一路過關斬將升職為皇后,也並不意味著取得了最終的勝利。

韋氏效仿武則天差點稱帝

唐中宗李顯,是唐高祖李治和武則天的兒子。他娶了一個非常漂亮的女子韋氏。在他做太子時,韋氏被立為太子妃。韋氏共為李顯生下一個兒子李重潤和四個女兒,即永泰、永壽、長寧、安樂四位公主。

684年,李治病死,李顯登基,韋氏被立為皇后。李顯一上台,就重用岳父韋玄貞,結果沒有多久,不想放棄權力的武則天就以此為藉口廢黜了李顯,將他貶為廬陵王,另立他的弟弟李旦為帝。韋氏跟隨李顯到了房州,途中生下一個女兒,就是後來的安樂公主。李顯本來就懦弱無能,被廢之后,更是草木皆兵,惶惶不可終日,每當聽到武則天派的使者來了,就嚇得要死,想要自殺。反倒是韋氏臨亂不驚,制止李顯說:『禍福無常,最多不過是一死,何必這麼著急呢!』

因為二人在房陵被幽禁期間,共同經歷了患難,備嘗各種艱難危險,所以感情十分深厚。李顯曾經私下對韋氏發誓:『如果以後萬幸,我能重見天日,一定會讓你隨心所欲,不加任何限制。』

後來,在狄仁傑的勸諫下,武則天將李顯召回,699年,將他重新立為太子。但是兩年後,他們的兒子李重潤因為在背後議論武則天的男寵張易之、張昌宗兄弟,被武則天賜死。705年,大臣張柬之、崔玄暐等人發動兵變,逼迫武則天退位,擁護太子李顯重新登上皇位,韋氏也就重新升為了皇后。

武則天在這一年十一月就死掉了,但是她留下了女主專政的典範,讓一大堆皇族貴婦人都想效仿。中宗李顯恰巧又很無能,這就更加給了韋后以暢想的空間。李顯很愛與自己共過患難的韋后,他履行了自己當年的諾言,放縱韋后為所欲為,於是韋后開始公然干預朝政。更有甚者,她在昭容上官婉兒的牽線搭橋之下,與武則天的侄兒武三思勾搭成奸,並形成政治同盟。中宗對此居然不聞不問。

韋后一黨越來越肆無忌憚,她的女兒安樂公主,公開賣官鬻爵,還想要當皇太女,甚至凌辱非韋氏親生的太子李重俊。李重俊忍無可忍,發動兵變,失敗被殺。一個叫燕欽融的人上書,指責韋后淫亂、安樂公主圖危社稷,結果被后黨、中書令宗楚客派人就在殿前殘忍殺害。中宗雖然沒有深入追究此案,但是也怏怏不樂。韋后一黨由此感到憂懼。安樂公主也想過當女皇帝的癮,念念不忘要當皇太女,於是慫恿母親臨朝稱制,好為自己以後鋪路。母女兩人一合計,居然在中宗的食物裡面下毒,把他毒死了。

韋后立十六歲的李重茂為帝,自己掌握實權。宗楚客等人勸韋后自立為帝,他們密謀殺掉皇帝和相王李旦。李旦的兒子——臨淄王李隆基與太平公主決定先下手為強,發動兵變,攻入宮中。韋后倉皇逃竄,跑到飛騎營。一個飛騎兵殺掉了韋后,把她的首級獻給了李隆基。安樂公主正在對鏡畫眉,軍士衝入,將她斬殺。宗楚客等后黨及上官婉兒都被殺,韋氏一門被族滅,武氏也基本被殺光。韋后本人的屍體被陳於街市中示眾。不可一世的野心家韋后和安樂公主,就這樣黯然的收場了。

張氏寵戰亂亡於驕橫

李隆基後來當了皇帝,就是唐玄宗。他的第一任太子是李瑛,和兩個弟弟一起,被武惠妃讒毀而死。按照無嫡立長的原則,年齡較長的忠王李亨被立為太子。武惠妃費盡心機,本來想讓自己的兒子壽王李瑁當太子,沒想到被李亨漁翁得利。而且這個倒楣的壽王後來連老婆楊玉環都被父親搶走了,這也算是報應吧。

李亨為忠王時,納兗州都督韋元珪的女兒為妾。後來李亨當了太子,便以韋氏為太子妃。不久一位姓張的女孩子被選入東宮,冊封為良娣。太子妃的哥哥韋堅任刑部尚書,與奸相李林甫鬥爭,失敗被殺。李亨害怕惹禍上身,於是上表,說自己與韋妃感情不和睦,請求離婚,得到了玄宗的批准。韋妃被廢,削髮為尼,在禁中佛舍出家。755年發生安史之亂以後,韋氏並沒有被玄宗父子帶著逃走。她被遺忘了。長安陷落,她被安史亂兵殺死在佛舍裡。

韋妃出師未捷身先死,她的太子妃升職記就這樣戛然而止了。不過,砍頭不要緊,自有後來人。張良娣由此獲得了機會。她的背景不錯,祖母竇氏是玄宗的姨媽,曾經撫養玄宗長大。她聰明巧慧,而且口才十分好。當時李亨去靈武,跟隨的士兵很少,每天夜裡睡覺,張良娣都睡在李亨身前,以為護衛。李亨說:『抵御賊寇不是婦人的事。』張良娣說:『假如事起倉促,妾以身體抵擋,殿下就可以從後面逃跑。』李亨非常感動。在靈武的時候,張良娣生了一個兒子李佋。生下孩子才三天,張良娣便起來為戰士縫衣服,李亨制止她,她說:『現在不是養身體的時候。』於是李亨就更加疼愛她了。雖然在戰亂中,張良娣並沒有被正式補缺,立為太子妃,但是她已經享受專房之寵,成為實際上的太子妃了。

756年,李亨在靈武繼皇帝位,是為唐肅宗,改元至德,尊李隆基為上皇天帝。李亨非常信任大臣李泌。他想立張良娣為皇后,問李泌是否可以。李泌回答說:『陛下在靈武得到群臣的擁護,是因為要領導平定叛亂,並不是為了自己的私利。至於家事,還是應該等待上皇的命令,這也不過就是稍晚一年半載的事情罷了。』李亨覺得很有道理,就聽從了。

張良娣此時野心開始膨脹,暗恨李泌。她與宦官李輔國勾結,培植自己的勢力,並向肅宗進讒言,害死了敢於挑戰自己的建寧王李倓。李泌於是又趁著與肅宗夜談的機會,巧妙的開導皇帝,讓他明白將李倓賜死的錯誤。肅宗醒悟,表示絕不會再犯這樣的錯誤。這就保全了別的皇子,尤其是後來被立為太子的李豫。

758年,唐軍收復長安。肅宗返回長安,冊封張良娣為淑妃,幾個月後就又立她為皇后。又立在戰爭中立下大功的成王李俶為太子,改名李豫。李豫是個聰明人,見張皇后勢大,又心狠手辣,所以委曲求全,對她非常恭敬,百般討好她。本來他這樣也沒有什麼用,張皇后一心要幹掉他,讓自己的長子李佋做太子。但是沒多久李佋就病死了,當時只有三四歲,而張皇后的次子李侗更加年幼,難以對李豫形成實質競爭。這樣,李豫才暫時被張皇后放過了。

張皇后越來越驕橫。她與宦官李輔國本來表裡勾結,專權用事,但是後來發生了利益衝突,雙方產生了裂痕,矛盾越來越深。762年,太上皇玄宗去世。沒多久,肅宗也病重。張皇后想要掌控肅宗死後的政局,密謀除掉李輔國和他親信程元振,但陰謀洩露,李輔國、程元振搶先下手,領兵入宮,在長生殿肅宗的病榻前將張皇后強行帶走,幽禁於別殿。肅宗受到驚嚇,兩天後就死了。於是李輔國等殺死張皇后及其黨羽,擁立太子李豫即位,是為代宗。

政治有風險,穿越須謹慎

太子真是個高危職業,要順利即位,常常要經過九九八十一難。可想而知,那許許多多闖關失敗的太子,他們的大小老婆,也都一起跟著倒楣了。所以,不要總想著穿越回去做太子妃,那真的一點都不好玩。即便人品爆棚,得以一路過關斬將升職為皇后,也並不意味著取得了最終的勝利,照樣隨時都有可能被宰掉。另一方面,人在獲得巨大的權力後,也往往會被權力異化,而不再是從前的自己了。韋皇后、張皇后都曾經和丈夫共過患難,表現出過人的美德,但是隨著地位的提高,逐漸利欲熏心,強橫暴虐,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假如她們能夠不改初心,嚴於律己,善自謹飭,則將會在歷史上留下一代賢后的美名,而不會得到那樣悲慘而可恥的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