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村醫燒掉病人欠條 願意讓他們欠一輩子

鄉村醫生楊全鴻近日燒掉230萬元的欠條。

鄉村醫生楊全鴻近日燒掉50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的欠條。他是河南新鄉縣七里營鎮楊屯村人,是當地的精神科醫生。

根據鳳凰網報導,這些欠條是他1969年從醫開始後病人累積欠下的。村裡有人說他是大陸『最傻』村醫,老伴埋怨他48年沒給家裡掙過一分錢。楊全鴻說,我願意讓病人欠我一輩子。

​『大部分欠的錢不了了之了』

每日人物:為什麼想要把累積50萬的欠條燒掉?

楊:太多了,這些欠條年代太久,有的都長霉了。現在放在屋裡占地方,就想著燒了。

每日人物:這些欠條上的病人,有來還錢的嗎?

楊:有的人會聯繫,有的人手頭富裕了會想起來還錢,但是大部分就不了了之了。不過,我理解,他們是真的沒錢。就算他們很多年以後再還錢給我,我也不能要,過去的事就過去了,再要也不合適。

每日人物:為什麼再要(錢)不合適?

楊:我這個人就是這樣,人得明理。對於我來說,我拍著良心說能治好病就可以了。

每日人物:您怎麼看待『掙錢』呢?

楊:我這麼年也一直沒掙到錢。怎麼把病人的病看好才是我的主題,其他的事情並不是最重要的。錢是好東西,誰都喜歡,但是人不能只為了錢而活。至少,在我心裡,錢不是最重要的。

既然選擇了,我就不後悔

每日人物:從什麼時候開始從醫?

楊:1968年自己得了膿毒敗血症,花了6000多元,政府看家裡實在困難,就減免了3000。出院後,發現農村很多地方買不到藥,所以我從1969年開始學醫,自己研究草藥,就是希望能給病人省點力氣省點錢。

每日人物:為什麼選擇做治療精神病的醫生?

楊:因為精神病人在農村特別受歧視,沒人願意給他們看病,並且治療精神病花費很高,農村人沒錢看病,所以我就想要是我能幫大家看病,又能讓他們少花錢就好了。

每日人物:什麼時候開始不收錢了?

楊:從1969年就開始了。最早我只是開草藥方子給病人,他們自己拿著方子去抓藥。但是後來發現,大家要想找到這些藥品、醫療設備太難了。所以我就開始幫大家找藥材,但是他們中有的人家實在是太窮了,實在拿不出錢。曾經有人給過我一瓶北京紅星二鍋頭就算抵看病的錢了。

每日人物:家人怎麼看待你的做法?

楊:老伴剛開始不理解我,她總說我一分錢不掙,因為這個事情老吵架。孩子也不高興。不過,我堅持了這麼多年下來,而且我不後悔,所以他們慢慢的也不說我了。有時候,我診所需要找人幫忙,我還得打電話叫他們來。

每日人物:現在你這裡看病需要花費多少錢?

楊:現在物價漲了,可能比原來貴一些,3000到4000吧,一般是5個月一個療程。不過,沒錢這些就都是虛的了。打個欠條,我該治也得治。

『看著欠條心煩』

每日人物:在這麼多年的治療過程中,有遇到醫患糾紛嗎?

楊:因為病人比較特殊,被襲擊是常有的。曾經,有一名患者來看病時突然對著我的大腿扎了一刀,還曾經有人對著我上來就是一拳。

每日人物:哪次治病的經歷印象深刻?

楊:2001年曾有一個張姓婦女因精神病,被丈夫送到了我的診所。有一天趁人不注意就跑了出去,我連續找了三天也沒找到。結果幾天後發現她死在十幾里地之外的水塘裡,後來因為這個事,我吃上了官司。

每日人物:你曾說,看到欠條心煩。為什麼心煩?

楊:留著這些欠條可能也拿不到錢,留著它幹什麼呢?過去的事情就過去。

每日人物:以後有人來看病,如果沒錢,還可以欠款看病嗎?

楊:只要有病需要治,我都管。

每日人物:您每天還要給患者上『政治課』?

楊:也不是政治課,就是一起學一些名人名言。保爾柯察金的那句就特別好,『人的一生,應當這樣度過:當他回首往事時,不因虛度年華而悔恨,也不因碌碌無為而羞恥……』

每日人物:未來有什麼計劃?

楊:我今年68歲了,心臟也不好。幹到自己幹不動那天就退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