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商業三部曲述人生 馮崙稱房地產業過青春期 

馮崙「商業三部曲」:《野蠻生長》《理想豐滿》《歲月凶猛》,皆由中信出版社出版。

他是民營企業家中的風雲人物,他被稱為商界思想家,他是熱心社會公益的先行者,他不時會客串下電影,他以有趣的表達被調侃為『段子手』,他開設自媒體並形成了獨具個人風格的商業IP。

他是馮崙。

根據新華網報導,繼2007年的《野蠻生長》、2011年的《理想豐滿》之後,近日馮崙推出了『商業三部曲』收官之作《歲月凶猛》。書中他總結了自己30年來的經營與人生經驗,講述大時代鏡像下的人物和故事,並首次公開了少年馮崙日記。

回望『商業三部曲』,馮崙坦言,這是人一生中所包括的全部階段和擁有的所有感悟。經歷過青年時代的《野蠻生長》後,《理想豐滿》是歲月磨礪後仍然保存著的理想和激情,以及觸摸未來時所留下來的溫度,而《歲月凶猛》更像是一位中年人手裡捧著的一杯溫熱的老酒,既有對過往甘苦的回味,也沉澱出對世事洞察的通達。

作為昔日名揚天下的萬通七君子之一,馮崙的房地產生涯,或者以一個成功的地產商人標準來看,未必能打滿分。馮崙執掌企業的功績或許也與過去二十五年大陸房地產業黃金世紀並不匹配。但作為一個勤思考、懂哲學,介入其中又適時置身事外的獨特角色,馮崙,堪稱一位優秀的點評者和紀錄家。

『回憶』並非《歲月凶猛》的主色調,相反,馮崙的目光投向了『遠方』,『趨勢與未來』是出現頻率最高的辭匯,對房地產將向何處發展、互聯網是成本還是競爭優勢、創造的成本為什麼會越來越高、人工智慧時代如何改變商業世界等問題,馮崙『有話要說』。

[對話馮崙]

新華網:梁漱溟曾說人這一生要解決三大關係:人與物之間的關係、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人與內心之間的關係。相較《野蠻生長》和《理想豐滿》,《歲月凶猛》裡的文字似乎更多著墨在第三層關係上。

馮崙:沒有這麼深層,內觀其實很不容易。我們從小的教育,包括我們的感受、經驗實際上都是在外觀。我們看大人眼色、領導眼色、鄰居眼色、客戶眼色,外觀也會根據外部的情形做出一些反應。其實經過人生的錘煉經驗,到中年以後,有時候會進入不斷的反省,這個不斷的反省就是內觀,就是看自己。通過看自己、調整自己來適應別人。解決自我跟自我的關係,就是解決別人認為的你和你自己認為的你的關係,以及解決你自己的觀念和肉身的關係。

這些實際上在宗教哲學理都有很多方法,也有很多解釋。人到一定的經驗和生命體驗以後,往往會回歸宗教和哲學,很多時候是這樣。哲學當然也講對外部世界的看法,叫世界觀,但是宗教解決的是跟自己的關係。從『野蠻生長』到『理想豐滿』到『歲月凶猛』,實際上我覺得就是經歷了這樣一個過程。

新華網:你信奉『性格決定命運』,作為『白鹿原』的後裔,哪些思維定式和性格是這麼多年一直保持著的?

馮崙:我是陝西人,『白鹿原』的後裔。陝西人性格最重要的一個是『緩』,就是『慢』,把所有的事情放在一個寬鬆的時間空間環境裡來解決矛盾,就是不急嘛。因為急則燥,燥就容易出事。也種性格正面表達叫『毅力』,負面表達是『緩』、『慢』,表現出來就是『執著』。比如我答應一個事,我決定一個事,我可能中間放下五年,但是過五年我又撿起來還要做。比如說像紐約中國中心做了十五年了,我飛了五六十次過去,這些都是毅力。

另外一個,陝西人是農耕社會,農耕社會人跟人之間的關係很講究。農耕民族比較講禮、講次序,就是人和人關係的調解方式。所以陝西人最高境界的『禮』就是給人面子,謙卑和尊重別人。陝西人常講『把人給尊重一哈』,這在我身上也表現的比較明顯,在很多時候都委屈自己,尊重別人,讓別人更有面子,這是陝西人很大的特點。

陝西人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宏觀思維,內心非常激蕩。陝西人算帳從來都是從五千年來算的。陝西人的宏觀思維和內心的那種優越感帶來了責任感和激情,胸懷的常是家國情懷、社會,但是他們把這種熱情、激情掩蓋在表面上的平靜和緩之下。我在陝西生活22年,這些對我的性格和思考問題和做事的方式都有影響。

新華網:越來越多的企業家注重自己的公眾形象,有可能帶來正常經營不能帶來的榮譽和利益,但對於企業家而言,這同樣有一定的弊端。怎樣權衡這個利弊?

馮崙:一個人在成為公眾的形象代表,公眾心理期待人物,或者是一個符號,具有了公眾性以後,當然大家會寄托很多願望、情感和價值追求在這個符號上面,這樣的話這個人本身就脫離了肉身,獲得了一種公共性、外部性和完美性。有了這些東西以後,當然他可能獲得很多意外的收獲,包括品牌溢價和很多便利性。但另一方面它也是脆弱、易碎的,一個醜聞他可能就從天上掉到地下了。

所有的公眾人物都具有這樣社會給你的增類額外的好處,也會同樣面臨退類得到的額外索取。就是大家給你投了十分的感情,但是索取的時候會按二十分要回來,所以你還會面臨著最大損失的可能性。這種由社會公眾給你的一個增類過程和帶來的情感性價值的信寄托包裝出來一個公眾形象,實際上就像天上的氣球,高高的飄著很完美,但是經不住一根針扎,一根針一扎就爆炸了。這也提醒企業家們你要承擔一種公眾形象的時候,就必須更自律、更節制、更謹慎、更負責任。

新華網:在你身上同樣也有媒體加諸的商業哲學家、思想家甚至是『段子手』這樣調侃的標籤,在商業地產、娛樂圈似乎都行走的游刃有餘,你怎麼看待自已的角色?

馮崙:這是一個兩難困境。一方面你的性格帶來了便利,跟大家溝通非常容易,也輕松,得到大家的喜歡。另外一個,大家強化了媒體賦予的符號以後,對你的期待也很高,高到有時候你勝任不了。比如說我們現在和朋友、同學、企業家聚會以後,他們都會說『來一段』,把我當郭德綱可不行,我沒有那麼大本事。這個時候你就發現這是兩難,你的性格特點、表達方式、風格被大家接受,那是有利的,但是這個被過分強化了以後,讓你有時候也很窘迫,有時候不能適應大家的期待。

新華網:你判斷未來大陸經濟將依靠創新驅動增長,互聯網、雲端計算、人工智慧、基因生物、大娛樂大健康五大產業將迅速崛起,房地產已成為製造業『舊人』,但同時又認為房地產又處於盛夏,還有巨大的空間,為什麼這樣說?

馮崙:是這樣的,房地產這個行業在新一輪的經濟增長當中,仍然是一個重要的,也是一個支柱性的產業。但是從行業自身來說,出現了一個轉折,就是由開發時代進入到後開發時代。從開發時代來說已經是『舊人』了,從後開發時代來說,現在是黃金期。就相當於你青春期以前的事兒結束了,青春期以後困難又到了,因為你要就業、娶媳婦,但是好的人生也開始了,你可以生娃了。

開發時代是什麼呢?當時我們靠三樣本事掙錢的,第一土地增值,第二房價增長,第三就是城鎮化帶來人口聚集的剛需。這三樣東西很大程度上跟我們的能耐沒多大關係,而跟大陸社會整體的經濟成長有關係。後開發時代也靠三樣東西,都跟能耐有關,第一運營能力;第二品牌,品牌一頭連接著客戶,一頭連接著資金、資本市場;第三財務成本,資金的來源成本。這三樣東西都是跟能力有關的。所以進入後開發時代以後,就相當於人成年了,是難了,你要結婚過日子,但是也快樂了,因為你又有了新的世界、新的人生開始。從這個角度來說,如果說針對開發時代來說,確實已經是過去時代了,但如果針對後開發時代的房地產來說,好日子剛剛開始。

新華網:你也在做自媒體,現在自媒體紅利期正在快速消失,群體趨於穩定,格局也差不多塵埃落定了,很多自媒體人在觀望和迷惘,你認為自媒體的下一個風口是什麼?

馮崙:我不太贊成這種通常的說法,風口不是投機做一件事情。但內容是個坎。最終的競爭力在哪裡呢?就是有態度、有趣、適合閱讀受眾的獨特內容,只要你有一個被大家接受的態度、價值觀,而且能持續生產,你就有存在的必要,而且也有商業價值。

因為大家獲取內容的渠道太多了,成本太低了,我覺得現在所謂內容付費這些仍然在過程中。我認為原創的獨特性內容採取內容付費、收費是有機會可以成功的。但如果你不是原創的,這些內容收費到底能堅持多久,我覺得也要觀察。

新華網:《歲月凶猛》裡專門用了一章談論『創業的不確定性』,你看重創業者身上的哪些素質?

馮崙:最近我們投資的一個企業在選CEO,有一位大學沒畢業就出來創業,已經創了十年了。對於那些不願意改變的人來說,這種人他們一定都會說不好。你要按照所謂普通的評價標準,那這個人不好好上學,輟學了做買賣,做買賣又不安分在一個地方到處跑,中間可能有商業糾紛,也有客戶投訴,甚至有些債務還不了,當然就有人說他不好。但是從企業家的角度來看待,這樣的人恰好就有價值,他願意改變,他會帶動你的組織變革往前走,改變會形成短期內的衝突,但長期來看一定會得到肯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