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費問答成互聯網模式 知識變現已成趨勢

付費問答成互聯網模式。

付費問答正逐漸發展成互聯網時代知識變現的新模式—花錢向名人或專業人士提問,就有可能獲得一對一的答覆。

根據中新網報導,在付費問答平台上,用戶活躍度的提升拉動了問題價格的上漲。對此,有人質疑名人賺錢太容易,所答內容並非價有所值。除了答主,同時獲益的還有部分提問者,『圍觀』機制的設定讓他們也有了賺錢的可能。

一字千金!花23000元僅買到四字答覆

近日,王思聰的一條微博問答紅了。網友花500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向其提問,僅得到4個字的答覆—熟能生巧,被稱作現代版的『一字千金』。

截至4月5日晚,這條提問已有18萬餘人圍觀。按照『圍觀一次1塊錢,扣除10%平台服務費,博主和提問者均分圍觀收入』的規定計算,王思聰可坐收8萬多元,『一字千金』短短幾天就變成了『一字萬金』。

隨著微博問答、分答、知乎live等知識付費平台的出現,付費問答模式正在被越來越多的人接受,許多人不惜花高價提問。

3月初,有網友在微博上斥資9999元向某自媒體作者提問,創下『最貴提問』的紀錄。相比之下,分答上的昂貴提問較少,但也有不少熱門答主的60秒語音答覆定價數百元。


網友花5000元向王思聰提問,已有18萬餘人圍觀。

用戶活躍度提升 拉動問題的價格上漲

參與付費問答的用戶活躍度不斷提升。新浪微博發布的資料顯示,2016年12月15日至2017年3月25日,微博問答上線百天,累計已有近10萬用戶提問過,覆蓋了47個垂直領域的大V(在社交平台上獲得個人認證、擁有眾多粉絲的用戶)。

在提問者人數增加的同時,一些大V的定價和回答頻率也有所提高。

微博問答上,錘子科技CEO羅永浩的定價從500元漲到2000元,王思聰也於近日將價格設置提升到上限1萬元。

財經、健康等領域專家表現活躍。中新網記者注意到,3月26日北京出台商辦限購政策後,自稱『微博房產專家』的某認證用戶在一周內累計回答10個問題,每條定價288元。

關於問題的價格,微博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被提問者所擅長的領域、專業性、影響力、粉絲提問的需求量等因素都會影響定價,微博對此並不干預。

『問題的定價取決於市場上的供需關系。』分答聯合創始人楊璐說,如果大V面對太多的提問者,又沒有足夠的時間進行一一答覆,就可能會通過提高價格來控制需求。


王思聰的問題定價漲到1萬元。

他們為何願意花錢提問?

中新網記者了解到,網友願意花錢提問的原因之一是確實想聽聽專家的看法,其次是想賺點錢—如果被提問者人氣足夠高,圍觀人數足夠多。

在內容方面,分答『快問』設置了健康、情感、法律、育兒四類,網友懸賞提問,由專業人士回答。據楊璐介紹,基於對分答的資料分析發現,這四類問題的需求更迫切,關注度更高。

一名在分答提問過的網友說,花10元錢向專家諮詢一個健康方面的問題很值,能得到一對一的服務,還省掉了去醫院的麻煩。

另外,『圍觀』模式也在某種程度上提升了提問者的積極性,因為如果有人花錢『圍觀』問題,提問者能拿到分成。

有微博網友問羅永浩『大家都知道吹牛是你的強項,能否跟我們分享一件印象深刻的、至今你都記得的吹過的牛麼』,並通過『圍觀』模式淨賺1萬多元。他告訴記者,自己的問題是經過精心設計的,既要讓被提問者回答,也要引起圍觀者的興趣,『這樣才能賺到錢』。


分答(左)與知乎app截圖。

付費問答的內容有多大價值?

對於這種花錢提問或圍觀的方式,有人認為大V賺錢太容易,擔心話題趨於娛樂化,難以沉澱真正有價值的內容。

易觀互動娛樂研究中心分析師黃國峰認為,內容的質量與平台定位有關。主打知識型的平台會更強調內容價值,而一些開放型、娛樂屬性較高的平台則難免出現各種八卦問題。

『泛娛樂類問題有話題性,但並非主流。』楊璐說,平台只有擁有真正具備行業知識儲備的專家,才能讓用戶持續提問並願意為之付費。

儘管有人抱怨大V賺錢太容易,但也有專家對內容質量看得很重。微博某自媒體作者用『純乾貨貼』『吐兩斤血』形容他回答某條問題的認真程度,其答覆也被多名圍觀網友評價稱『一塊錢花得很值』。

微博相關負責人說,被提問者非常珍惜自己的粉絲,維護、吸引粉絲是他們的頭等大事,在這樣的背景之下,他們會重視每一次與粉絲的互動,保證內容的質量。

有沒有人自問自答騙圍觀?

有人調侃稱,大V開一個小號,自問自答,吸引網友圍觀—聽起來是一個可行的『賺錢』方案。

對此,楊璐表示,不排除有這種營銷的手段,從目前來看,尚未發現分答存在這種大規模的『騙圍觀』行為。

微博相關負責人說,微博已經建立起社區管理制度,並在不斷完善。如果發現任何違法、違規的行為,用戶都可以舉報。微博會按照規定進行核實,如果確實存在違規情況,也會按照規定進行處理。


微博某自媒體作者的一條答覆,引發多名圍觀網友好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