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福建一小鎮成現代版「桃花源」 

聚龍小鎮居民參加老兵服務隊組織的包餃子活動。

在這個住有7000人的社區裡,有兩家蔬果日雜店,稱重、付款、找零全憑顧客自助,多年始終錢貨兩清;居民憑一個電話,即敢讓素未謀面的男子,替自己接送正讀小學的女兒;有人丟了幾次手機,都被撿到送回。還有人外出將鑰匙放在鄰里知曉的地方,甚至乾脆不鎖門。

根據新華網報導,這個位於福建惠安西部山麓的社區,名為聚龍小鎮。對於外界賦予的『創立桃花源』說法,其締造者卻認為,代表小區的路不拾遺、夜不閉戶和與人為善等人文精神,每一項都可以在大陸傳統文化中得以溯源。

『只是隨著發展,這些都丟了,現在要重新撿起來。』

幫我把女兒帶到廈門

2017年3月22日,福建惠安。

中雨是在北京青年報記者剛剛步入聚龍小鎮園區後開始降下的。此時,記者距目的地還有1.5公里。

行走中,一輛棕色SUV從後駛至記者身旁,車窗降下,62歲的林先生轉過臉:『下雨了,載你上去吧。』

等北青報記者上了車,林先生才知道,自己剛剛拉的陌生人並非小鎮居民。他繞道將記者送到後,折返回自己在聚龍小鎮的家中。

在住有7000人的聚龍小鎮裡,活躍著兩個由小鎮居民組成的愛心順風車微信群,有三四百名愛心車主和數百名搭車人。每天,注有『搭車人數+起止地+時間+電話』和『空座位數+起止地+時間+電話』的一條條免費搭載的資訊,不停地在群中刷新。

林先生即是愛心車主之一。

三個月前的一個周五,46歲的小鎮居民林志輝像往常一樣,在群裡發布了將駕車前往廈門的消息。一位女士來電,希望他能幫自己將兩個女兒順便帶到廈門。

接出兩名女孩後,林志輝還帶兩個孩子吃了些許點心,然後驅車前往廈門。路上,小姐妹告訴林志輝家事,說母親在廈門做珠寶生意。

小姐妹被平安送達,而林志輝和那位母親至今也從沒見過。

出於安全考慮,除要求順風車主有一年以上駕齡外,順風車群也要求群員在暱稱中注明在小鎮的確切住址、姓名及電話。

不會使用微信的搭車人,還可前往設在小鎮的三個固定順風車站候車。不少車主都習慣出發前,去那兜一圈,只要順路,都會載上一程。

據順風車發起人之一洪德換介紹,雖然起初也有搭車者將愛心順風車誤認為系收費服務而發生不悅,但一經解釋,便能相互理解。

我家的鑰匙你拿去

除了車載陌生人,在聚龍小鎮,還有很多『怪』事。

小鎮有兩家銷售蔬菜日雜的小超市,既無收銀員也無監控,稱重、付款和找零,全由顧客憑店內電子秤和收款箱自助完成。錢箱分上下兩層,下層像存錢罐一般,裝著很多100、50的紙鈔和硬幣(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上層則是5個格擋,在5塊寫有『誠信無價』的石塊下,壓著不等面額的零錢。

『每月盤點一次,錢貨都對得上。』超市理貨員鄭月瓊說,這樣的超市小鎮共有2家。自2015年先後開設以來,除初期有小孩好奇拿錢被制止外,從沒丟過錢。

錢箱旁邊的牆上挂著一塊小黑板。上面零散的寫著幾個帶著小鎮房號的數字和金額,這是賒賬的顧客留下的,待還款後再自行擦去。

60歲的蔣麗琴曾在一次買姜粉時忘記帶錢,便將欠款50元寫上黑板。第二天,她本想讓理貨員見証自己還款的過程,哪知對方說:『不用看』。

北青報記者在現場看到,來超市的既有老人也有領著孩子的家長。偶有老人不會稱重,則由其他顧客或管理員幫忙。不少家長,還特意指導孩子完成自助付款。

小鎮品牌部經理林義勇介紹,類似這樣靠信用自助交易的店面,小鎮共有8家。

半年前,40多歲的小鎮居民華箏(化名)在商業中心開起了一家銷售土特產的自助店。因多地經商的原因,她平均每天在店裡待不了兩個小時。好幾次匆匆離去,無人照管的店面就敞著門。

『就連我們家平時都不鎖門的,有時車裡放錢放包,忘了鎖車門,也從來不少東西。』華箏坦言,自己這麼做,除了對小鎮住戶的信任,還有對小鎮監控、門禁系統的信心。可一旦出了小鎮,她就會提高警惕—包包不能隨意背,怕被偷;車內不能擱貴重財物,怕被砸;更不敢隨意捎載陌生人,怕被劫。

居民傅柳惠表示,自己也常將鑰匙放在鄰居知曉的地方。有時家裡來了客人或有人上門借東西,自己不在,就讓對方自己開門。蔣麗琴也在微群看到過,有居民在雨天拜托別人:『鑰匙在老地方,幫我關窗戶』。

『我們都是要在一起慢慢變老的鄰居,因而相互信任。』傅柳惠說。

董事長『撿』菸頭

聚龍小鎮並非鄉鎮,而是位于惠安縣黃塘鎮聚龍山麓一處2萬畝的社區。小鎮依山傍水,綠意盎然,由福建省聚龍養生發展有限公司於2007年3月開工建造,至今已10年。

很多居民談及小鎮,必會提起『老闆』—聚龍公司的董事長郭添法。

聚龍公司總經理郭振輝介紹,十多年前,從黃塘鎮前郭村走出的郭添法,受家鄉政府之邀返鄉創業,與10名股東創立了聚龍養生發展公司,逐步建起了聚龍小鎮。彼時,石匠出身的郭添法已執掌西藏一家建設集團,承建了布達拉宮廣場等工程。

同樣出生於前郭村的郭振輝,原是福建一啤酒企業的高管,繼而入股聚龍並出任總經理。

『我們小時候雖很窮,但鄉裡鄉親很淳樸很和睦。後來走了出去,見到很多地方人情淡薄,城裡人連對門鄰居都不認識,所以就想創建一個有人情味的地方。』郭振輝說。

前郭村村支書郭志陽回憶,當年全村300多戶,沒有一個富的。正因如此,村裡從沒小偷,夜裡睡覺家裡也不關門。誰家蓋房也不花一分錢,因為石料從山上採,村民出人力,主家只管一頓午飯就行。

黃塘鎮黨委書記黃忠東介紹,黃塘鎮本是惠安縣最窮的地方。聚龍小鎮所在地,本是閒置的格口水庫,周邊的荒山野嶺上,散落著一些村子。

10年前,正是在這片荒蕪之地上,聚龍小鎮破土動工。

『挑戰沒有人情味的都市生活圈。』『小鎮沒有陌生。』『在小鎮,最美的風景是文明。』這是小鎮相繼提出的建設方向。

當蔣麗琴8年前在小鎮見到這些四處張貼的標語時,她只覺得這是個噱頭:『怎麼可能沒有陌生?怎麼可能都是一家人?天方夜譚啊!』

彼時已經退休的蔣麗琴,是衝著環境才在小鎮購房養老的。剛入住的首個春節,因小鎮配套的超市小,又離鎮裡、縣裡遠,沒買到韭菜的她沒吃成餃子。大年初二,聚龍公司知道了此事,大年初三,就著人買回2斤韭菜,免費送給她。

『這是我在小鎮第一次被感動,覺得真好。』蔣麗琴說。

幾年前,蔣麗琴摔折了左手手腕,兒女不在,她只好求助小鎮物業。物業負責人和社區主任很快將她送至醫院,全程陪伴治療後,再將她送回家中。次日,該負責人還囑咐小鎮超市給蔣麗琴送去豬骨頭,讓她熬湯休養。

顯然,在塑造『人情味』、『沒有陌生』的氛圍中,聚龍公司率先向小鎮居民伸出了友善之手。

『要讓別人做到,自己得先做到。』聚龍公司總經理郭振輝說,公司特意對全體員工進行了『培訓洗腦』。

聚龍公司品牌部經理林義勇介紹,在尚無居民入住的2008年,小鎮就啟動人文建設。員工白天在工地幹活,夜裡接受人文培訓。

作為聚龍公司首批職員,現為小鎮物業總經理的陳小香回憶,雖然公司的理念聽得大家都很向往,但最初並不懂怎麼做。公司只早期有些諸如『見到陌生人要微笑問好』、『人過地淨』等零散規定。隨著不斷摸索和歸納,最終形成了小鎮《人文建設手冊》,公司內部從上到下都要照此執行。

從自身做起,郭添法也不例外。

洪德換、傅柳惠等多位小鎮居民表示,郭添法就住在小鎮的一幢別墅裡。他家的別墅總是開著門,小鎮居民可隨時上門飲茶。身家數十億的他,還時常炒菜給小鎮居民吃。

讓很多居民稱道的,是郭添法總能彎腰隨時撿起別人發現不了的煙頭。曾有新來的小鎮居民亂丟菸頭,郭添法就跟在後面撿,幾天後,對方再不好意思扔了。

『我想讓小鎮成為一個能改變壞習慣的地方。』郭添法在一次內部講話中說。

『只要真的付出,一個人就可以感染一片人。』陳小香說。而在接受北青報記者採訪過程中,有4位小鎮居民和工作人員撿起了煙頭。

自發湧動的人情味

在聚龍的帶動下,人情味在小鎮四處逐漸洋溢。

年近八旬的居民周奶奶,在得知物業主任蔡萍萍生產後,特意縫了個中藥香囊送來,為其幾個月大的嬰兒預防手足口病。為了這事,老人特意背著蔡萍萍跟人打聽孩子的月份。為了孩子能夠喜歡,老人又靠著昏花的視力,一針一線地將香囊縫成了卡通的魚形。

居民吳端謀曾在小鎮撿到一部手機並交給保安,他因此和機主成為了朋友。蔣麗琴也曾在小鎮丟過兩次手機,但每次都被其他居民撿到並送還物業。她最初對小鎮人文建設的懷疑,正一點點被衝走。

善意,也在陌生人間傳遞。

蔣麗琴曾在小鎮裡偶遇一名男子。對方主動說起自己正在美國讀博,僅剩年逾八旬的母親獨居小鎮。幾天後,蔣麗琴便主動帶了紅棗去看望老人,並邀她參加小鎮的活動。這位不會講普通話的老人在小鎮已孤寂多日,突然有那麼多人跟自己聊天,開心地說,那是她講話最多的一天。

除了用行為感染居民,聚龍公司還制定了一套針對小鎮居民的《文明共約》。其中提倡,『見面主動微笑』、『鄰里間相互幫助』、『禮讓行人』等。在房屋銷售上,也更傾向于願意遵守文明公約,且購房自住的居民。

居民洪德換至今記得,在一次小鎮周年慶時,當200多桌宴席散後,杯盤狼藉的現場被居民、義工和工作人員在20分鐘內打掃得幹幹淨淨。期間,幾個小孩子踮著腳摞椅子的畫面,讓她感動至今。

不斷傳遞的人情與文明終成氛圍。當氛圍形成,一批批新居民也會不自覺的融入其中。

再後來,一系列群體和現象在居民中自發湧現——有踐行關愛熱心公益的愛心義工社,有勸導不文明行為的文明督導團,有免費搭載小鎮居民出行的愛心順風車,有彼此互幫互助的『我幫你』微信群,還有關懷鄰居生活資助貧困學生的老兵服務隊等。

老兵服務隊就組織了一場餃子宴,3月26日。當天上午,在小鎮文化廣場上,圍著兩口大鍋和三張桌案,四、五十名老兵及家屬一起揉面、包餃子、煮餃子,好不熱鬧。

據老兵服務隊負責人、65歲的黃先生介紹,老兵服務隊由85名退伍的小鎮居民自發組成,平日除了慰問孤寡老人,撿扶被颱風刮倒的大樹和樹枝,為小鎮湖水清淤之外,逢年過節,大家都會組織一定的活動,交流感情。而所有經費,都由老兵自願捐獻。

除了這樣的活動,為促進鄰里感情,小鎮專設了一處專供居民、鄰里做飯聚餐的地方—『鄰里情廚房』。這樣的聚會,也被居民稱為『鄰里宴』。

在小鎮,還時常能看到居民免費領蔬菜、麵粉的場面。

蔣麗琴回憶,幾年前福建永安萵筍滯銷,愛心義工社就你三百我五百的湊了一兩萬元,買回萵筍放在小鎮廣場向居民免費發放。

類似的事還有很多,在一份公示小鎮居民物資贈送情況的展板上,寫著58位小鎮居民及團體的名字,所捐物資有『一噸大米』、『一車山藥』、『一車春筍』、『一批聖誕玩具』等。

聚龍公司副總經理劉偉忠對此認為:『他們覺得被人幫助過,也該予以回報。』

小鎮居民呂曉晉,在泉州、惠安、廈門共有4套房產,他對北青報記者感慨說:『像小鎮這樣的社區,是沒遇見過的。』

是時候重新撿起來了

建『鎮』10年,也不是沒有過分歧。

多位業主證實,因小鎮停車費問題,曾引發部分居民不滿,也起過一些風波。

聚龍公司總經理郭振輝對此解釋,早期的停車場是可隨意使用的。但公司的所有行為,終究離不開市場化經濟屬性。因而公司試圖與外界合作運營停車場,致使收費上漲,居民停車也不如曾經方便,使得部分居民不理解。後經溝通,雙方達成共識,小鎮也下調了收費標准。

日子久了,不少居民本能地將小鎮的習慣帶到了外界。

當45歲的小鎮居民陳欣離開小鎮,看到被人惡意拔去坐墊的共用單車,就會痛心。看到倒地、損毀的共用單車,則會扶起並報修:『這是我們自然應做的事。』

聚龍公司副總經理劉偉忠則表示,在小鎮撿慣了菸頭,每次在車站或機場見到菸頭就會特別別扭。在一次登機時,他不禁彎腰撿起一張落在通道理的報紙—『已經習慣了。』

小鎮居民林先生駕車與記者一同外出時,臨時停下等待前方堵在路中與親友道別的司機與小轎車,足足兩分鐘後才通過,期間未按一聲喇叭。

黃塘鎮黨委書記黃忠東也表示,聚龍小鎮已是當地的一張名片,每年都會組織鎮裡的村幹部前來學習。

聚龍公司銷售總監周水平表示,即便聚龍公司沒有和居民一起營造出聚龍小鎮,也定有別的團隊打造出類似的人文社區,因為這是社會發展的方向。他坦言,在人文建設上投入,也並不與企業性質相違背。

對於外界賦予聚龍小鎮『創立桃花源』的贊譽,郭振輝認為,小鎮倡導的路不拾遺、夜不閉戶、與人為善和互幫互助等等,每一項都可在大陸傳統文化和歷史中溯源。只是隨著經濟發展,一些寶貴的品質被丟掉了。

『是時候重新撿起來了。』


小鎮信用超市的小黑板,沒帶錢的顧客將欠款資訊寫在黑板上,補交之後自己擦掉。


信用超市付款、拿貨、找零全憑自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