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男子流浪14年 給母親寄回數十萬元

武愛東清洗後像換了一個人。

近日,廣州尚丙輝關愛外來人員工作室來了一位特別的流浪者—除了蓬頭垢面的身影,他行囊中還有一摞疊放整齊的匯款單。從2003年起,過去14年間,他給湖北老家的母親先後匯去了11萬多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這些幾乎是他零散打工全部的收入。

根據鳳凰網報導,這位流浪者名字叫武愛東,今年37歲,來自湖北武漢市孝昌縣衛店鎮武河村。他為何這樣做?『他本人平時每個月只花50到100元買日用品,其他所有錢都寄回老家給媽媽,想讓媽媽過上好日子。』一位志願者說。

特別的流浪者:30餘次匯款11餘萬給母親

『3月27日下午,我去銀行辦業務,在天河元崗路上看到了他,他頭髮很長,蓬頭垢面,最開始以為是一位女士,走近才看清楚是個男的。』昨日,志願者尚丙輝講述了發現武愛東的過程。

『我走過去和他交流,他並不躲避,問他為什麼流浪,他說不知道去哪,還說已在外面14年了。』尚丙輝便把他帶回了工作室,給他剪了頭發,換了套衣服,並給他煮了一鍋湯面,他狼吞虎嚥吃了個精光。『他說自己一天半沒吃飯了。』

『他很健談,我們問他什麼,他就回答什麼。』尚丙輝說,在志願者耐心詢問下,武愛東說出了自己的名字和家庭位址。

『過去10多年,你有沒有和家人聯繫過?』當志願者問起這個問題時,令人驚訝的場景出現了。武愛東一邊說『有』,一邊從破舊的背包裡掏出一摞疊放整齊的30餘張匯款單,從2003年10月到2014年3月11日,最多一次8000元,最少800元,共計11餘萬元,收款人都是同一個人—田國英,武愛東的母親。

為什麼要寄錢回家?武愛東的回答讓志願者更為驚訝,『我10多歲父親就去世了,我17歲就跟隨同村人來廣州打工,那時候弟弟還在讀書,家裡窮,我寄錢回家,是為了讓媽媽不用太辛苦,讓她過上好日子。』

除了這些匯款單,武愛東隨身挎包裡還整齊放了3600多元現金,50多個硬幣。『一百元的錢,他一張張按照冠字號碼從小到大排好疊整齊。』這些錢從何而來?武愛東說,『2014年後沒有寄錢,就把現金存了下來。』


匯款單。

村支書:『村里人都以為他已不在了』

『我們馬上瞞著他去幫他聯繫家人,問了當地派出所、鎮政府,終於找到了武愛東所在村的村支書。村支書一聽到這個名字,就發出一聲驚訝聲,他覺得有點不可思議,村里人都以為他不在了。』志願者陳勤英告訴記者。

隨後,志願者聯繫上了武愛東的弟弟武亮東,『他弟弟說與哥哥最後一次電話是2014年年初,那次之後,便再無音訊。』

武愛東找到的消息在親屬間很快傳來了。3月28日,武愛東的弟弟、叔叔、表哥、堂哥四位親屬從湖北老家租車出發趕來廣州,準備接他回去。


火車票。

見面:哥哥抱住他哭 他卻有些冷靜

3月29日下午14時許,武愛東的四位親屬趕到尚丙輝關愛外來人員工作室。弟弟武亮東一見到哥哥,便跑上前抱住了他大哭了起來,但是武愛東卻有些意外的冷靜,他臉上沒有太多表情,還不緊不慢地為家人倒茶斟水。

『我們兩家關係很好。他父親1993年就去世了,大嫂一個人在家帶著兩個孩子不容易。愛東在廣州打工,幾年前突然沒了音訊,他母親過年過節說起他都哭腫眼睛。』武愛東的叔叔武先生說。

說起愛東給母親匯款的事情,武先生表示並不知情,『大嫂沒有提過這事。』對於此事,武亮東則表示,『2008年前的款項母親是有收到,之後的還不清楚。』

為何不與家人聯繫,武愛東的解釋有點讓人驚訝,『一是沒賺到錢,二是不想打電話。我和弟弟有點矛盾,有一次,我借他錢,他有點不樂意。2013年,我和母親聯系過一次,我就告訴她,在家裡把生活搞好一點就行了。』對於這裡的『矛盾』,武亮東予以否認,『他在一個人外面不容易。他說需要錢,我當時就打了1500元給他。』

武亮東表示,現在家裡經濟狀況尚可以,自己已娶妻生子,還在縣城買了樓房。『媽媽也跟我住上了樓,我不想拿哥哥的錢。』

執拗的他 拒絕丟掉自己拾荒行囊

在家人的勸說下,武愛東同意隨同親屬返回湖北看望母親。29日下午16時許,臨行之前,武愛東與幾位家屬又產生了一些分歧。『我們讓他丟掉這些拾荒來破舊物品,他就是不願意,給他買換一套新衣服、新皮鞋換上,他也不願意。』

記者了解到,武愛東隨身有一個重達30斤的拾荒行囊,這被他視為『珍藏』。其中,撿到別人家丟的存折、會員卡、業主卡、銀行卡等,還有各種香港明星海報,甚至自己使用過的火車票、筷子、電鍋、舊衣。『這些物品邋裡邋遢,怕讓媽媽看到哥哥這副樣子傷心。』武亮東說。

『他真是太執拗了!』隨行的堂哥武先生嘆氣說,『愛東從小最怕我,但是現在我說什麼道理,他卻都不聽,像變了一個人。』

最後,幾位親屬還是執拗不過他,只能同意他穿著單薄的襯衫、拖鞋上路回家。『因為我們乘坐高鐵回家,電飯煲怕通不過安檢,好勸歹勸,他總算留下來了。』但是,武愛東的一個舉動再次讓家人吃了一驚,『他在電飯煲上寫上了自己名字,說回來拿走繼續用。』

武愛東廣州打工記

從1997年來廣州打工開始,除了中間兩次回家,武愛東就一直『漂』在廣州。他先後做過泥水工、洗染廠工作,也一直在黃埔、增城新塘、天河一帶活動。11餘萬元匯款從何而來呢?武愛東告訴記者,『工資不多,都是存下來的,每月只拿出50元或100元作為零用錢。』

除了這11餘萬元,武愛東還表示,1997年到2003年,自己也堅持寄錢回家,有5多萬元。『做泥水工一天23元,都存下來寄回了家。』

志願者陳仲文根據武愛東的口述,並多次與他確認,梳理了一份武愛東『廣州打工記』:

1997年至1999年:17歲的武愛東從湖北省武漢市孝昌縣來到廣州打工,主要在黃埔區、天河區的工地打工砌磚;2003年7月、2004年2月:先後兩次回到湖北老家,隨後又返回廣州務工;2004年至2012年:在增城新塘鎮多家洗染廠打工;2012年、2013年:宅在宿舍不幹活,宿舍5平方公尺,有床、有廁所、有廚房;2014年1月到11月:在黃埔區文衝區域拾廢品過著流浪生活,在公園露宿;2014年12月至2017年3月:在黃埔區文衝區域的某農莊做夜間守夜,包吃包住;2017年3月17日至27日,因農莊給徵收,去了蘿崗救助站,27日從救助站搭公交車到了天河客運站,繼續拾荒度日。


尚丙輝(右3)、武愛東(右2)及其親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