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事連發大絕 航艦直撲北韓進行威懾

美國第二次在北韓半島附近海域部署航母。

最近的一周裡,美國總統川普在軍事上連發大招:

根據鳳凰網報導,7日,突然對敘利亞政府軍一座機場發動了一波59枚戰斧導彈的打擊,同時透露了再次在南韓部署戰術核武器的意圖。

8日,又命令原本正在前往澳洲的卡爾·文森航艦打擊群從新加坡掉頭北上,前往北韓半島方向。這是兩周以來美國第二次在北韓半島附近海域部署航艦。

10日,大陸外交部回應:『在當前形勢下,有關各方應該保持克制,不要做加劇局勢緊張的事。』

但毋庸置疑,半島局勢已經緊張到劍拔弩張:美國是意圖恫嚇,還是真準備開仗?一個卡爾·文森號航艦編隊可以打另一場北韓戰爭嗎?川普真的下定決心撇開大陸,在北韓核問題上『自尋出路』了嗎?而大陸又能忍受美國在『自己家門口』搞事情嗎?

『秀肌肉』的意味更強

美軍這次的『巡視』規模有多大呢?

美軍向西太平地區派遣的打擊群包括卡爾文森號航空母艦、兩艘導彈驅逐艦、一艘導彈巡洋艦。

卡爾文森號是美國海軍尼米茲級核動力航空母艦,1980年正式下水,隸屬美國第三艦隊。還具有特別意義的是,這艘航艦運過賓拉登的屍體。2011年,美軍特種部隊在擊斃基地組織領導人賓拉登後,把他的屍體運到卡爾·文森號,按照伊斯蘭教傳統海葬。

這個打擊群有多厲害呢?卡爾·文森號可以搭載F-18超級大黃蜂戰機、預警機、直升機、運輸機等。除了攻擊能力強大之外,它還有攔截彈道導彈的能力。

從規制上看來,也許美國確實在醞釀著什麼單方面行動,但『武力』暫時不會成為選項。

當然也不能排除,美國意圖火力偵查的目的。美國不可能同時和中俄交惡。目前兩面示強,一方面轟炸敘利亞,另一方面在半島軍演、集結航艦,很可能是在火力偵查,依據各方反應從而為自己拓展戰略空間,以及尋找妥協最有力的一方及條件。

為什麼美國敢於在敘利亞放手『打一巴掌』,就不能在北韓採用同樣手段?這是兩國具體形勢差異所致。

目前,敘利亞巴沙爾政府雖然基本穩定了戰局並且居於主動,自身實力相較於戰前已經被嚴重削弱,但是整個國內仍然碎片化嚴重,各種武裝林立,並且都有來自外部強大的支持。

比如,庫爾德人得到了美國和俄羅斯同時支持,反對派和與其糾纏不清的親『基地』組織武裝,得到部分海灣阿拉伯國家和土耳其的強力支持,IS組織雖然目前外援被切斷,但是仍然通過石油走私等各種手段,積累了相當的財政基礎和武器裝備。

設想一下,現在如果使用『飛毛腿』導彈打擊土耳其境內的北約基地因塞里克,會不會讓剛剛宣布結束『幼發拉底之盾』的土軍,再次以更猛烈姿態入境干涉?

所以巴沙爾目前既沒有足夠的力量,也不敢去針對美國的打擊進行武力反抗。

然而,北韓不是敘利亞,具有強大的『還手』能力。

北韓目前國內雖然存在種種困難,但是基本政權穩定,軍事實力相對完整,更為重要的是,大量保有短程導彈、數量不明的中程導彈和核武器,都是有效的反擊威懾手段。尤其重要的是,部署在三八線前沿的大量遠端炮兵和遠端火箭炮數量眾多。

美韓如果沒有把握一次壓制住北韓上述反擊手段,足以對漢城造成毀滅性打擊,並且一旦北韓的導彈擊中了日本的核電站將造成無法估量的災難,這些都是美國所無法承受的。

美如果發動打擊,必須以推翻北韓現政權為目的

其次,特種部隊實行『斬首』式攻擊也沒有必要條件。特種作戰基本模式是精銳小部隊針對明確的目標,在足夠的情報支援下快速隱蔽的接近,迅速作戰而後立即撤離。

北韓社會強烈的封閉性決定了任何最高領導人的行蹤和具體所在位置都是高度機密,難以為外界所掌握。衛星和電子情報監聽也許可以獲得一定的相關資訊,但是無法確保絕對準確。尤其是北韓重要首腦人物的通訊完全可以依靠保密性較好的光纜等方式進行。美韓聯軍很難獲得目標的明確方位。

而且,僅僅是通過特種部隊或者空襲『解除』北韓的核能力也不夠現實。既往相關演習中,美軍動用的兵力總計超過千人。當然,這並非意味著動用的兵力全部投入了現場。但是對於寧邊這樣一個具有一定規模的設施,北軍的當然重點設防目標來說,數量小了肯定是無法實現作戰目的的。唯一合理的推斷是,美韓聯軍能夠在強大的空中火力支援下開展行動。這種作戰模式可以有一定的突然性,但是無法確保隱蔽性,因此不可能作為單獨的行動展開。

只要北韓領導人還有正常的常識就會把已經成形的核武器轉移到其他機密的堅固設防地點,甚至可能分散配置在中短程彈道導彈部隊中去。因此如果美韓聯軍打算以這種手段去解除北韓的核打擊能力,顯然是要面臨無的放矢或者『的多矢少』的窘境。

還有一個最關鍵的因素,北韓政府不斷對國民宣傳自己的舉動是為了維護獨立和安全,如果遭到打擊,學當年的薩達姆忍氣吞聲必然無法向人民交代,從而徹底喪失自己的合法性,所以只有『撕票』式的向漢城還擊行動,屆時上千萬南韓人民將在北韓的炮火覆蓋範圍之內。

諸方面原因綜合結果注定了,如果美國對北韓發動打擊,必須以推翻北韓現政權為目的,需要通過全面占領的方式來實現。

這不僅需要駐韓美軍和駐日美軍參加戰爭,還至少需要動員包括韓軍在內的數十萬軍隊,為期數月耗資巨大。現時的美國並沒有在戰略上被北韓有限的核力量所威脅,而且北韓的遠端打擊力量也處於『嬰兒期』,拿出如此一筆軍費開支,付出重大傷亡的代價去『解決北韓問題』顯然既不能說服國會和民眾,更要讓川普政府的其他所有國內政策存在落空的危險。

當然了,考慮到北韓的強大反擊能力,南韓和日本要面臨相當的風險,是否能夠接受美國的『打擊』提議希望不大。而缺少了這兩個盟友的支援,美國單憑一個或者兩個航艦打擊編隊是無法完成作戰任務的。

北韓是否就此高枕無憂了呢?

顯然不是。

在川普發動敘利亞行動之後,北韓的表態並不讓人樂觀:『對帝國主義存有幻想是絕對危險的,只有我們自己的軍事力量才能保護我們免遭帝國主義的侵略;我們將不斷加強我們的軍事自衛力量,用以應對日益加劇的美國侵略行為。』

北韓還表示,核武器是粉碎美國強權的『正義寶劍』。

目前,北韓不斷通過武器試驗追求自己對美戰略威懾能力,一方面試圖通過這種手段推動美國直接與其談判,另一方面也存有撕裂中美合作的可能,這種損害戰略利益的做法,不可能讓大陸始終無動於衷。

大陸兩次在聯合國安理會制裁北韓的決議上採取了贊成的態度早就表明,大陸對於北韓的這種危機東北亞穩定局勢的做法是不能接受的。當然,不同於一心想要顛覆北韓的美韓陣營,大陸的出發點是想勸說北韓採取現實和理性的態度面對問題。

可如果北韓繼續不考慮大陸的利益,那麼基於自身全球戰略,大陸在更多的方面對美採取合作態度也不是不可以設想的。

一名愛好軍事的網友『防務君』替北韓計算了一下日程:新加坡海峽距離釜山大約2600海里,假定美國航艦戰鬥群以30節的高速全速進發,大約需要87個小時!所以未來兩天半是北韓第六次核試驗的危險期。

據悉,4月15日是北韓建國領導人金正日的生日,一般來說北韓在重要的節慶假日的時候都會進行武器測試。

屆時,如果在戰略上,北韓真的對美國構成威脅,又超過了大陸忍耐的限度,必然會陷入比今天更加孤立的境地。

美國在東亞地區的軍事準備所受限制也將更小,戰爭準備更加充分,到時美國決心放手一搏的可能性必然遠遠大於現在。

卡爾·文森來了,這次不過是對於北韓進行『威懾』,但是如果未來局勢仍然不能脫離雙方互相加碼對賭的形式,那麼北韓真正的生存危機就要到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