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無臂女」為練書法滿口是血

「無臂女」尚秋為練書法滿口是血。

尚秋這個名字,是國畫大師鮑黎健先生賜給她的雅號。尚秋說她很喜歡,因為人最該注重的就是內心的修練,要堅強如鐵,溫婉如玉,平淡如秋。當她輕描淡寫地說著這些話時,距離她意外失去雙臂已經整整過去18年。

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宋文京先生為書院題字

根據台灣網報導,上天奪走她的雙臂,卻給了她隱形的翅膀。十幾年臨池不輟,如今,作為大陸唯一一位女性口書畫家,定居青島的尚秋正在開啟一個通過教育傳播大愛的傳奇人生。

練口書常常滿口是血

對尚秋的採訪約在她剛剛成立不久的尚秋書院,這裡是一個面向七歲以上兒童及成年人的書畫培訓機構,原木色的房間裡陳列著不少大師的墨寶。一襲黑色衣裙的尚秋帶著笑意,緩緩踱步而出,招呼記者坐下。

尚秋今年35歲,她的家鄉在四川資陽一個偏遠的小山村。懵懂的少女時期,盡管家境貧寒,她依然快樂地跟隨父母登巴山飲蜀水,忙春耕搶秋收。1999年,為了能讓弟弟繼續學業,尚秋選擇暫時輟學打工掙錢,因為意外觸碰11萬伏的高壓線,17歲的尚秋雙臂被燒焦,緊急送往成都西南軍區總醫院。

『等我醒過來,已經是兩周後了。在我蘇醒之後的一個深夜,淡淡的月光照進病房裡,窗戶成了一面鏡子,我在窗戶裡看到了一個沒有雙臂的人的身影,我知道那是我,就在一瞬間,我再次暈厥。』回憶起往事,她的聲音很低沉。

為練書法滿口是血!丈夫為娶她跪了幾夜!走進80後無臂女書畫家的背後故事
尚秋現在可以笑著回憶往事。

不是沒有想過死,甚至有人建議她去乞討,骨子裡要強的尚秋卻偏不。『我不相信,命運這樣殘酷地對待我,就只是為了讓我主動放棄生的機會。』2000年春節,尚秋的表哥在自貢看燈會時,結識了自貢無臂書畫家胡林。相同的際遇,使胡林毫不猶豫地接受了表哥的要求—教尚秋寫口書。

尚秋說,很多記者都曾問過她,練口書遇到最大的困難是什麼。『任何地方都是困難,沒有最大和最小之分。』筆在嘴裡一點不受控制,力度把握不好,筆桿被咬得『喳喳』響,咬破的筆桿把舌頭戳破,滿口是血。尚秋說,每次她都想歇斯底裡地大叫,可每次都忍住了,放下筆,她只能蹲坐在牆角用力咬自己的膝蓋。

為練書法滿口是血!丈夫為娶她跪了幾夜!走進80後無臂女書畫家的背後故事
夫妻二人合力完成一幅作品。

『我像那隻被耍的猴』

白天練一天,晚上練到半夜,苦撐著尚秋練習口書的是想証明自己殘而不廢的信念,和身為姐姐想要幫助弟弟重返校園的責任。賣藝這條路,是恩師胡林先生給尚秋指明的。捧藝術為乞缽,一腔淒苦一腔淚,雖然心底一萬個不願意,但尚秋還是找到第一萬零一個理由說服自己。

為練書法滿口是血!丈夫為娶她跪了幾夜!走進80後無臂女書畫家的背後故事
丈夫負責照顧尚秋生活上的一切小事。

尚秋在扇面上口書『厚德載物』

賣藝是從資陽開始的。尚秋和母親帶的錢不多,付了一間小旅館的房費,身上只剩三塊錢(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出門前,母親說她只帶了夠坐公車的車票錢,如果我要非要回家,必須賺夠來回的路費!』就這樣,資陽、成都、南京、北京,尚秋在母親的陪伴下開始走南闖北地沿街表演。『我感覺自己是耍猴人手裡的那只猴,即便在寒冬,路人的目光也能讓我熱騰騰地全身冒汗。』尚秋說,『我很怕,怕別人的同情,更怕別人的白眼。』

為練書法滿口是血!丈夫為娶她跪了幾夜!走進80後無臂女書畫家的背後故事
尚秋用自身詮釋了「拼搏」二字

賣藝這段經歷,尚秋在她個人自述《心若向陽 春暖花開》一書中這樣寫道:『人活著總是難免在意別人的目光。那些或嘲諷或同情的目光能夠在脆弱時將我灼傷;那些或期待或鼓勵的眼神能夠給我無限的力量;那些因為同樣遭遇而對我關懷備至又略帶欽佩的人更是讓我堅定地相信自己,走出自己的風格,讓生命予我獎賞。』

除了在2002年幫助弟弟重返校園,愛情這份生命的獎賞似乎更令尚秋欣喜和安慰。

為練書法滿口是血!丈夫為娶她跪了幾夜!走進80後無臂女書畫家的背後故事
這個新兵蛋子給她愛情

2004年8月,因意外延遲5年後,22歲的尚秋走進了高考考場,青島黃海學院的錄取通知書讓她和母親踏上了開往青島這座海濱城市的列車。

一年7000多元的學費,猶如壓在尚秋單薄肩膀上的一座大山。『我鼓起勇氣給學校董事長打電話,問他我可不可以不用一直待在學校,以半工半讀的方式賺取學費。他讓我直接去他辦公室,他在辦公室看了我的資料後對我說,你不用出去打工,學校全免你的學費。然後,他把我帶到另一個辦公室—素質教育研究中心,對裡面的老師說,從今天起,這位同學就在你們部門擔任兼職老師。』之後,尚秋就做起了勵志教育工作,學校每月付給她800元的工資。

為練書法滿口是血!丈夫為娶她跪了幾夜!走進80後無臂女書畫家的背後故事

大二那年,濟南軍區某工兵團住進黃海學院,在附近進行為期一個月的訓練。團長和後勤兵住在尚秋和母親住的公寓旁邊,有一個班的兵平時不出去訓練,早晨跑完步然後就是買菜做飯。

尚秋的母親在學校裡收些廢品賣錢,一來二去和炊事班的士兵熟絡起來。一個四川老鄉說,他們那兒有個『新兵蛋子』,河南人,負責給戰士們做飯,並打掃衛生,人很不錯。部隊撤走前,母親邀請經常幫她的士兵們到宿舍吃了頓飯,也就是這一次,尚秋第一次見到母親常常掛在嘴邊的『新兵蛋子』—後來幾經波折成為她老公的程相權。

為練書法滿口是血!丈夫為娶她跪了幾夜!走進80後無臂女書畫家的背後故事
印章的工作由丈夫完成。

『為了娶我,他好像跪了幾夜』

第一次見面,因為母親之前提過多次,尚秋稍稍注意了一下那個新兵。『很靦腆,個頭很高,輪廓分明,臉很清俊,嘴唇有點厚。他很少抬頭,一直專心的看著我的影集和字帖。』臨別前,程相權問她要了一張照片,交換了聯繫方式。

尚秋以為,這個男人無非是一個萍水相逢的路人,以後再無來往,可他卻在僅僅一面之緣、短信交流幾天後向她表白。『那我就批准你成為我男朋友了!』尚秋笑著說,發完這條短信,連她自己都嚇了一跳。不過愛情本來就不是經過權衡分析才有的。

為練書法滿口是血!丈夫為娶她跪了幾夜!走進80後無臂女書畫家的背後故事
尚秋和玫瑰聯盟的導師朋友合影。

採訪中,尚秋露出的笑容不算太多。但在談到愛人時,她的臉上總有笑意。『談戀愛時他告訴我,有一晚電閃雷鳴,他一下子從床上彈起來,第一個念頭就是我。』三年相戀,雖然聚少離多,尚秋和程相權彼此掛念,感情愈發深厚,走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和一個失去雙臂生活、幾乎無法自理的人結婚,程相權面對的阻力可想而知。『家裡沒有一個人支持他,』尚秋說,『怎麼說服他的母親,他沒告訴過我,不過我聽說,他好像跪了幾夜……』

2009年,尚秋和愛人步入婚姻殿堂,在儀式現場,尚秋含著淚,口銜毛筆書寫四個大字—恩重如山。

為練書法滿口是血!丈夫為娶她跪了幾夜!走進80後無臂女書畫家的背後故事
尚秋畫的抱枕。

開辦書院影響更多的人

從青島黃海學院經貿英語專業畢業後,尚秋獲得中國石油大學本科學歷,並自學考取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資格,在黃海學院留校成為一名教師。

2016年,尚秋和愛人程相權賣掉西海岸的房子,在青島紅十字會玫瑰基金的支援下,著手開辦了尚秋書院。這是尚秋一直以來的夢想,以書院為載體,教書育人,傳播大愛,影響更多的人,以此回報社會。尚秋書院雖未正式成立,已經有了十幾位慕名而來的學生。對於肢殘學員,資金並不充裕的書院免去一切學費。

為練書法滿口是血!丈夫為娶她跪了幾夜!走進80後無臂女書畫家的背後故事
夫妻二人共同經營書院。

尚秋說她有竹子情結

尚秋說,她最愛畫的是竹子,一是因為她四川的家鄉家家戶戶房前屋後都種滿了翠竹,另一方面竹子所呈現出的欣欣向榮、生生不息之勢,像她自己。『我從不願用「成功」二字定義我,我的身體殘缺,但我的人生完整。我只能說,現在的一切是我想要的生活,我這一生仍會不斷追求,沒有理由因自足而停止。世界吻我以痛,我偏要回報以歌。』

為練書法滿口是血!丈夫為娶她跪了幾夜!走進80後無臂女書畫家的背後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