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報報/大陸劇「人民的名義」導演接受專訪

《人民的名義》導演兼總製片人李路接受央廣網記者專訪。

『之前在創作階段,我們對這個片子的預估應該是個爆款,但「紅」到現在這種程度,真是我始料未及的。』12日(今天),熱播反腐題材電視劇《人民的名義》導演兼總製片人李路在接受記者專訪時說。

根據央廣網報導,『主旋律反腐』是對尺度拿捏和風格駕馭要求極高的電視劇題材,要麼尺度太小,無人問津;要麼尺度太大,無法過審。自2004年開始,反腐電視劇經歷了長達十餘年的『平淡期』。

和導演李路一樣,誰都沒有想到,《人民的名義》—這部主旋律反腐題材的電視劇可以『紅』到這種程度:單日收視率破3,網路平台累計總播放量超40億……就連被標榜為『文藝青年』陣地的豆瓣上,該劇的評分也一度達到了9分以上。在很多媒體的頭條,『現象級電視劇』成為該劇最為惹眼的標籤。

而更令人瞠目的是這部劇的『尺度』。塞滿鈔票的冰箱、花式的點鈔手法、官至『副國級』的『大老虎』,不為人知的官場秘聞……大尺度情節如『炸彈』般拋向觀眾,讓人應接不暇。『現象級』電視劇是如何煉成的?達康書記現實生活中什麼樣?誰是該劇最大boss?網上劇透版本哪一個才是真的?導演李路獨家揭秘。

央廣網:『現象級』爆款是怎樣煉成的?

李路:接地氣、講真話。

成為『爆款』的原因是與觀眾產生了『共振』,我們所表達的正是百姓和觀眾想要表達、卻未曾講出來的。恰好在對的時間點,我們講述了這個故事,塑造了這些人物,表達了一些思想,說了一些台詞,正好也吻合了觀眾的所思所想。用通俗的話說,這個片子接了地氣,講了真話,讓大家產生了共鳴。

『真實』是打動觀眾的關鍵。現實主義題材一直都有,但像《人民的名義》這種超現實主義題材,觀眾已經『久違』了。片中所描寫的人物就是我們身邊的人,所說的台詞即是我們當下的話語。同時,劇中的貪官,所謂的反面角色,在以前從未如此真實的亮相螢幕,因而這種超現實主義題材電視劇被觀眾喜愛。

《人民的名義》已經成為一種文化現象,是現實主義題材領域的引領者。現實主義題材作品,可能會因為《人民的名義》的火爆,再度掀起高潮,重新喚起影視與文化界對現實主義題材的創作信心。我覺得未來將有大批同類型的作品隨之而來,因為畢竟有了好的市場,好的受眾,又有了成功的案例後,大家敢去投資了。

主持人:印象最深的一幕戲?

李路:十五歲小戰士犧牲前只有一天黨齡。

這部劇很多場景都讓我們創作人員興奮或者動容,或是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印象。比如陳岩石的黨課,我自己每次看到這個節點,都流淚了。最初看劇本文字時,我就被這場戲深深震撼。

這是一幕很『正』的戲,很多人都擔心拍出來會很乾枯,難以動人。但我透過文字看到,這幕戲拍出來一定是能打動人心的。結果我的想法被印證:前幾天播出這段戲時,很多人為之動情了。

當年的共產黨人,隱瞞了兩歲,火線入黨,為了加入尖刀班,為了攻下城堡,主動扛炸藥包,捨身為國。15歲的小戰士『二柱子』,只有一天的黨齡,便犧牲了。只有一天黨齡的共產黨員有多少,我不知道,但像『二柱子』這樣在戰場上犧牲的人有很多很多。

那段台詞、那場表演非常棒。白志迪老師平緩的把台詞講完,沒有聲嘶力竭,也沒有刻意說教。在這幕戲的拍攝期間,他還在與我探討,如何能把台詞調整得恰到好處,能讓觀眾接受,不肉麻,不做作,不宣教。在白志迪老師演完這段戲後,張豐毅鼓起了掌,他跟我說,白志迪老師的表演功力太棒了!

央廣網:攔市委書記座駕,上班時間吹口哨……現實中的檢察官也這麼酷嗎?

李路:能不能攔市委書記的車,關鍵看他是不是侯亮平。

現實中檢察官能不能攔李達康這樣市委書記的車,關鍵看他在生活裡是不是侯亮平。我相信現實生活中,一個省級反貪局的局長知曉並查實了市委書記夫人貪腐的事實,他應該也會去攔車。

藝術源於生活,但高於生活。比如檢察院敞開式的指揮中心、書記的辦公房間等略微比現實生活中誇張了些,因為太小就體現不出那種風格化的東西了。

『關注現實主義題材,塑造活生生的人。』一直以來我都在這麼做。在人物設置上,我們不想塑造一個『高大全』的年輕檢察官形象。首先是塑造『人』,其次才是描述『崗位』中的人。比如侯亮平這一角色,他首先是個活生生的人,然後才是去辦案,去面對各種邪惡勢力。我們把他作為『立面體』來塑造,而不是板著面孔,只會辦案。其實小說裡這個人物形象更誇張,我們後來為了檢察院和檢察官的形象,往回拉了一點。

央廣網:電視劇的貪腐形象,都能在現實中找到原型嗎?

李路:劇中人物是現實素材的整合重塑。

電視劇裡的一些人物,都把多個人的素材,把很多貪腐事件、情節或小故事集中到了一個人身上,是一個整合再塑造的過程。片中人物和城市都是虛構的,都經過了藝術再加工。

央廣網:台詞尺度『史上最大』,不怕審查通不過嗎?

李路:劇本很多台詞是我親自加的,片子審查了近四個月。

編劇周梅森的文字是一把刀,非常犀利。對於黨和政府『打虎拍蠅』,震懾貪腐官員都起到了很大作用。周梅森一個年過六旬的老大哥,都敢把如此犀利的台詞寫出來,我們比他年輕那麼多,為什麼不敢拍?

作為編劇和導演,對當今社會和生活沒有關注和思考,是不會有情懷、有膽量拍出這種題材的作品的。劇本中我加了很多台詞,比如達康書記那句『以集體決策為由頭,懶政不作為』等,這些台詞都是有感而發。加這個台詞是說現在很多官員,動不動就要搞集體決策。以集體決策為由頭,不是實幹,而是懶政、推諉、不作為。

然而,這部劇還是經歷了兩年的創作打磨,就是擔心尺度能不能過審,能不能順利播出。這部電視劇總共審查了三個半月、近四個月的時間,直到現在我們還在為片子保駕護航,希望可以安全播完整部劇。

央廣網:為何40位老戲骨片酬不敵一個小鮮肉?

李路:各有各的市場。

這部劇演員的總片酬是5000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左右。如此強大的演員陣容,這樣宏大的拍攝規模,如果按市場價格做預算的話,約為2億-2億5千萬。但我們是1個億的『盤子』,又要拍得好,特別感謝演員們的傾情相助。這些老戲骨們很多都是在其他劇組演男一、女一號,藝術價值和商業價值兼具。

商業劇需要『明星』,所要表達的內容和市場也與我們不同。貴有貴的道理,『小鮮肉』價格貴,是因為他有商業價值。投資人沒有傻子,他投錢,是因為篤定能在『小鮮肉』的身上賺回來。假如貴得離譜,國家會管,市場也會管,投了那麼多錢,但收益卻達不到,便會逐漸被市場甄別。

央廣網:達康書記是最大boss?

李路:你看像嗎?反正我覺得有點像。

『98年一眾官員去美國學習,高育良想吃大米飯,買了一口鍋,自己趾高氣揚走在前面,李達康背著鍋跟在後面。李達康背鍋的理由,是他也想吃一碗大米飯。』

李達康這個角色人物個性是最鮮明的。他家庭完整、婚姻不幸,永遠『背鍋』,敢於面對邪惡勢力,既聰慧,又有行動力……這些讓觀眾看到了一個嶄新的市委書記,演出了人物的個性。

『達康書記』最近屢上頭版頭條,圈粉眾多,出乎我意料,相信也出乎了扮演者吳剛本人的預料。吳剛的演技和台詞功力都非常好。比如達康書記在被檢察官攔車時,搖下車窗時的那個眼神令人印象深刻。在原小說裡,也有一段筆墨專門描述了這個眼神,既有認可,也有某種不可捉摸的內容,是周梅森的神來之筆。後面還有一場戲,是他把京州這個城市所有懶政、不作為的幹部,全部集中起來辦了一個『回爐班』,也非常精彩。

央廣網:『達康書記』現實生活中什麼樣?

李路:愛喝小酒,與妻子相敬如賓。

吳剛老師私下裡喜歡喝點小酒,有時也會把酒帶到劇組。片中飾演他夫人的岳秀清老師也是他現實中的夫人。夫妻倆拍戲之餘,還會探討表演。吳剛很隨和,在拍攝期間,我們劇組的年輕人都很喜歡他。

央廣網:陸毅演技拼不過老戲骨?

李路:他是我第一個定的演員。

用一個詞形容陸毅,便是『年輕老藝術家』。 陸毅是我第一個定的演員。因為一部戲定演員一定要先有一個座標,必須先定座標的年紀和形象,才能定別人。陸毅在《人民的名義》裡有700多場戲,是男一號,也是這部戲的座標。假如所選男一號的演員比陸毅大十歲,那麼誰來演他的同學,演他的首長呢?這些人的年齡都要全部隨之提高。市場認同度、角色認同度,包括最高檢等製片方和A類電視台的認同度、甚至演員的聲譽,是否有亂七八糟的緋聞等,都要進行考量。

影壇年輕一輩中的『常青樹』,陸毅算一個。他的形象很正,與角色的相符度高,人也很樸實,合作下來給我的印象很好。陸毅背台詞的功力很厲害,私下裡很安靜,而且,『做菜真的不錯』。

央廣網:為何平民『鄭乾』一家戲份這麼多?

李路:想表達對百姓的關注。

周梅森是一個敢於挑戰傳統故事結構的有骨氣作家和編劇。在構建人物時,他想表達社會各個層面,既有官員、商人,又有白領和工人,也有自我奮鬥的年輕人,因而他寫了鄭西坡、鄭乾和鄭乾的女朋友,用他們來表達對百姓的關注。

現在網上有些議論,對『鄭乾』這個角色似乎並不是很接受。我理解周梅森想表達的,想在這種快節奏和強情節中,淡一淡,緩一緩。如果全是案情戲,那就是『反腐24小時』了。美劇《紙牌屋》裡也有反應百姓生活的情節,但它側重描寫婚姻生活狀態,而本片重在反應最底層,最扎實的百姓生活。角色、情節的設定不苛求每個觀眾都能理解和喜歡,但現在有很多人不喜歡,我們就要回過頭來反思這件事了。

央廣網:外媒評《人民的名義》是大陸版《紙牌屋》?

李路:我們沒有黨派之爭,只有高壓反腐。

網友說《人民的名義》像美劇《紙牌屋》,主要是指情節同樣驚心動魄,光影變化和攝影方式等都是電影化的,而不是室內劇或戲劇化的。但在內容上,《人民的名義》與《紙牌屋》大相徑庭,我們沒有黨派之爭,只有國家行動的高壓反腐。

反腐是長期行為,而非一朝一夕的事。一系列『打虎拍蠅』的鐵腕舉措,涉及面之廣,時間之長,威力之猛是震驚世界,也是前無古人的,充分顯示了黨和國家反腐敗的決心。當前反腐已經進入深水區,一定要有文藝作品作為配套,與黨和政府的反腐形勢相呼應。

央廣網:網上那麼多劇透版本究竟哪一個是真的?

李路:全是假的。

電視劇已經播了20多集,很多人還在猜測大boss是誰?誰誰誰是壞人,誰誰誰是好人嗎?連我家裡人都來問我,陳海醒來沒有?蔡成功有沒有被害掉?這讓我挺開心的。說明我們的故事線索埋得深,沒讓大家很輕而易舉的看出誰是所謂的好人或者壞蛋。

因為觀眾愛這部劇,才會與我們互動,才會關注劇中人物的命運,從側面說明我們成功了。

現在網上已經出現很多版本的劇透,都是不準的。劇中人物的走向和結局也與小說有很大差別。

央廣網:《人民的名義》要出續集?將翻拍《天上人間》?

李路:續集導演不是我,可能會拍《天上人間》。

《人民的名義》續集,編劇周梅森已經在寫了,但我不拍了,在這部戲拍攝期間,我就與周梅森講好只做這一部。

另一部反腐大劇—以『天上人間』真實案例改編的《天上人間》,是另外一個朋友在做,他們找到了我。目前該片劇本還在創作,我說看過劇本再決定。只要劇本好,哪怕還沒寫完,但範本和方向有了,我就可能去接。《天上人間》是很好的題材,有對人性的深度挖掘,反映了那個時代人物的內心扭曲掙扎和對真善美的詮釋,裡面有很多我想要表達也值得拍攝的內容。

央廣網:『IP熱』,『 仙俠熱』,導演怎麼看?

李路:仙俠劇有好的劇本我也會拍。

我覺得仙俠劇、IP劇與現實主義題材電視劇就像井水與河水,二者截然不同,各有各的市場。很多仙俠劇、IP劇也有『真愛粉』,觀眾愛看,也拍得很好,收益也很高。

有好的仙俠劇本,我也可能會拍。每個人都有一顆俠骨之心,導演都會想拍武俠、戰爭劇,但一定要是自己的菜。我一直關注現實主義題材,最終也每每選擇拍攝現實主義題材的作品,但真遇到像《鹿鼎記》這樣好玩的題材,我也可能去拍一個。

主持人:沙瑞金書記和達康書記的『沙李配』 MV,導演喜歡嗎?

李路:很逗,很感動。

那麼多人珍愛我們用心做出來的作品,我非常感動。之前我們一直在說90後、95後喜愛這部片子,後來發現很多00後也加入了看劇大軍,一些上初、高中的孩子都在追這部劇。在很多家庭,一家三代人一起看劇,第一次不搶遙控器,甚至因為要准點守候劇集,推掉飯局。朋友給我發來的圖片中,很多人在火車上、飛機上、山區裡、網吧裡……看《人民的名義》,甚至有人蹲在樓道裡看這部劇。觀眾如此愛你創造出來的東西,表示你的電視劇真正被百姓們所接受了。

央廣網:男子醉酒鬧事,號稱認識『達康書記』,導演怎麼看?

李路:觀眾已經入戲了。

入戲就像做夢。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看完了電視劇,他入戲了,等他酒醒了自己也會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