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一別77年 97歲台灣老兵找到四川親人

97歲台灣老兵找到四川親人。

當鏡頭那邊的胡定遠老人聽到李嘉猷兄弟三人挨個湊到鏡頭前叫舅舅時,再也忍不住流下淚來。他忍著淚揮手,問合江的親人們:『你們身體都好吧?要好好保重!』

根據鳳凰網報導,胡老說,1940年4月,他從石壩上姐夫家出發前往白米場趕場,半路被抓壯丁,從此跟家裡失聯。此後,抗戰、留台,他一別家鄉77年。而在這77年中,他的姐姐、姐夫及其後代一直在石壩上老屋居住,從沒搬走過。冥冥中,似乎在守候他的歸來……

世紀認親

97歲台灣老兵胡定遠四川尋親的故事牽動無數網友的心。通過成都商報記者多方尋找,最終初步確認胡定遠曾在瀘州市合江縣望龍鎮生活過,而附近白米鎮的李嘉猷一家有個『小舅』小時候走失,極有可能就是胡定遠。但失散77年後,石壩上做冬粉的李奉先家後人,是不是就是胡定遠日思夜想的四川親人呢?

昨(12)日,經海峽兩岸視訊連線,胡定遠和李嘉猷一大家人彼此確認身份,雙方都老淚縱橫,感慨良多。成都商報記者和一直幫助胡定遠尋親的瀘州市台辦、公益組織志願者,一起見證了這激動人心的一刻。目前,根據工作安排,胡定遠老人將於近期返回四川省親,了卻人生最大心願。

懷疑、興奮與擔心

真的假的?台灣舅舅要回來?

胡定遠老人口中的大石壩,又稱石壩上,現為瀘州市合江縣白米鎮轉龍灣村地界。世居於此的共有兩姓人,一姓李,一姓羅。83歲的李嘉猷告訴成都商報記者,他的父親李奉先是當地遠近聞名的制粉師傅,新大陸成立前曾自制冬粉在白米及望龍一帶銷售。

『我們這代人,共有六個兄弟姐妹,三男三女。』李嘉猷說,除了三個姐妹外嫁,兄弟三人均在石壩上老屋居住,從來沒有搬走過。三兄弟分別是李嘉猷,83歲;李官明,67歲;李水生,63歲。李嘉猷告訴成都商報記者,外公外婆一共生育了五女三子,他的母親胡方詳排行老大。

李嘉猷從長輩處得知,他共有三個舅舅,分別排行第四、第七、第九。『四舅舅很早就失散了,小舅舅也不知所終,七舅舅胡清榮終身未娶,後醉酒摔死。』李嘉猷說,由於外公外婆無子可依,晚年由他的父母贍養送終。七舅舅胡清榮死於上世紀80年代中後期,當地老人都認得其面貌。

在舊社會,李家因有制粉技術,在當地經濟條件較好。李奉先的妻子只生了個女兒,但李家一直還想生兒子。因胡家經濟困難,姊妹兄弟又多,老大胡方詳便嫁給李奉先做二房,先後生育李嘉猷等六個子女。後來家道中落,錢糧盡毀,胡方詳死於1959年,李奉先死於1961年。『母親生前,經常提及還有個小兄弟。』李嘉猷說,由於小舅不知所蹤,母親提起時也只是嘆氣。

對於突然從台灣出現的『小舅』,李家二兒子李官明剛開始表示懷疑,但看到胡定遠老人的照片和視訊後,他有點興奮,稱胡老很像去世的七舅舅胡清榮。鄰居看了,也說眼睛、鼻子很像。

『幾十年了,他也沒來找過,我們也不認識,哪個曉得他是不是?他為啥要回來?』繞了一圈兒後李官明突然謹慎起來,擔心這個舅舅是不是假的。

跨越海峽的『相見』

視訊認親雙方都不敢大意

瀘州市台辦相關負責人得知成都商報記者找到胡老家人後,也專程趕到李嘉猷家核實相關情況。對於台辦此前掌握的關於老人在川親屬的資訊,工作人員一一進行了仔細核實,包括李家父母姓名、兄弟姐妹、家庭住址等情況,並再次與胡老繼子彭先生核對。

據了解,李家三兄弟中的老小李水生兩個兒子在瀘州工作,李水生夫妻也隨兒子搬到了城裡。當李家第三代中的李賢平從成都商報記者處了解到胡定遠的情況時,非常高興。『這是血濃於水的親人,是好事情,老人家想回來看看,這也是為了卻心願,我們很歡迎。』李賢平放下手頭的工作,專門開車把父親送回鄉下,與遠在台灣的『舅公』認親。

雖然雙方提供的身份資訊基本相符,但是海峽對岸的胡定遠是不是失散77年的『小舅』,李家三兄弟誰心裡也沒底。瀘州市台辦負責人開通微信,打開視訊通話功能,讓雙方跨時空『相見』。

當視訊中的胡定遠剛出現時,李嘉猷兄弟三人顯得有點局促。胡定遠也激動地緊盯著鏡頭,好像要找出三兄弟身上的『胡氏』基因。

『你們看嘛,長得像不像七舅舅嘛?』由於把心思都放在『認親』上,雙方都忘了打招呼。『像,確實很像。』老大李嘉猷眼神不好,趕緊又叫來二弟李官明。李官明反複看了幾眼,非常確定地表示,胡定遠和去世多年的七舅非常像。兄弟二人還不放心,又把站在後面的老三李水生叫來,看了還是說像。

『賢平,你來看看像不像呢!』李家一大家人圍在攝像頭前,李賢平看了視訊後,年少見過七舅公的他堅信兩者非常像,鄰居們也眾口一詞說像胡清榮。『基因真是太強大了,李家的老大跟我老爸特別像。』在台灣家裡,胡定遠老人的繼子彭先生也悄悄給成都商報記者發來了微信。

聽到3個外甥喊『舅舅』 胡老忍不住淚流滿面

他希望回川省親時能去父母墳頭上香盡孝 四川親人將靜等他歸來掃墓

成都商報記者注意到,雖然通過視訊對話,雙方絕大部分私密資訊完全吻合,但李嘉猷記得母親和外婆說過,小舅是在太慈寺跟人角力(打架),闖禍後跑出去失蹤的;在失蹤前,小舅在瀘州王連長的部隊當過兵,幹了半年,不曉得什麼原因又跑了回來。對於李嘉猷提供的資訊,胡定遠回憶後說時間太久,已經不記得了。事後,彭先生也私下問了繼父此事,但胡老對此欲言又止,顯得不願多談。

不過,李家三兄弟仍然確信,這個頭髮花白的台灣老人,確是他們失散77年的舅舅。當鏡頭那邊的胡定遠聽到兄弟三人挨個湊到鏡頭前叫舅舅時,再也忍不住流下淚來。一直在身後默默的看著眼前一幕的李賢平也擠上前來叫舅公,並說他是胡家第三代人,是胡爺爺大姐的親孫子。胡定遠忍著淚揮手,問合江的親人們:『你們身體都好吧?要好好保重!』

『綜合分析,雙方確是失散親屬應該沒錯。』瀘州台辦工作人員把確認的好消息告訴了胡定遠,並叮囑胡老保重身體,歡迎他回來省親。胡老則表示希望回來時能去父母墳頭上香,盡人子之孝。李家族人則表示將准備好祭祀物品,等著他回來掃墓。

時隔77年 海峽兩岸舅甥相對視訊認親

合江

視訊通話時,看到舅舅胡定遠,李嘉猷流下眼淚

台灣

認親後,胡定遠老人和志願者在一起

對家鄉

胡定遠:你們老家住的地方叫啥子?前面是山坡還是什麼?有沒有水溝?

李嘉猷:我們這叫石壩上,又叫大石壩,家對門是個山包,房子後頭也是山包,房前有水溝。我們一家都住在此,沒有搬過家的。(胡定遠點頭)

對親人

胡定遠:你們老漢(即父親)是做啥子的?你們媽叫啥子名字?排行老幾?

李嘉猷:老漢是做冬粉的,媽叫胡方詳,家裡排行老大。她有四個妹妹,三個兄弟,分別是四母兒(當地方言,即四舅)、七母兒(七舅)、小母兒(小舅)。四母兒和小母兒都失蹤了,沒得聯系。(胡定遠點頭:對的。)

胡定遠:你們外婆姓啥子?在哪裡住?

李嘉猷:外公外婆家頭窮,好些地方都住過,在白米到望龍中間的太慈寺也住過。我們外婆姓王,眼睛看不見。(胡定遠點頭。)

對隱私

說到這裡,李嘉猷補充了一句:我們媽是老漢的二房,還有個大媽,生了個女兒。我們李家想生兒子,外婆家裡窮,就讓我們媽做了二房,生了六個孩子。

胡定遠:是的,是的,我知道這個,我大姐是姐夫家的二房。你們母親有沒有一個最小的妹妹,身上有啥子胎記之類沒得哦?

李嘉猷:怎麼個沒得嘛?我們小孃兒(小姨),肚皮被燙傷過,留下多大一塊白色印跡。

胡定遠:對頭,對頭。她小時候烤火,把肚皮燙了個疤。她是我妹妹,她還在不在?

李官明:早就不在了,我們兩個小的都沒見過,外公外婆也多早就過世了。

如何確認?

相貌相似私密家事也對上了

成都商報:你知道有個舅舅失散了嗎?

李嘉猷:我今年83歲,算起來1940年已經6歲了,印象中是有個『小母兒』(即小舅)。母親在世時,也經常提起說我們還有個舅舅,不知道去向。最艱苦那些年,母親常常嘆氣,說不知道『小母兒』是不是還活著,有沒得飯吃?母親說完這些,又會自言自語說那個人不傻,應該不得餓肚皮。

成都商報:你母親家兄弟姐妹多少人,有沒有母親那輩人還健在的?

李嘉猷:我母親是老大,還有二孃、六孃、八孃、小孃,有四母兒(四舅)、七母兒(七舅),還有個小母兒(小舅),一共八姊妹。七母兒未婚無後,死的時候是五保戶;另兩個舅舅早年就失蹤了;幾個姨孃都死了幾十年了。只曉得八孃嫁到重慶永川,有個兒子叫梁八州(音),但幾十年沒聯繫過。

成都商報:照此說來,你是目前胡氏一族所有後人中,唯一見過小舅的,但那時你也只有6歲。如何就敢肯定台灣的胡爺爺就是你失蹤的小舅?

李嘉猷:我們有個七舅舅胡清榮,就在我們這大石壩生活了幾十年。現在40歲以上的人都記得他相貌,看了台灣胡定遠老先生的照片、視訊,我們家人和鄰居長輩,都認為他跟胡清榮長得像。從外貌上,可以有此判斷。

成都商報:還有更多證據證實嗎?

李嘉猷:我們有些家務事,只有自己最至親的人才清楚。比如他說他姐姐排行老大,是嫁到李家的二房。如果他不是我舅舅,這個資訊不可能被一個97歲的台灣老人知道;再比如他說他有個妹妹,小時候烤火燙傷了肚皮,恰恰我們母親的麼妹,肚子上就有被火燙傷的疤痕。如果不是親人,他不會知道。綜合起來判斷,他肯定就是我們失散的舅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