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27歲商人每天掛遊戲16小時 月收入萬元

遊戲外貨幣交易截圖。

小塵(化名),目前住在江蘇無錫,今年27歲,在做遊戲商人前,他在一個裝修隊裡打工做裝修。現在他的工作,就是每天泡在遊戲裡,把打出來的材料進行販賣,每個月收入超過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

工地摔傷後臥床發現商機

根據鳳凰網報導,2016年夏天,小塵在無錫的裝修隊裡做工時,從架子上掉下來摔傷了。

小塵說,摔傷後沒法幹活兒,只能在家裡臥床休養,無聊之際,就開始玩遊戲。他下載某遊戲後,無意中刷小怪,掉落了一個石頭(強化遊戲裝備的必備物品),而這個石頭他看到有人在遊戲世界的視窗裡喊著要收,他就以遊戲幣的價格賣給了對方。因為臥床沒有收入,他就想這樣能賺錢也不錯,就不停地刷石頭,然後賣出去。開始因為等級和戰鬥力比較低,總是被搶怪,他想著沒有投入就沒有產出,就自己也充值遊戲幣,然後快速將等級和戰鬥力提升到一定級別後,承包刷怪區。

小塵說,玩過手遊的人都知道,總有『土豪』肯砸錢,他沒有那麼多錢砸過對方,白天又惹不起,就開始晚上刷。一般他從當天中午12點刷起,然後做任務打能打的小怪,就這麼一直持續到第二天早晨的7點多,中間吃飯手機或者平板電腦都不離開手,即使做飯和吃飯,甚至是上廁所也一樣,眼睛都不敢離開螢幕。尤其是過了凌晨,剛開始眼睛困得都睜不開了,但是還得堅持,因為凌晨是最好『發財』的時間,大號沒人刷,小號搶不過他。收獲有多有少,這要看運氣和boss爆出東西的多少了。

早晨7點,他會把東西整理好放倉庫或者有些直接掛到遊戲裡的自由交易市場內,倒頭便睡,一直睡到自然醒,有時候一睜眼就是下午兩點鐘了。這麼算下來,他每天至少要不間斷掛在遊戲裡超過16個小時。每次醒來後,他都匆匆忙忙吃口東西,趕緊登錄遊戲,開始邊掛著boss邊在遊戲內的喊話視窗裡賣東西。

通過一段時間的摸索,他把遊戲規則摸透後,便很少在遊戲市場裡賣,而是和遊戲裡的玩家商量好價格後,通過微信或者支付寶的形式直接進行現金交易。除了一開始不太熟悉的原因外,他後面的收入就會很穩定,有固定的買家,有熟悉的銷貨渠道,這樣粗略算下來,每個月的收入都在萬元以上。

情況並非一直都很好,在他所在的這個遊戲區裡,玩到半個月的時候,他發現『活人』越來越少,基本也就是三四十個的樣子,而且石頭的價格也越來越往下走。『需求量是固定的,遊戲套裝強化無需重複進行,我賺的錢就越來越少。』小塵說,沒有辦法,為了賺錢,他就去新服,有了之前的經驗,他會先行砸錢,把等級和戰力在他離開之前,都保持在新服的前幾名。這樣做的好處就是很少有人能搶得過他,收入還在保持穩定的情況下有小幅度增長。

從去年夏天開始,他一路換服,一路走,每個服最多呆半個月就離開。每次離開新服,他都會把賬號賣掉賺最後一筆。當然也有例外,小塵說,中途他在一個新服碰到一個『土豪』,由這個人提供經費,讓小塵陪著他玩,就這麼陪著這位朋友玩了一個月,結果也沒掙著啥錢他就離開了。

遊戲商人的戰爭和生意經

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戰爭。

小塵說,遊戲裡角色升級戰力,不只依賴一種材料,像他就是穩定地刷套裝強化石,還有其他的人刷別的材料,一般情況下不會互相影響。但商人多了,材料就那幾種,戰爭就爆發了。記者登錄遊戲看到,許多人在世界的喊話視窗裡進行著對罵。小塵告訴記者,這幾個就是商人,因為被搶了材料,就意味著被搶了錢,所以罵的時候特別狠。

小塵告訴記者,他在這個區時,開始就有競爭對手。這個對手和他套路差不多,也是先砸錢升等級和戰力,然後刷石頭。兩個人就開始打架,後來他還叫來了幫手,每次打架他這邊兩個人用遊戲幣無限複活,直至打到競爭對手退服。為此這個對手在離開前,罵了他很多天。


小塵與記者溝通的截圖。

『你說被罵,肯定難受啊,被別人罵得那麼慘,誰心裡也不舒服,可是有什麼辦法?都是為了賺錢,我退讓了就意味著我沒有了收入,只能看誰把誰打跑。』小塵說,這種情況不是一次兩次了,為了緩解心理壓力,也為了調節身體,他每從一個服裡退出時,都會休息兩三天,帶著女朋友到處玩玩,散散心,『不讓自己休息不行,一個是心理壓力,一個是幹這行簡直就是與世隔絕,時間長了會瘋掉的。』等放鬆回來,他又會開始這種單調重複的遊戲生意和生活。

小塵說,他們不只是有競爭對手,也有朋友,幹這個時間長了,就會認識很多遊戲商人。大家都分布在不同的區裡,平時交流下賺錢心得,將收益最大化,有時也互相勸慰下,緩解心理上的壓力。

當然,不是所有的遊戲商人都是講規矩的。遊戲世界裡沒有法律,一切都靠自己自覺,小塵說,很多人是邊賣邊騙,他也被騙過,為了升等級和戰力,他自己也會收一些東西,無奈就被騙了。『遊戲裡一般也就被騙個幾十到幾百,沒有制約對方的手段,報警又不至於,所以被騙後鬱悶罵幾句就算了。』他說,遊戲世界裡,一切靠的還是自覺與道德的約束。

現在暫時還不考慮結婚

小塵有個本子,記錄著每天的交易對象和交易金額。但是他說不覺得這個是長久的『工作』。

小塵說,這樣時間長了肯定不行,他目前只是在一個遊戲裡賺錢,他也在考慮多找幾個遊戲,看看怎麼才能最快地掙最多的錢。他初中畢業後,只是念了個技校就完了,後來一直在各地晃蕩,也沒有一個長久穩定的職業。現在的女朋友處了有一段時間了,但是他還不考慮結婚,『結婚哪是那麼簡簡單單的事情啊』

他想著先在遊戲裡賺些錢,然後有了本錢後就開個店面賣東西,這也算個正經的營生。他在遊戲裡也學到了很多經商的竅門和道理,他準備運用到店面上,到時有客人來了就賣東西,沒客人的時候就刷遊戲賺錢,他的心裡也算踏實些。但至少目前,他一直還是比較迷茫的。


小塵每天記錄交易的帳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