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接力 助97歲台灣老兵找到四川親人

台灣老兵胡定遠(右)與大陸親人視訊連線。

4月11日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日子,然而對於台灣老兵胡定遠來說,卻是人生中無比重要的一天。這一天,他終於奇跡般地和闊別77年的親人連上了線,看著影片連線那頭,一張張從未見過卻又十分熟悉的臉,胡爺爺激動地語無倫次。他何曾想到,自己一個幾乎不可能實現的願望,竟然在瀘州市台辦、兩岸志願者、媒體和社會熱心人士的接力下成了真。

根據台灣網報導,3月3日,一位叫「蜜兒」的台灣網友在「頭條尋人」來信中殷切希望幫助自己已經97歲高齡的爺爺胡定遠尋找遠在大陸四川的親人!他說,爺爺一直放不下對故鄉的思念。去年爺爺因罹患肝癌進行了手術,今年3月1日,台灣老伴也去世了,與之而來的是他愈發濃鬱的思鄉情。

老人已高齡,又是台灣同胞,親人在四川,這些關鍵資訊讓工作人員敏銳感覺到老人是在新大陸成立前去的台灣,加之今年是台灣當局開放老兵大陸探親30周年,此次尋親意義非同尋常。

很快,這條線索通過網路轉交到瀘州市台辦並得到高度重視。瀘州台辦立即通知各縣區台辦開展尋親篩查工作,並組織志願者加入尋親隊伍。

第一站 走訪鵝公丘

對信件資訊仔細梳理排查後,「瀘縣鳳儀鄉6保2甲」成為尋親組第一個關鍵線索。《縣志》記載,該地即為現在的瀘縣立石鎮玉龍村鵝公丘。經尋親組多方走訪證實,令人遺憾的消息傳來─鵝公丘已經沒有「胡」姓人家了。

第二站 尋找白公尺洞

胡爺爺雖97歲高齡,但長達77年的分別,反而讓家鄉的記憶不因年老而衰退。在鵝公丘尋訪失敗後,胡爺爺又提到了「白公尺洞」這個讓他印象十分深刻的地點。「下面是個山洞,上面是寺廟……」時不我待,尋親組再次開展了白公尺洞搜尋工作。

經查,瀘州市合江縣正好有個白公尺鎮,白公尺鎮上正好有個「白公尺洞」,就在現在鎮政府宿舍樓下方!更令尋親組振奮不已的是─「白公尺洞」的上方曾經確實有個寺廟,只是後來改建了!大家在經歷短暫的振奮後,卻再次遺憾得知「白公尺洞」及附近都沒有「胡」姓人家。

第三站 問路碾子山

網路尋親的力量是強大的,隨著尋親消息在手機、電腦、村民間口口相傳,當線索將尋親組帶到「碾子山」後,一位名叫曾德明的老人聽說了大他27歲的胡爺爺是打日本鬼子的川籍老兵後,也加入到尋親隊伍中。

「說合江話,又知道白公尺場、白公尺洞、碾子山,胡爺爺應該是這一帶人。」曾德明對胡爺爺居住地線索的肯定讓尋親組又看到了希望。

在曾德明帶領下,大家幾乎問完了當地年長的「胡」姓老人,竟然還是一無所獲!尋親陷入停滯……

第四站 探訪太慈寺

線索眼看就要中斷,胡爺爺內心也百感交集,努力回憶著兒時在四川的生活點滴。幸而「太慈寺」這個廟名的浮現讓尋親得以繼續。「我在太慈寺附近居住過半年,是白公尺到望龍之間的太慈寺,那裡有尼姑!」

絕不輕言放棄!尋親組向當地村民打聽起大慈寺的消息。提到大慈寺,村民就炸了鍋:「早毀了!現在只有太慈寺村……」更讓人難過失望的是,當地數十位村民都證實,沒有「胡」姓村民,也沒聽說誰家親戚有人在台灣。「要是他自己都記不得住址,肯定找不到了。」一位老人說。

第五站 確認燈桿山

線索算徹底中斷了。尋親之路眼看成為絕境……

「太慈寺雖然毀了,但寺廟所在山體、地貌有沒有變化呢?」尋親組成員之一作的大膽提議,成為大家最後一搏的唯一希望!

「現在網路這麼發達,既然這也是最後的線索,幹脆我們與胡爺爺影片連線識別確認尋親線索,萬一他能觸景生情想到更多線索呢?」這個提議被立即採納。

在太慈寺村民李世容的帶隊下,尋親組接通了胡爺爺的影片電話。影片中,李世容問胡爺爺還記不記得太慈寺裡的生鐵大鐘?隨著影片直播太慈寺場景,加之「生鐵大鐘」這個關鍵資訊,胡爺爺仿佛就置身在太慈寺,一景一物浮現腦海。

「大鐘就在太慈寺山門處,打開寺門對面就是點「天燈」的小山包!」尋親組還在為「小山包」摸不著頭腦,李世容突然說道:「這就對了!他說的是「燈桿山」!山名的由來也正是因為每年正月初一至十五,都會點燈。」

李世容的這番話突然讓尋親無望的胡爺爺和尋親組再次看到了希望!村民口中的太慈寺,根本沒有寺廟的影子,就是一大一小兩個山頭,寺廟所在位置已蓋起五六座民房,對面「燈桿山」上也不見燈桿,只有一座村民的小平房。剛開始看到太慈寺舊址上建起的樓房時,胡定遠老人在鏡頭前痛苦地搖頭,再度失望起來。

「慢一點,你再從電桿處照過去我看看。」就在尋親組準備關掉攝像頭時,胡爺爺突然精神一震,讓大家將手機攝像頭沿著太慈寺大鐘所在地旁邊的水泥電桿,往對面山頭移動。「對了對了,就是這裡,就是「燈桿山」,沒得錯了!」胡爺爺說,年少時他們特別窮,有時候居無定所。因此,他曾在太慈寺生活了半年,對這裡的山形地貌印象非常深刻。至此,胡定遠的故鄉也就鎖定在了「燈桿山」附近。

第六站 鎖定石壩上

「燈桿山」帶來的希望,讓胡爺爺再次從記憶中擠出了另一個關鍵資訊─姐夫家曾經是賣冬粉的。曾德明依據這個線索指出,「石壩上」確實有個「李」姓人家,解放前是賣冬粉的。經過一路打聽,終於找到了村民李官民家,他的母親姓胡!
線索逐漸對上!

李官民在家裡排老九,還有一個哥哥叫李嘉猷,一個弟弟叫李水生。李嘉猷證實,其父親李奉先確實曾做過冬粉生意。聽家裡老一輩說,母親有個弟弟很小的時候就走失了。不過,對於突然找到自己走失多年的舅舅,李家三兄弟都表示:「有點不敢相信!」
除李家三兄弟,感到難以置信的還有尋親組一行,但他們更多的是替胡爺爺找到親人的欣慰之情。

尋親接力終點站

4月11日上午,瀘州市台辦工作人員、尋親組、記者一行前往白公尺鎮進行最後確認。

在胡爺爺提供的資訊中,其最小的妹妹小時候烤火時,肚子曾被燙傷,留下了傷疤。像這樣的隱私資訊,只有家人才能知曉。當李嘉猷得知該資訊時,深信胡爺爺就是自己的親人。「除了胡家親人外,不可能有別人知道。」

當日中午,在瀘州市台辦、志願者及記者的見證下,胡爺爺終於和三個外甥通過影片「跨海俠見面」!

當影片中的胡定遠剛出現時,李嘉猷兄弟三人顯得有點局促。而胡定遠激動地湊了上來緊盯著鏡頭。在15分鐘的通話中,胡爺爺一直詢問家鄉的的資訊。「家後面是不是山?」、「你外婆姓什麼?」……雖然影片的兩方,都有點語無倫次。不過,基礎的資訊都一一對上了。

掛斷影片前,三兄弟同框和胡定遠揮手道別,一聲時隔77年的「么母兒(么舅)」終於叫出了口。胡定遠再也忍不住流下淚來……他忍著淚揮手,問家鄉的親人們:「你們身體都好吧?要好好保重!」「都說外甥像舅舅,看來是真的。」旁邊圍觀的村民,也發出感嘆。

影片掛斷後,李嘉猷三人又繼續回憶當年的點滴,還拉著大家一起去看當年的老屋。交談見,李嘉猷無意中提到:父親李奉先曾取過一個老婆,他們的母親胡方詳是父親的第二個老婆。這個關鍵資訊能夠對上嗎?為保證尋親無誤,大家又再次影片連線胡定遠求證,他連聲說「是,是,是!」。

一別77年 台灣老兵即將回家

歷時一個多月,這場「尋親接力賽」在瀘州市台辦、尋親志願者和媒體以及社會熱心人士的共同接力下,終於到了終點站。

現在,胡爺爺的心安定了下來,開始與家人商量回鄉事宜,他希望,回鄉的時候能夠到父親母親的墓地,為他們上一炷香。
一別77年,青絲早成白發,漂泊的游子終會回到故鄉……一段小小的尋親故事,卻充滿濃濃的兩岸情緣。

視頻這頭,是胡定遠在大陸的親人們
視訊這頭,是胡定遠在大陸的親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