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老虎落馬前在幹啥 有人串供有人借匯報探虛實

項俊波。

風傳一個月後,靴子終於落地了—大陸保監會主席項俊波被宣布因嚴重違紀而接受組織審查。

根據環球網報導,觀海解局記者注意到,這名中央委員兩天前還出席某個揭牌活動。梳理大老虎落馬前夕所作所為,可以發現共有4類:

有的是被中紀委秒殺,比如開會時帶走;有的是消失依舊最終獲證實,這段時間裡他們反省思過;有的死不悔改,暗地裡搞對抗,比如搞串供、藏匿贓物;有的則是焦慮不安,夜不能寐,百般試探。

儘管小動作不一,他們的結果卻是出奇的一致─轟然倒塌似地落馬。

秒殺:有人上午揭牌下午落馬

2014年7月,《人民日報》曾總結,「最強中紀委」有5大新招,其中一個就是「突然襲擊」。如今看來,這招也被用在了項俊波身上。

兩天前,也就是4月6日上午,《大陸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大陸地震局戰略合作協定》簽約儀式舉行,他還出席並為「大陸地震風險與保險實驗室」揭牌。除此之外,項俊波還講話,認為此舉能進一步提升大陸保險業服務經濟社會的能力。

僅48個小時後,他就因嚴重違紀接受審查的消息就登上了中紀委網站。

觀海解局記者發現,其實中紀委突然襲擊、迅速公布,「秒殺」大老虎的實例已經不勝枚舉。主要體現在3個方面,第一是地點出其不意,不少人在會場上被控制;第二是公開露面不久就落馬,時間差極短;第三是有時深夜、凌晨,甚至周末打虎。

第一種,比如原南京市委書記楊衛澤。被帶走前,他正在主持召開南京市委常委民主生活會。

此時,省委通知楊衛澤前去省委開會。知情人士說:「楊衛澤在辦公室抽了十五分鐘的煙。在省委,楊發現中紀委的工作人員後,立刻做出向窗戶跑欲跳樓的舉動,不過被摁住了。」

第二種,比如今年3月1日上午,上海市檢察院原檢察長陳旭出席上海市法學會慈善法治研究會成立儀式並揭牌。當天18時58分,他被宣布落馬。

第三種,比如今天落馬的項俊波,周末。觀海解局記者曾梳理過,截至今年1月12月,共有16只大老虎在早8點之前(7人)、夜10點之後(9人)被宣布接受調查。最早的為國家工商總局副局長孫鴻志(早上6:55),最晚的是福建省委副書記、省長蘇樹林(晚上11:30)。


楊衛澤受審。


孫鴻志受審。

之所以要搞突然襲擊、讀秒絕殺大老虎,《人民日報》給出的解釋是,首先,這樣的震懾是相當之大,不僅不給官員以任何的喘息空間,更給廣大民眾以極大的信心。其次,打虎的時間很有講究。

簡而言之,在老虎確定被調查之前,消息是絕對保密的,如果有任何風聲走漏,都可能導致涉案人發生意外甚至出逃,因此在何時何地將老虎拿下,中紀委的工作人員一定是經過精心準備的。也許並不是辦案人員想起早貪黑,只因為那個時間點動手的時機恰巧最成熟而已。

消失:有人缺席公開活動88天

除了在開會、在出差路上、在家中被秒殺外,觀海解局記者發現,有的大老虎在被宣布落馬之前,社會上就已經傳出其要接受調查的消息。媒體也由此總結出一些規律,比如長久不露面,甚至連按慣例必須要參加的活動都沒現身,被揣測為出事前兆。除了今天落馬的項俊波,四川原省長魏宏,民政部原部長李立國也是典型的例子。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觀海解局記者的同事就聞說項俊波要接受調查。果不其然,一個月後的今天,傳言被證實。

與項俊波在傳聞期間還公開出席活動不同,魏宏則是直接消失了26天。

2015年12月21日,魏宏因中央經濟工作會出現在新聞聯播後,就再沒有出現在公開報導中。實際上,在《四川日報》上,早從12月18日之後就再沒有魏宏的身影。期間他多次缺席應該參加的省委常委會議,連本已定好的四川省十二屆人大四次會議都延期5天召開。

直至26天之後,也就是2016年1月16日,中紀委召開的發布會確認魏宏涉嫌嚴重違紀,正在反省思過,下一步將就違紀情況進行處理。同年2月4日,他被斷崖式降級─副廳級非領導職務。


魏宏。

同樣是被斷崖式降級,同樣是在中紀委發布會上公布落馬消息,與魏宏相比,李立國的消失時間更久,將近3個月。

觀海解局記者曾介紹過,李立國落馬前最後一次公開露面是在2016年10月13日。當時他率領民政部等組成的慰問團來到陝西延安,向紅軍烈士敬獻花籃。在那之後,民政部的所有重要活動,李立國均不見蹤影,而由其他副部長出面。

88天後,即今年1月9日下午,中紀委在發布會上證實,李立國與民政部原副部長竇玉沛,由於巡視和群眾舉報反映的問題,目前正接受審查。2月8日,李立國被斷崖式降級─副局級非領導職務。


竇玉沛 (左)、李立國(右)。

從公開報導中突然消失的這段時間裡,這些大老虎都幹了些什麼事情?

觀海解局記者注意到,中紀委在證實魏宏失聯時,用了一個此前並不多見的表述「正反省思過」。而且,在給予其斷崖式降級的通報中,中紀委如是講:「經查,魏宏同志身為黨的高級領導幹部,在自身存在嚴重違紀問題的情況下,對黨不忠誠、不老實,不珍惜組織多次給予的教育挽救機會,嚴重違反政治紀律、組織紀律,對抗組織審查,在組織談話和書面函詢時不如實說明問題。」

基於此,媒體認為,魏宏正是「先教再查」樣本。這背後是監督執紀「四種形態」:黨內關係要正常化,批評和自我批評要經常開展;黨紀輕處分和組織處理要成為大多數;對嚴重違紀的重處分、作出重大職務調整應當是少數;嚴重違紀涉嫌違法立案審查的只能是極極少數。

焦慮:借匯報工作試探虛實

針對大老虎落馬前夕所作所為,無論是在會場被帶走式的突然襲擊,還是消失許久後得到證實的有預兆落馬,都可以視為向外界所展現出的表象。那落馬前夕,大老虎的內心世界是怎樣的?

觀海解局記者梳理發現,可以簡單地歸結為兩類:第一是死不悔改型,即搞串供、毀滅證據,以對抗審查;第二是萬念俱灰型,焦慮不安,夜不能寐。


項俊波。

對於第一種,單在2015年,就有35名官員被通報「幹擾、妨礙組織審查」或「對抗組織審查」,其中13人為省部級及以上官員。比如福建省原副省長徐鋼,干擾、妨礙組織審查,與其妻及部分行賄人串供,轉移、藏匿贓款贓物。此外還有人偽造證據、打擊報復舉報人。

而根據《大陸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規定,對抗組織審查,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較重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或者留黨察看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開除黨籍處分。


徐鋼。

對於第二種,山東省委原常委、濟南市委書記王敏在懺悔錄裡有形象的表述。「夜夜難以入睡,幾乎天天半夜驚出一身冷汗,醒來就再也睡不著,總想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出事。白天常常魂不守舍,省委通知開會,怕在會場被帶走;上班時怕回不了家;上級領導約去談工作,也怕是借題下菜。

開會時在台上坐著,往往心不在焉,只得強打精神撐著;一個人時,唉聲嘆氣,多次用拳頭敲打自己的腦袋,發洩胸中壓力。」


王敏受審。

在口述體反腐紀實文學《追問》之中,那名日前因自曝與女明星情史的正部級官員也曾講述落馬前的心態─「很難受」。

據其講,當時他不斷被人舉報,風聲傳得越來越大。在這種資訊包圍中,有一天,他決定試探虛實。於是拿起桌子上的紅機,接通分管的國務院領導,希望能當面匯報工作。結果領導很客氣地說,過幾天有空的時候,聽秘書通知。「我覺得這不是一種很好的信號,跟以前領導一接到電話就滔滔不絕大相徑庭。」

放下電話後,這名正部級官員在辦公室坐了一夜。最終,他決定自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