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海外戰況升溫 支付寶急行軍攔截微信

支付海外戰況升溫。

曠日持久的移動支付大戰正在向境外蔓延。

根據驅動之家報導,4月12日,螞蟻金服集團和印尼的Emtek集團(Elang Mahkota Teknologi)宣布成立一家合資公司,開發移動支付產品,為印尼用戶提供數字金融服務。4月11日,微信智慧工作坊在香港開講,我被邀請到現場觀摩,這是這個微信生態官方活動首次在境外開講,主題是微信支付。

微信支付(WeChat Pay)在2016年就已進入香港市場,這一次微信在香港發布『支付+會員』解決方案,籠絡香港本地商家。

在去年底微信支付接入星巴克時就有記者問及微信團隊,是否會與星巴克全球展開合作以拓展海外支付市場,微信當時並未明確回答這一問題。

事實上,微信支付的境外擴張之路早已開啟。這一次活動透露的資訊更加明確了這一點。微信支付已進入泰國、南韓等亞太地區,成立了專門的跨境支付團隊,這一次在香港推出「支付+會員」則表明微信支付對境外市場的重視力度越來越大。

微信為何積極擴展跨境支付市場?

去年騰訊拿到最高獎的團隊有兩個,一個是《王者榮耀》,一個是微信支付,團隊獎金達到1個億,微信支付之所以獲獎,據媒體報導是「因為微信支付在線下支付市場2016年就已全面超過支付寶。」

騰訊財報的官方資料則顯示,去年12月騰訊移動支付的月活躍帳戶及日均支付交易筆數均超過6億(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

這裡要明確三個概念,一個是第三方支付,一個是移動支付,還有一個是線下支付。微信在線下支付領先,更多是指二維碼支付。
我經常會看到有人對微信支付和支付寶在線下誰更普及爭論不休,有人去的城市支付寶見得多一些,有人去的城市微信支付見得多一些,但這都是盲人摸象。

支付寶已許久沒有公布過MAU,螞蟻金服尚未上市,不會例行公布資料,支付寶或許對於「線下支付市場微信支付全面超越」並不認同,但至少騰訊認為其在境內的線下支付市場已經領先。

綜合多方資料來看,整體支付市場,支付寶依然領先。易觀智庫資料顯示,2016年第3季度,支付寶以50.42%的市場份額奪得移動支付頭名,去年同期這個數字是68.4%,微信支付憑藉著社交紅包和線下掃碼支付而崛起。

中金公司基於支付清算協會資料測算,在移動端,支付寶2014年-2016年均複合增長率為118.6%,而微信支付增速高達326.9%,微信支付增長之勢明顯。

線下支付市場,微信支付的二維碼與支付寶的二維碼「並存」於櫃台已經是一種必然。

現在雙方爭奪的焦點是:用戶拿起手機之後更願意掃誰的碼,這是為什麼支付寶在社交化之後繼續摸索社區化和內容化的緣故。

正如我之前的總結,線下之戰結束之後,移動支付最重要的戰場是兩個,一個是境外之戰,一個是線上之戰,後者更像是微信支付和支付寶的攻防戰,儘管京東、點評、去哪兒等重點線上交易場景已全面支援甚至重點支援微信支付,但支付寶還有最後一道防線,那就是阿里系的業務尤其是天貓淘寶所承載的GMV,是騰訊系的小夥伴們很難匹敵的。

並且,支付寶經過多年積累,已經拿下類似於12306、App Store這樣的超級支付場景,它是用戶線上支付的首選。正是因為此,微信支付加速圈占非阿裡系線上場景的同時,積極拓展海外市場。

還有,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正如我之前所總結,一切大陸互聯網業務都會全球化發展,從動機上看,就是本土市場人口和流量紅利消失了必須去海外;從能力上看,越來越多的大陸業務具有創新和技術等業務能力

不論是二維碼支付還是社交紅包還是公眾帳號,大陸公司都做得比國外好,具備去海外拓展的基礎。

因此,微信支付強化境外市場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微信不只是要把二維碼搬到香港去

香港是大陸用戶境外旅遊的第一站,其最大旅遊特色就是購物,因為豐富的商品選擇以及具有競爭力的價格,成為全世界人們的購物天堂。

來自香港旅遊局官網的資料顯示,2016年內地訪港旅客4300萬次,過夜旅客人均消費7100港幣,不過夜旅客人均消費2527港幣,2016年上半年大陸訪客總消費881.3億港幣,占所有訪客消費的61.4%。

龐大的客流和強勁的消費,對於內地互聯網公司來說蘊藏著巨大的機會。

百度地圖、大眾點評、去哪兒等等與吃喝玩樂有關的公司都針對香港市場開展業務,對於這樣的「消費黃金市場」,阿裡和騰訊自然不會錯過,它們均在香港布下重兵,不只是放置團隊還開展核心業務,比如騰訊的廣點通業務已進入香港、幫助當地商家面向大陸遊客營銷;再比如去年天貓雙11狂歡節的啟動儀式刻意選擇在香港舉辦,讓當地商家和居民參與到了雙十一的買賣之中。

支付的競爭同樣已經開始,理論上來說,用戶境外使用移動支付的需求更強勁,因為兌換外幣麻煩。香港與別的境外市場又有一個不同,那就是出入境方便,尤其是對於廣東用戶而言,因此回頭客多、複購率高。

正是因為此,香港成為支付寶與微信支付境外戰鬥最膠著的市場。

支付海外戰況升溫:支付寶急行軍攔截微信

去年我去香港旅遊時就在街頭看到微信支付和支付寶團隊在拉人頭。

不過,儘管微信支付宣稱「已覆蓋香港大部分主流商戶」,但我最近一次去香港購物時,二維碼支付的存在感還是要比大陸低很多的,信用卡為主。

香港市場拓展移動支付也要解決有牌照問題,與本地金融機構合作清算、說服商家移動支付的價值,都需要時間。

微信支付推出「支付+會員」解決方案更多是為了拓展商家。微信支付選擇與本地第三方微信開發商和零售服務商錢方好近、威富通等合作,拿下了香港海洋公園、莎莎、卓悅、colourmix、周大福、六福珠寶、英皇珠寶鐘表、奇華餅家、位元堂、Aesop、Max Mara、TSI、百老匯等品牌連鎖店,以及香港第二大計程車康泰。

只是在櫃台放置二維碼是不夠的。微信支付在大陸玩得得心應手的「支付即關注」這樣的增粉功能,讓商家與顧客建立持久聯繫,可以接收宣傳消息或者提供客服服務。

紅包活動在香港改為「利是」,積分活動在香港改為「印花」,名字變了、套路沒變。在香港幫助微信支付拓展商家的合作夥伴就有來自廣東的第三方微信開發商,這些玩法也是微信支付在大陸能夠受到商家青睞的關鍵所在。

支付寶的線下拓展套路與微信支付如出一轍,均是不只強調支付本身,還提供周邊配套能力,用支付寶副班長倪行軍(花名苗人鳳)的原話說是「未來一年,支付、開放以及為商業配套的社區能力將是支付寶最重要的事情」。

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在香港市場是一家獨大,還是繼續像大陸這樣平分秋色,眼下看不出端倪,不過我認為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補貼大戰將會在香港重演─今年初我去泰國時就發現微信支付和支付寶錢包均已進入泰國市場,在王權免稅店出現了補貼活動。

支付寶境外急行軍攔截微信支付

香港是微信支付和支付寶鏖戰境外的重要一戰。以泰國為首的東南亞市場、以日韓為主的東亞市場都能看到微信和支付寶混戰的身影。
支付寶在境外市場的布局早已開始,甚至更為激進。

阿裡巴巴全球化戰略採取金融、物流、電商、文娛等業務並駕齊驅的模式,金融是一大支線。

投資是重要手段。去年螞蟻金服對印度版支付寶Payt、南韓互聯網銀行K-Bank進行投資。

2017年,螞蟻金服在海外的買買買還在繼續並且加速,2月螞蟻金服和菲律賓公司Ayala聯合投資隸屬於運營商GlobeTelecom的數字金融公司Mynt;3月阿裡巴巴增持印度電子支付公司Paytm股權,成為其最大股東。

今年螞蟻金服還在積極推進並購全球第二大匯款服務公司美國速匯金(MoneyGram),還有如開篇所提,螞蟻金服已與印尼傳媒巨頭Emtek合作成立合資支付公司。

大量結盟本土巨頭。阿裡巴巴已與日本最大電商平台樂天、美國在線支付公司Stripe、歐洲退稅機構瑞士環球藍聯、南韓互聯網領軍企業Kakao戰略合作。

打通了全球200多個國家和地區資金渠道,跟200多家金融機構達成合作,包括Visa、萬事達、JBC、花旗銀行、渣打銀行、巴克萊銀行、德意志銀行等,在貨幣結算上,支付寶已支援18種境外貨幣結算。

在支付場景拓展上,支付寶也頻繁出手:2017年1月份,支付寶進軍日本,全日本近1.3萬家羅森便利店、以及東京地區的3500餘輛計程車全部支援支付寶掃碼付款;2017年春節前,歐洲公尺蘭、慕尼黑、赫爾辛基機場上線即時退稅到支付寶服務;2017年2月6日,芬蘭航空客機接入支付寶可支援乘客的購物與服務的付費;4月4日,支付寶接入義大利首批店鋪。

通過投資本地金融機構、與本地巨頭結盟合作以及將二維碼搬到當地商家的櫃台,支付寶正在建立一個全球支付網路,比微信支付一個市場一個市場拓展的方式更加迅速。

在大陸市場多次嘗試社交化受挫之後,支付寶錢包試圖在海外建立先發優勢─微信在海外有上億用戶,但優勢並不如大陸顯著。

在大陸市場不得志、海外卻意氣風發的公司還有很多,比如聯想手機在大陸無法進入前五,海外卻能進入大陸手機前三。

不過,支付寶向海外擴張的出發點與微信支付還是有些許不同,它並不只是為了支付本身,一則是為了給阿裡電商業務的全球化做好支撐,這是支付寶誕生的原因,支撐到後面就成為一個獨立業務;第二個就是它的金融屬性更強,跨境布局的主角是螞蟻金服而不是支付寶,畢竟支付只是金融業務的一種,理論上來說其他金融業務都可以全球化。

財付通在PC時代幹不過支付寶,但微信支付在移動時代卻逆襲了;支付寶在大陸的線下市場處於被動,在海外市場會成功逆襲嗎?拭目以待。

支付海外戰況升溫:支付寶急行軍攔截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