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創始人戴威被架空? 滴滴進軍單車界

ofo創始人戴威疑被架空。

戴威被架空的傳言,已經不是一兩天了。金沙江、滴滴、經緯等同一陣營的資本入局,不太可能放任戰鬥經驗值不高的初始創業者自生自滅。

根據驅動網報導,據雷鋒網查閱工商資料得知,ofo所屬的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發生過工商資訊變更,變更後,投資人一欄增加了金沙江創投、真格基金、王剛等9位。

更重要的是,變更前,戴威擔任公司執行董事,楊品傑任監事,變更之後,戴威身份變為董事長,董事部分包括肖敏、陳熙、薛鼎、楊品傑、朱嘯虎、于信、張巳丁,監事變更為陳婧。

投資界人士向雷鋒網表示,董事長是董事會股東中占有股權最多的人,執行董事是董事會大股東中直接參與公司運作的人,換句話說,執行董事既是股東又是公司業務的領導。

如果是未上市公司,基本沒有必要選出董事長,因為董事長主要擔負上市公司法人代表的職責。規模較小的公司,只需要一位真抓實幹的執行董事就足夠了。但是當未上市公司選出具體擔任董事長職務的人,一方面說明公司盤子越做越大,另一方面,也有可能是公司在為上  同時,從ofo股權架構可以看出,戴威占股比為36.02%,滴滴占股比為25.32%,再加上經緯、金沙江、王剛等,本質上都屬於滴滴系,他們股權加起來遠超戴威,所以坊間傳聞戴威被架空並非空穴來風。

反觀摩拜的股權架構,則簡潔得多。截至目前,摩拜股權架構僅有四位—胡瑋煒占比36.12%、天使投資人李斌占比29.25%、王曉峰占比20%,夏一平占比14.63%。

ofo創始人被架空?滴滴偷偷下了一盤大棋

資本與創業者的關係總是曖昧。

ofo前身是ofo騎遊。2014年初,戴威和團隊從青海結束支教回歸後,創立ofo騎遊,並拿到了唯獵資本100萬人民幣的天使投資。這筆錢維持到2015年5月份騎遊專案失敗,當時戴威帶著BP見了數十家VC,期望值從2000萬(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縮減到500萬,卻還是融不到錢。最慘的時候,公司帳上只剩400元,連工資都發不出。

那時候,戴威每晚都沿著四環騎行幾小時,幾番思慮之後,他縮減員工數量、更改公司發展路徑,最後,ofo騎遊還是在唯獵資本的幫助下,勉強渡過了難關。

有時候,資本是創業者的救命稻草;有時候,資本是創業者的加速器。

2015年9月7日,據雷鋒網(公眾號:雷鋒網)了解,ofo小黃車率先在校園內上線,第一天200單、第二天300單,逐步發展到10月底北大單校日均訂單4000筆,12月,ofo日訂單接近2萬單,隨之而來的,是金沙江創投的關注。

時間軸清晰的印刻在戴威腦海中,那是2016年1月29日,在戴威印象裡似乎大家都該準備回家過年的時候,ofo客服接到自稱是金沙江創投的電話。懷著忐忑與不安,戴威與另一位聯合創始人張巳丁來到國貿三期56層,見到了主導映客的投資人羅斌和朱嘯虎。

在此之前,戴威對金沙江完全沒概念,抱著2000萬美金估值的心理預期就去了,不曾想對方直接打了個五折。戴威猶豫了,他私底下調查了朱嘯虎的背景,了解到朱曾投過滴滴之後,咬咬牙接受了這個報價。

朱嘯虎在分答上解釋投資ofo原因時表示:『我們投ofo是在幫滴滴做早期布局,幫滴滴防護側翼,這可以說是風險投資與企業兩方的配合』。

這一投資消息,在共用單車行業內無異於一顆重磅炸彈,當時滴滴在創業者心目就像個不敗神話,有了它的加持,這場戰役似乎有了某種指向。果不其然,春節之後,朱嘯虎引薦投資人王剛給戴威認識,順利談判、協定達成,王剛和真格基金投了ofo A+輪,兩輪融資合計2500萬元。

ofo創始人被架空?滴滴偷偷下了一盤大棋

除了資源加持,滴滴插入ofo內部的,還有一個新團隊。

張嚴琪,參與滴滴Uber大戰之前,是一名外匯交易員,每日掌控著上億資金的流向。加入Uber之後,瞬間轉換為充滿『狼性』的領隊人,策劃推出UberEasts和全球霜淇淋日活動,聯絡KOL與眾多媒體召開發布會。不到兩年的時間,他帶領成都和北京團隊先後做到了Uber全球業務量第一,成為Uber全球最年輕的區域總經理。

也正因為這等工作能力,在滴滴收購Uber之後,張嚴琪及其團隊被吸納進滴滴部隊,對外號稱負責滴滴二手車業務。但不論是滴滴的二手車、還是張嚴琪,都自此低調於公眾視野之外,直到2016年11月,張嚴琪及其團隊空降ofo,擔任COO。

相較於滴滴系,ofo創始團隊則顯得稚嫩得多。

2016年中旬,有投資人致電戴威,表示目前城市市場是更大空間,可以考慮走出校園,但戴威堅持ofo應該留在校園,最多放寬到部分院校可以單雙號進出校園。

2016年9月1日,ofo後來最大的競爭對手摩拜正式進入北京市場,當時有一位美團中層到ofo面試,他說,做了幾年的江山我們半年就打下來了。戴威突然意識到,ofo慢了。

決定瞄準城市市場之後,團隊又因為缺乏戰鬥經驗和戰略失誤,在缺乏城市試點的情況下,執行動態調價倍數的策略,走了不少彎路。

空降高管立竿見影。2月24日,摩拜單車第一次發布全國免費騎活動,截至3月23日,這一個月內,有10天全國免費。這一次,ofo幾乎沒有延遲的跟進了戰鬥,隨即推出力度相近的免費活動,充值優惠則達到了『100送110』『100送200』的水平。

資本在ofo基因、戰鬥力等影響上是巨大的,而因此埋下的隱患,在股權架構中也清晰的顯現出來。

因多輪融資、創始人股權稀釋、繼而管理權旁落的事情,企史上有大把案例,比如一號店。

2010年5月,于剛在金融危機之後的資金困境中從平安融資8000萬元,讓出了1號店80%股權,控制權就此旁落。之後平安整合1號店並不順利,於是逐步將1號店控股權轉讓給了沃爾瑪。

而『反稀釋』的成功案例便是京東。赴美上市之後,京東實行AB股策略,根據京東商城提交的 IPO 文件,該公司董事長兼 CEO 劉強東雖然僅持有該公司 21%的股權,但卻可以憑藉著擁有 20 份投票權的特殊股票控制該公司 83.7%的投票權。京東選擇赴美上市,很大程度上也正是看中AB股制度,與阿里赴美上市邏輯如出一轍。

雙層股權結構可以說是多年創業、多輪融資、股權稀釋嚴重的創業者最好的歸宿,但前提是,該公司能夠順利走到納斯達克上市。

ofo創始人被架空?滴滴偷偷下了一盤大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