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女兒留學嫁老外 父母崩潰:我們老了誰照顧

張勇看著女兒的相片,感嘆女大不中留,深怕老了沒人照顧。

坐在家裡抽著煙,張勇還是有種莫名的焦躁感,推開窗戶,車流轟鳴。他家就在高架橋邊上,儘管裝著兩層隔音玻璃,噪音依舊很大,和夫妻兩人聊天,要大聲扯著嗓子才能聽清。

根據鳳凰網報導,10年前,女兒到美國留學,如今,不僅留在了美國,還和美國男友結婚。一年來,張勇一直在做女兒的工作,勸她回國,甚至拿『斷絕父女關係』作為要挾,但效果不大。這讓張勇覺得,這輩子做的最錯誤的決定就是送女兒到國外上學。『我跟她有兩個星期沒聯繫了。』張勇嘆了口氣。

張勇今年61歲,妻子朱靜今年60歲,退休前,張勇是深圳一名家電配件廠的工程人員,妻子朱靜則是這家工廠的會計。

賣掉房子送女兒留學

『其實當年送女兒出國一開始不在我們的計劃內,因為我們沒那麼多錢。』朱靜說,張勇家兄弟四個,張勇是老三,儘管很早就已經到深圳來打工,但張勇在深圳混得並不好,在幾兄弟中並沒有地位。

朱靜31歲生下女兒張莉,在當時看來,張勇是『老來得女』了。張勇對女兒張莉格外疼愛,兩口子也定下了一個目標,如果條件允許的話,最好能讓女兒到國外讀書。

2006年,女兒張莉在高考中以11分之差與自己心儀的一所國內名牌大學失之交臂。她跟張勇說,想到國外讀書。

『其實當時條件還不算太成熟。只是有這樣的打算。』張勇說,女兒上初中之後,兩口子就一直省吃儉用,為了給女兒湊夠足夠的留學費用,兩夫妻把家中110平方公尺的房子賣了,換了一套70多平方公尺的兩房。『反正女兒出國後兩口子住也夠了。』

從三口之家到二人世界

2007年,張莉收到了美國一所大學的錄取通知書。張勇當時非常興奮。『我查了,這個學校每年招收的亞洲學生並不太多,能被錄取還是挺幸運的。女兒終於讓我們揚眉吐氣了。』張勇說。

張勇至今仍記得自己把女兒送出機場的那一幕。『凌晨1點的紅眼航班。我遠遠的向她揮揮手,她已經消失在我的視野了,我還是朝著那個方向張望著,我突然心裡空落落的。眼淚就忍不住掉下來了。我扭頭一看,我老婆也蹲在地上哭了。我趕緊擦了把眼淚,拉起蹲在地上的她。』

朱靜不止一次交代女兒,在美國晚上不要一個人走夜路,不要參加示威遊行之類的聚眾活動。受張勇的『委托』,她還一本正經的對女兒進行了一番性教育,要求張莉樹立正確的戀愛觀或婚姻觀。朱靜還給女兒劃了幾條紅線:不准找外國人當男友,不能當未婚媽媽,不能和學校的老師搞師生戀。

適應女兒不在身邊的日子,對張勇夫婦來說是更大的挑戰,尤其對朱靜。女兒從出生後都是她帶大的,一直在她身邊,現在突然從身邊消失了,感覺挺不習慣的,她情緒波動很大,女兒離開的前兩個月,她總是失眠。『我原本以為自己準備好了,但實際上並沒準備好。從女兒離開家門時,我就像掉了魂似的。我心裡知道,女兒出國留學是好事,但還是忍不住直掉眼淚。剛去的一個星期,我一天要給她打3個電話。』 

『很害怕她離開我』

張莉出國後和家裡聯繫並不多,張勇通常都是通過skype和電話與女兒聯繫,當時還沒有微信。即便女兒給家裡打電話,也顯得有些『官方』,主要是吐槽飲食不習慣和學習太忙。『去的第一周,幾乎每天打電話都吐槽說和美國人交往困難和東西難吃。』

『說實話,在打電話之外,我也不知道她在美國幹什麼,認識哪些人,學習怎麼樣。』張勇一直沒跟親戚們說,女兒到國外留學是全自費的,每年大約花費30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但對於家庭收入不算太寬裕的張勇來說,是一筆巨資。

張莉在去美國後的第二個春節是在大陸過的。在機場見到女兒,一家三口抱在一起熱淚盈眶。女兒去到美國的第三年暑假,張勇夫婦才有了第一次去美國的機會。張勇笑言,這還是沾了女兒的光。『我估計如果我們自己去,簽證都不一定能辦下來。』

女兒陪著張勇夫婦在美國玩了一個星期。張勇發現女兒變化很大:扎起了耳洞,戴起了耳環,並且還買了名牌包包。在和一位張莉的留學生朋友小熊聊天時,小熊一不小心說漏了嘴,說張莉到美國來之後,交往過一個外國男友。

這時,張勇才注意到,女兒變了,『我為女兒感到驕傲,但真的很害怕她離開我。』張勇說。

女兒嫁了外國人

張莉是個懂事的孩子。當晚,張勇委婉地問起,在美國是否有交過男朋友。張莉承認自己之前曾交往過3個男朋友,但都很短暫,那個外國男友交往了兩個月就分手了。這次談話後,張勇和朱靜達成一致意見:女兒不能找外國人做男朋友,更不能嫁給外國人。畢業後要回大陸工作。

但女兒對此卻並不認同。『找個外國男朋友也沒什麼不好啊?』

2012年,張莉繼續在該校攻讀研究生。2015年年底,朱靜接到女兒的電話,女兒在電話中告訴她,她要留在國外工作,並且要和外國男友結婚。第二天,她才把這個消息告訴了張勇,張勇氣得把兩個盤子摔碎在地板上。

朱靜說,不管女兒做出何種選擇,她都支持,只要女兒幸福。但想到以後要一年才能跟女兒見上一面,她心裡還是很難受。

在張勇家的牆壁上,還貼著很多張莉從小學到初中時得到的獎狀。想念女兒時,張勇經常翻出女兒小時候的照片。『小莉小時候最喜歡我騎著自行車帶她去菜市場了。』甚至,和女兒的來往郵件也經常會被他翻出來,打發時光。  

我們老了誰照顧?

張勇和女兒的關係鬧得很殭,兩人已經有兩個星期沒通過話了。多虧了朱靜從中打圓場。張勇的態度很堅決,不同意女兒同外國男友結婚,並且畢業後要回到大陸工作,否則就要和女兒斷絕關係。但他承認,這些都是氣話。『我對女兒關心不夠,只知道給錢,忽視了她的感情問題。』

張勇說,他也不是老古板,他也很愛女兒。反對女兒留在國外和嫁給外國人,他有自己的理由。一是因為文化差異,二是為老兩口的老年生活考慮。『我們老兩口不可能去美國,她要是留在美國了,以後可能就沒機會見面了。這可是我們的獨生女啊。』

因為女兒找了外國男友,還要留在國外,張勇和女兒間的『冷戰』還在繼續,朱靜成了他們之間的『傳聲筒』。『她眼裡到底還有沒有我這個父親?』張勇在談話中反覆重複著這句話,他的聲音有些顫抖,夾著香煙的雙手也不停在煙灰缸上撣著煙灰。

『子女有自己的夢想是好事,但也要考慮父母的感受啊。我現在真很後悔當初送她出去讀書,這是這輩子最錯誤的決定,你說讓我們老兩口去美國生活,現實嗎?不現實。我倆根本不具備在美國生活的條件和技能,也生活不習慣。』張勇說,他現在的感覺是辛辛苦苦幾十年,為別人培養了一個女兒。如今,他最犯愁的是:如果和唯一的女兒失去了來往,這剩下的幾十年可怎麼過?『將來我們老兩口老了誰來照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