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46歲男子雌雄同體 每個月都來「大姨媽」

探密雙性人的別樣人生。

世界上除了男人之外就是女人,而一個人的性別是男是女,是精子和卵子結合的那一刻就已經板上釘釘的事情。直到最近有個人的意外出現,讓我對此開始懷疑。

做了40多年男人 餘生他想做個女人

根據台灣網報導,他叫許文濤,今年46歲,既不是完全的女人也不是完全的男人,醫學診斷為兩性畸形,就是俗稱的雙性人、雌雄同體。

他目前的社會性別是男性,但被束縛在身體裡的她幾十年來一直沒有停止掙扎,而且這幾年來身體上的女性性征也越來越明顯。他曾經困惑過,懷疑過,但他最終做了一個決定,做手術,解放她,做回真正的自己。

最近,我兩次與他促膝長談,真正認識了那個堅強、自信,卻又讓人心疼的他。

他從小就跟別的男孩不太一樣

第一次與他見面,約在我的辦公室。那是一個周六的下午,我們簡單聊了一個小時,我對他有了一個大概的認識。

那天的天氣有點熱,窗外馬路上的姑娘們已換上色彩斑斕的春裝。而出現在我眼前的他也是十分亮眼,枚紅色的條紋T恤、黑色緊身褲,再配一雙紅色高跟鞋(坡跟,跟高 8cm ) ,但與他禿頂的腦袋組合在一起稍微有點違和感。一見面,他就熱情的跟我招手,握在手上的枚紅色手機外殼甚是惹眼。

「你好像很喜歡鮮艷的顏色?」 因為他的特殊,我跟他說話特別小心,只能從最外在的東西試探著開始聊。

「是的,紅色是我的最愛,從小就特別喜歡。」我萬萬沒想到,他竟對自己的情況毫不避諱,很坦然地說了許多。

他說他家在西安的農村,上面有一個姐姐,下面有一個妹妹,他是家裡唯一的男孩。不過,從小他就跟別的男孩不太一樣。他不喜歡跟小男孩一起玩,反而更願意跟小姑娘們玩在一起,過家家、跳皮筋、踢毽子……對於這些小女孩的遊戲他樂在其中。

而且,他對女性用品有種莫名的喜愛,小女孩的裙子、小皮鞋、頭繩等他都愛不釋手,經常會把姐姐的裙子穿在自己的身上。

可在那個時候,家裡人見了都以為是小孩子調皮而已,並沒有在意。而等再長大一些,他開始覺得在外人面前穿上女裝是不對的,但心中有種抑制不住的喜歡和穿的衝動,所以會在周末的時候,避開大人偷偷穿。

青春期後每個月固定那幾天他會肚子痛

「對我小時候的那些異常行為,用晚熟、性別意識不強等理由還勉強說得過去。但隨著我慢慢長大,暴露出來的問題更加讓人難以理解。」他搖了搖頭說。

在青春期以後,他每個月都會發作一次肚子痛,小肚子裡好像有針在扎一樣,搞得他情緒很不穩定,而且固定在15號前後那幾天。為此他一直都很困惑,直到後來確診了自己是兩性畸形,他才恍然大悟,原來那幾天是傳說中的「大姨媽」來了。

而再等到成年以後,他長成了一個20多歲的小夥子,父母急著想抱孫子,一個勁催他成家,可他這邊卻遲遲沒有行動。

「原因有兩個:一是我對女人好像提不起興趣,即使強迫自己跟人家相處一段時間,也最多發展到牽牽手,就再也沒有別的想法了;二是我還有個難言之隱,出生的時候,我的小雞雞就長得不是很明顯,長大以後也特別短小,我特地跑去公共廁所和公共澡堂觀察過,確實跟正常男性相差許多,為此男科專家也看過不少,有的說補點雄激素說不定還能刺激發育,但試了一段時間沒用,也有的說手術可以拉長,但我不想去做。」說到長短時,他還用手比劃起來。

另外,他對女性用品比以前更加癡迷。在聊天時,他給我看了自己手機淘寶的購物紀錄,裡面最多的是紅色或黑色的高跟鞋,清一色的恨天高(跟高12cm以上)。

「我比較喜歡這種風格,以前收入還不錯的時候,每個月都會花兩三千元來買,現在收入低了,一個月只能花個幾百元了,類似的鞋子我有不下100雙你信不?」談到他心愛的高跟鞋時,他竟如女人般眉飛色舞起來。

談話間,他看了一眼我腳上穿了雙平底鞋,還如大姐姐般語重心長地說:「小妹妹,我得勸你一句,女人一定要穿高跟鞋才更有氣質。」一時間,我竟無言以對。


許文濤在化妝,底打得特別細緻。

體檢時的意外發現 讓幾十年的困惑得意釋然

說到他對女性用品的癡迷,那就得好好說一說我與他的第二次見面,地點是在城北他的出租房。這是一個20平公尺大小的空間,進門是簡易的廚房和廁所,剩餘十幾平公尺擺了張單人床和一張帶抽屜的小桌子。

床邊一隻只蛇皮袋高高壘起,足足占了有半個房間的地方。「這些全是我的寶貝。」說著,他打開其中一隻袋子,興奮地向我展示裡面的高跟鞋、女裝、各式的絲襪、女包及假發,這裝備齊全得讓我一個女人都自愧不如。

他說,他愛女裝,更愛換上女裝的自己,覺得那樣很自信,也很迷人。當夜幕降臨時,他會換上女裝,戴上假髮,給自己化個精緻的妝容,再登上高跟鞋出門轉一圈。有一次,他踩著恨天高去逛了西湖,路上有好幾個中年男人在偷偷看他,他覺得這種感覺很好。

那天,他當著我的面換上了女裝,戴上義乳,穿上文胸,再配上一條碎花連衣短裙、黑色絲襪、大波浪棕色卷發,外加一雙黑色細高跟,女人味十足。而對化妝這事,他也是信手拈來,打上粉底液,對長胡子的部位重點遮蓋,塗上烈焰紅唇 ……「你化妝時會打腮紅嗎?我教你一個辦法,很方便的。」說著,他伸手在嘴唇上擦了點口紅,然後在腮部塗開,三下五除二,短短兩三分鐘的時間,一個媚人的桃花妝就完成了。

但他現在的社會性別畢竟是個男性,每到夜深人靜時,他也會反思。「我一個男人如此迷戀女性用品正常嗎?」「我好好的一個男人怎麼會對女人提不起興趣呢?」對於這些問題,他一遍遍問自己,越想越困惑,甚至開始認為自己是個變態。

直到2015年的3月,他在一次體檢時,醫生意外發現他的生殖器與正常男性有些不同,在男性生殖器的後端有個貌似女性生殖器的東西。後來,經浙醫二院整形外科餘建新主任醫師確診,為非常罕見的兩性畸形。之後,他又輾轉跑過上海、武漢等大陸多家在整形外科實力較強的醫院,得到的都是相同的診斷。

「說實在的,當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並沒有覺得害怕,心裡反而是釋然了,四十多年來,一直困惑的問題終於得到了答案,原來我不是變態,只是生病了而已。」在他的話語裡,我聽到了勇氣和信心。

他堅定的選擇:做一個真真正正的女人

為了更詳細了解他的病情,我專程去找了率先為他明確診斷的餘建新醫生。「兩性畸形是一種先天性疾病,在一個人身上男女兩個生殖器都有,可能與基因突變有關。」餘醫生說,因為這種病極其少見,所以他到現在還清楚記得許文濤的情況,「他的男性生殖器比正常男性要短小許多,而在男性生殖器的後面與肛門之間有條裂縫,據說時不時還會有些分泌物。」

餘建新醫生說,對於兩性畸形的人來說,有兩條路可以走:一條是保持現狀,另一條就是在辦理相關法律手續後,根據自己的意願選擇性別過之後的生活。而許文濤毅然決然地選擇了後者,他說:「我不怨任何人,既然事情已經發生,我就得勇敢面對。」

在確診以後的兩年多時間裡,他曾嘗試過繼續做一個男人,在醫生的指導下吃了大半年的雄激素藥,可依然沒能抑制他身上那些女性性徵。後來,他還去做了心理評估,得到的結論的是他更偏向女性心理。而再綜合自己身上曾經那些謎一般的行為,他最終堅定地選擇:做一個真真正正的女人。

為此,他在杭州和西安老家東奔西走,相關的手續已辦得七七八八,就差臨門那一腳─手術。我幫他諮詢了餘建新醫生,主要得做兩個部位的手術,一是男性生殖器的摘除和女性生殖器的再造,二是乳房再造,加起來的費用需近20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

說到這裡時,他無奈地低下了頭。「我以前是做生意的,按說手術費能支付得起,可是這兩年跟朋友一起投資了一個專案,花光了積蓄,還向親戚朋友借了不少,實在不好再向他們開口。」他說他有一個想法,想通過錢江晚報尋求社會上好心人或是企業的幫助,不是無償資助,而是以借貸的形式,先幫他支付這筆手術費,之後他會憑著自己的勞動慢慢償還。

他現在的工作是杭州一家大醫院的護工,雖然月收入僅2000多元,但他依然非常認真負責的對待,每次我在工作時間給他打電話,他都會很不好意思地說:「我現在在工作,不能跟你多說,我怕分心會在工作上出錯,也怕影響別人工作,等下班以後再細聊。」然後就匆匆掛斷電話。

離開他的出租房時,他送我到門口,他嬌羞地對我說,他在網上交了個男朋友,比他略小幾歲,兩人聊得很好,偶爾也會說些親暱的情話,每每看到這些,他就會臉紅心跳,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真正戀愛的滋味。對方已經多次提出見面約會,都被他婉拒了,他還不敢把自己真實的情況告訴對方,想等手術之後,再以一個真正女人的身份更自信地出現在他面前。


這是作為男性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