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報報/從《人民的名義》看高情商的人 是怎麼說話的

從《人民的名義》看高情商的人如何說話。

都說《人民的名義》台詞水太深,越往深看越不敢說話了。其實,會說話是一門學問,想學習修練只能靠經驗教訓,自己的和他人的。陌姐喜歡這種說話過腦子的劇,跟著人精們學點話術技巧唄!不知你有沒有留意到,當下年輕人特別關注與情商有關的話題,生怕自己的情商不高得罪人、耽誤事。在陌姐看來,所謂高情商,其實就是懂得好好說話。

根據鳳凰網報導,舉個最近看到的真實例子:一朋友到阿姨家做客,恰好那天阿姨的兒子帶女朋友回家。朋友隨口就說了一句:這孩子跟他爸一樣,會挑!僅一句話,把四個人全誇到了,阿姨也高興得笑逐顏開。要是換成普通的誇讚,「這女孩真漂亮」、「你兒子有眼光」,拉拉雜雜些場面上的客套話,這位阿姨還會格外欣喜嗎?

會說話是一門學問,想學習修練只能靠經驗教訓,自己的和他人的。說話有分寸更是一門藝術,最能體現一個人的基本修養。
近日的大熱劇《人民的名義》,就是一群「人精」的混戰,我們不妨跟著這些長期在官場裡摸爬滾打的書記廳長局長們,學些「說話之道」。

1、高育良

了解你的說話對象 察言觀色

《人民的名義》裡情商最高、最會說話的人是誰?十有八九都會投育良書記一票。

他最擅長「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對待領導、同級競爭者、學生下屬、權力全無的老領導,因人而異,各有一套對策,成效斐然。比如向領導沙瑞金匯報工作前,先熱切誠懇的表達「瑞金書記的報告一針見血」,還能具體說出報告的內容,以及「準備組織全省政法幹部學習」。

對於領導的工作,不但深度關注,還有自己的跟進反饋,這才是最高等的拍馬屁嘛。而且,這「誠懇」來得十分不容易啊。空降來的沙書記,把育良書記的上升路全堵死了,換誰都心意難平。

育良書記卻拂去「無用的意氣」,愈發一副「臥薪嘗膽」的模樣,這只深水狼,難以捉摸啊!

對自己的同級競爭者李達康,育良書記會使「太極手」。

李達康的手下丁義珍被查涉嫌貪腐,最高檢反貪總局下達拘捕令,育良書記才不會明裡添堵,而是虛心探詢每個人意見,「公事公辦」,滴水不漏。還把球踢到上級瑞金書記那,「雖然說讓我相機而斷,但還是有傾向性的」,最後不軟不硬地讓政敵達康書記認了栽。

也有起正面衝突的時候,達康書記著急逮不住大風廠蔡廠長,其已被育良書記指示控制住了,面對質問,育良書記義正言辭「我怎麼能隨便干涉呢」。達康叔明知道被耍了,也只能吃癟。

對學生祁同偉,育良書記為人師表諄諄教導,「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也」。

祁廳長私下抱怨一句「要是老師當省委書記就好了」,他告誡「話絕不可以亂說」。對於學生試圖討好自己的競爭對手,也笑說一句「做事要謹慎啊」。再次強調:人前不該說的話,背後也別說。

學生經驗少道行淺,官民矛盾大激發的時候,竟然早早離開了現場,也會罵他蠢,批評他「到了現場就一定要表現出你的魄力和責任」,明顯比不上人家達康書記啊。

學生後悔沒早日結交老幹部陳岩石,後者竟然跟新來的省委書記沙瑞金交情深厚,問是不是該去拜訪?老師並不贊成,經驗之談說「一動不如一靜」。每次聽育良書記對學生祁同偉的「事後分析」,指點迷津,語重心長,一身正氣,螢幕前的我都覺得十分受教。

最精彩之處,是育良書記對老領導陳岩石的態度。

陳老曾是高玉良的頂頭上司,如今只是一個毫無權力的退休幹部,又高調愛招事,許多人唯恐避之不及,育良書記卻不輕視、不怠慢,還跟這個老頭私交頗好,打趣他不會伺候盆景。完全沒有在他人面前的嚴肅正經,爽朗大笑,正對陳岩石這種老革命的脾性。

陳岩石替大風廠工人出頭時,育良書記也聽取重視他的意見。表面上,育良書記曾是他的兵,尊重老領導,是知恩感恩之人。

實際上,育良書記深知陳岩石資格老能量大,「千算萬算,還有老天爺一算」,話不能說太滿,萬事留一線啊!不得不服,姜還是老的辣,小輩們真得多學著點兒。

2、祁同偉

用力過猛 過猶不及

《人民的名義》是官場人精們之間上演的大戲,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身經百戰,左右逢源,關係複雜。

但相較之下,最不會說話的人,當屬公安廳長祁同偉了。劇中的人物高育良、陳岩石、沙瑞金、侯亮平紛紛對他「打了叉」。祁同偉急功近利,眼頭太活,心中無桿秤,嘴上就把不了門。而他身邊又都是老江湖,對他的小心思洞若觀火,那些算計倒如小醜般可笑了。

他是育良書記的學生、高徒,老師沒升上省委書記,對他的態度就「微妙起來」,明裡暗裡,開始轉而支持和站隊老師的競爭者達康書記。

輕易改換門庭,不顧及往日師徒情誼。老話裡有個詞,叫「三姓家奴」,是貶損呂布的,原姓呂、後姓丁原的丁,又姓董卓的董,反覆無常,毫無忠誠可言。咱祁廳長在眾人眼裡,也算跳進這行列了。

對待陳岩石前倨後恭,為了間接巴結沙瑞金,臨時抱佛腳,以廳長的身份跑去養老院鋤地幹活,討好的姿態太生硬。對比自家老師的隨性,一句「你老頭不會伺候」,真是天上地下。

連陳岩石的老伴王阿姨都知道,祁廳長這賣力,是表演給新任省委書記小金子看的。沙瑞金也一眼就看出來他在逢場作戲,三個人出門吃飯,連讓都沒讓祁廳長一下。相當心酸啊~

在學弟侯亮平身上,他又犯了口無遮攔的毛病,張嘴就是「關起門來說話,哪說哪了」,直接炮轟省委沙書記是程咬金,銳氣太重。原本想以此「交心」,籠絡侯學弟,豈不知侯亮平個人對沙書記印象佳,難以認可。

隨後祁廳長又大談個人英雄主義,無視群眾,更是令來查案的侯學弟平添懷疑。連商人高小琴都意識到現場氣氛尷尬,舉手表態自己是老百姓,祁廳長也是老百姓。

俗話說:「逢人只說三分話,未可全拋一片心。」特別是在負責官員反腐的反貪局長侯亮平面前,他們雖是師出同門,可畢竟不是推心置腹的交情,言多必失,內心的小齷齪,更不應該輕易表現出來。在一臉正氣且帶著尚方寶劍的反貪局長面前,祁廳長說的越多,暴露的越多。

祁同偉還有一件讓人嗤之以鼻的醜事─給前任領導的母親哭墳,讓所有人都大跌眼鏡,劇中並沒有直接演這一幕,是李達康在省委常委會上抖落出來的,並直言祁同偉「靠吹吹捧捧上來的」。

祁同偉哭墳的往事,不但被達康書記抖出來成為笑柄,還暴露了他溜須拍馬阿諛諂媚的作風,明明可以靠臉吃飯,卻偏偏學會了勢利眼和牆頭草。

這裡面固然有官場風氣的不良影響,但他本人也夠笨的,為了討好領導,在同僚面前強行哭墳,明眼人一看就不合情合理的人情世故,他卻用力過猛地做了出來,事後還不知反省。他完全沒有認識到自己的不當言行,不僅事後落人以口實,還把自己的老師給坑了,育良書記在會上聽到這段故事,那也是相當尷尬。

孔子對說話之道有一句非常精闢的總結:可與言而不與之言,失人;不可與言而與之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大意就是,一個人可以和他講直話,但自己怕得罪人沒有對他說,這就對不起人;有些人無法和他講直話,卻對他掏心掏肺,不但浪費口舌,而且容易得罪人。一個真正智慧的人,應該做到既不失人,也不失言。

按此標準,祁同偉恐怕不算是一個有智慧的人,失言多次,更讓人輕易看穿自己的心思,還不知收斂,聰明反被聰明誤,真不知道這樣的人設是怎麼混上廳長的。

3、侯亮平vs李達康

尊重和耐心 才是夫妻相處之道

世界上最愚蠢的事情,莫過於對陌生人太客氣,對親密的人太苛刻。對家人的態度,更能看出一個人的情商水平。

劇中的男主侯亮平,在好友出事後,主動請纓調動工作,老婆小艾擔憂他的安全並不同意,他沒有辯論爭執,而是細語同她商量,同時曉之以理,動之以情。

他回憶了昔日的戰友情,感慨若是自己出事,陳海也一定會站出來,因為他們是兄弟。小艾被打動,含淚答應,即便擔心,面對如此有情有義的老公,沒法不支持。

男主稱讚老婆「不拖後腿」,小艾道出:「其實我真想拖你後腿,可我也拖不住啊。」

婚姻裡,了解另一半的性格,尊重並支援他的原則,如根葉相連的橡樹與木棉,「分擔寒潮、風雷、霹靂,共用霧靄、流嵐、虹霓」,才是能攜手一生的靈魂伴侶。

侯亮平也沒白受了老婆的付出與犧牲,他花心思為她買禮物,為家人親自下廚,臨走前還跟老婆交流兒子的教育問題,保證自己注意安全,十分警惕,盡自己努力給家人安全感。

對最熟最親的人,話裡話外依然飽含尊重和耐心,並願意放下身段坦誠交流,費盡心思巧妙化解妻子的憂慮,有付出才會有收獲,這才是真正的高情商。

而反例達康書記,卻是完全hold不住自己的結發妻子,導致「長年分居,最終離婚」。他與妻子歐陽菁幾乎無法心平氣和地溝通,一對話就有點針尖對麥芒。歸根結底,是倆人無法理解,三觀不合。

達康書記工作上忘我,對家庭關注就少,歐陽菁心存怨念,認為自己缺少關愛和安全感,不能像浪漫愛情故事裡的女主角一樣幸福,寧願痛苦分居,也堅決不離婚。歐陽菁貪腐出逃前,為王大路索要利益,完全無視達康書記的黨性原則。

而達康書記的一番陳詞,在她看來就是官話套話,完全聽不進去。

兩人到最後,妻子歐陽菁說著「我們離婚了,跟你沒關係」,卻故意借丈夫的專車出逃,差點搭上丈夫的政治前途。

丈夫李達康也擔心妻子的貪腐問題,可能會影響自己的仕途。兩人可謂「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達康書記雖是改革大將,GDP守護神,卻連自己最親密的關係都處理不好,夫妻之間缺乏基本的溫情和理解,最後互相冷戰,不可調和。

李達康儘管正義凜然,不徇私枉法,面對妻子的不合理要求能夠嚴詞拒絕,但畢竟是結發夫妻,說話未免太決絕,在處理家庭內部關係上,缺乏一定的耐心和技巧,算不上情商高啊!

這就是王大路所說的「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吧,也許正是達康書記不顧忌家裡的人情世故,才能在政治上守住底線,兩袖清風。

4、少些套路 真誠善良才是最大的情商

「會說話能當飯吃。」老一輩人常常這樣教導陌姐,他們把八面玲瓏、能言善道當做情商高、會來事的表現,許多鑽營厚黑學的年輕人更是奉若圭皋。這句話當然有對的地方,人是社會動物,必須學會與他人交流協作,但也不能誇大話語的作用。

陌姐認為,會說話只是情商高的表征,而高情商的核心是,真誠和善良。離了這兩點,再會說話也只是巧言令色,惹人反感。表面上的聰明會說話,永遠抵不過骨子裡的真與善。比如,看似剛正不阿、人民公僕的高育良,也會說出「貪腐是潤滑劑」的理論。

心術不正,不可能永遠都是「偉光正」,總有掉鏈子、出紕漏的時候。

一心想上位副省長的祁同偉,本是漢東大學政法系的高材生,內心早已走火入魔,只想著千方百計取悅領導升官發財,又沒那麼高超的待人接物本事,就變成了一個用力過猛的跳梁小醜。

他把自己「趨炎附勢、溜須拍馬」的原因,歸結為「沒有有權有勢的老子」,只能靠自己不擇手段。

他說這話,怎麼對得起「良心好官」陳岩石檢察長呢?同樣出身農家,陳老一直能守住底線、一身傲骨。退休後依然關心群眾,雖引起「官憤」,但靠著擔當與正直,這位老頭贏了「民心」。

男主侯亮平,對外幾乎不考慮情商,跟下屬插科打諢,吹著小口哨,沒點領導的樣子;跟好友陳海有啥說啥,還催逼著他寫欠條,「欠貪官一窩」。即便如此,在高育良夫人的眼中,他與陳海都是自己的得意門生,「他們兩個多純淨啊」。

《人民的正義》不只是一部尺度空前的反腐大戲,更是深刻揭示社會現實的人性好劇,比如同是校友,祁同偉和侯亮平可以說是一個硬幣的兩面。他們都身居要職,一個混上了公安廳長,一個也是副局級的反貪局長,前者靠的是吹捧領導拉幫結派,後者靠的是正直敬業一心為公。

在政府機關任職或企業工作的人應該都明白,人都逃不開人際關係與辦公室政治,這時候懂得說話就成了關鍵競爭力,這也是很多人想了解學習情商的出發點。

人人都想聽自己愛聽的話,與人交往一定要懂分寸,有技巧,這樣才能不得罪人,討人喜歡,才能讓人舒舒服服地把事情給辦了。但別忘了過猶不及,高情商地說話不等於油嘴滑舌,更不是厚黑學,它只是一種溝通技巧。

做事先做人,最重要的還是正心誠意,有一顆善良、真誠、正直的心,就算沒那麼會說巧話,少些套路,多些真誠,仍然能被人發自內心地認可。工作之外,愛情、友情也是如此,一個懂得甜言蜜語、察言觀色的伴侶、朋友自然讓人愉快,但也少了點風骨與坦蕩,沒那麼真實鮮活。

明末散文家張岱有一頗為自得的名言:「人無癖不可與交,以其無深情也;人無癡不可與交,以其無真氣也。」張老先生的意思大概是,深情真誠的人,比看似完美無缺左右逢源的人,更值得交往,這才是真正的情商啊。

你願意跟有癖好、有缺點但正直重情的純真boy侯亮平做朋友,還是跟一個處處圓滑、一心鑽營的心機boy祁同偉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