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學老教授擲184萬買保健品  悟套路寫防騙真經

黃秀蘭婆婆購買這些保健品花了大價錢。

家住廣州海珠區的黃秀蘭婆婆退休前是一名心理學教授,退休後卻迷上了買保健品,多年來,她花在保健品上的錢超過40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

根據鳳凰網報導,不過,漸漸的,她發現吃保健品不僅沒效果,宣傳時還有許多破綻。於是,她開始從心理學的角度,以自己為典型案例,撰文寫書,剖析老人為何會沉迷買保健品,還以親身經歷,解讀了保健品那些『坑老』套路。

沉迷:6萬元頻譜屋照買不誤

黃秀蘭婆婆今年87歲,曾是一名心理學教授,退休後回到廣州老家生活,住在海珠區某高檔小區,家庭條件不錯。由於長期患有糖尿病、高血壓等疾病,退休後,她一直有買保健品的習慣。

6萬元一台的頻譜屋,數千元的心臟藥,還有上千元一小瓶的營養液……對這些貴價保健品,黃秀蘭婆婆幾乎從不手軟,多年下來,她告訴記者,自己花在保健品或保健器材的錢超過40萬元,她自然也成為附近保健品店業務員眼中的『肥肉』,『雖然兒女也知道我買保健品,但究竟花了多少錢,我沒跟他們細說。』直到去年夏天,她又花了10多萬元購買保健品。『他們把我帶去韶關聽課,告訴我這些保健品只有國務院津貼專家才能買得到,我一心動就買了。』當時黃婆婆正好手頭緊,需要借錢,女兒追問之下,才發現母親把錢都花在買保健品上。

『其實當時我知道很多保健品是坑人的,但跟業務員太熟了,礙於情面才買的,所以女兒幫我把這些保健品退了之後,我就下定決心,從此一定要告別保健品。』黃婆婆說。

醒悟:老人愛買保健品有五種心理

『覺得吃了這麼多保健品,確實沒什麼效果,而且我畢竟是知識份子,能夠看出其中的一些貓膩。』老人說。於是,她開始寫文章,以親身經歷,並結合自己的專長,從心理學的角度,講述老人為什麼願意買保健品,甚至很多時候明知上當還繼續買。她還將這些分析寫進了自己研究老年人心理的相關書籍。

黃婆婆分析,老人買保健品,一是出於期待心理,總希望保健品真的能夠控制或治好自己的老毛病;二是源於恐懼心理,人老了,總會有種擔心,擔心某種疾病嚴重起來導致重病甚至死亡;三是從眾心理,她參加過不少保健品公司組織的『講座』,總覺得那麼多人買,肯定還是有一定好處的;四是名人效應,各種號稱『中央首長』專用的養生品,覺得不會有錯就買了。不過,她坦言,除了這幾種心態,最重要的一點還是源於老人的孤獨感。『現在物質生活豐富了,但對於老人而言,很多兒女不在身邊,就算在身邊也不能時時陪著,再加上對健康的渴求,對疾病的無奈和對死亡的恐懼,讓老人很容易產生一種孤獨感。』她感嘆。

黃婆婆告訴記者,自己的幾個兒女在國外,跟大女兒同住。去年,她生病住院時,雖然女兒女婿下班後都會去看她,但那些熟悉的保健品業務員,每天一個接一個輪著來看她。『這樣的伺候比女兒還親熱,你好意思不買他的保健品嗎?』老人哭笑不得。

貓膩:發現業務員『坑老』有套路

在她看來,保健品公司正是抓住了老人的這些購買心理,進行推銷。黃婆婆坦言,這些年來,她逐漸發現了保健品銷售的一些貓膩,不少保健品業務員都有一套『坑老』套路。

『請來所謂的“專家”,巧舌如簧,或是用點小恩小惠吸引你,讓你占小便宜吃大虧。』她舉例,曾經看到電視上有『專家』賣風濕藥,還號稱藥是三代祖傳,結果媒體曝光稱『專家』是臨時演員扮演的。黃婆婆說,她自己參加保健品講座也能發現破綻。有一次她參加一場保健品講座,對方在賣一種養生酸奶,號稱功能媲美駱駝奶、企鵝奶。『我一聽就有問題,企鵝不是哺乳動物,怎麼會有奶呢?所以我當場就提出了,講課的人也只好轉移話題。』

她說,很多保健品都號稱是稀缺的產品資源,聲稱『特供』,或是『中央首長』的『保健醫生』開發的。『有一次我買了一種號稱日本風行的保健品,結果我讓在日本留學的孫女去查,發現日本根本沒有這回事。』

她告訴記者,事實上,無論是媒體報導還是相關部門查處,老人也知道很多保健品不可信,她也曾問過相熟的業務員為什麼還要繼續推銷。『他們總會說,有的保健品是有問題,但他們賣的保健品沒有問題,真真假假,老年人也無法判斷。』

昨日,記者也佯裝老人的親戚,致電其中一名保健品業務員,對方聲稱雖然市場上有的保健品確實有問題,但他們售賣的保健品有批號,是合格正規的,但當問及為何不開發票時,對方則聲稱『哪家公司一查都有問題,我們最多就是沒交稅。』

希望:找到興趣老有所為翻譯百萬字俄文

『其實老人只要找到了自己的興趣,就能夠理性的對待保健品。』黃秀蘭婆婆坦言,自己花了六年時間,將約300萬字的《維高斯基全集》翻譯成中文。她告訴記者:『剛開始,我就是閒不住,想動動腦筋。』不想,剛開始翻譯不久,丈夫就去世了,本想擱筆的她,為了重新找到生活的支點,她決定繼續將這本書譯完。

如今,黃秀蘭婆婆參與編寫了《青年社會心理學》《維高斯基心理學思想精要》《心理健康活百歲—延後衰老的策略》《告別肥胖與糖尿病》等書多本。

除了培養自己的興趣,她還希望社會能給老人更多的關注。『兒女工作忙,希望社區能多組織一些老年人活動,電視台、報紙可以開設一些老年頻道,介紹老人關心的保健知識和故事,讓老人沒那麼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