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八年級新生代 花幾十萬只為收集手辦

八年級新生代,花幾十萬收集手辦。

宅兔是一個熱衷於收集手辦的阿宅,80後,現居廣州。

根據驅動之家報導,在他身邊的朋友眼裡,他們更願意將他稱之為「兔壕」。這是因為,憑藉著對ACG近乎無限的愛,宅兔在宅物收集方面幾乎可以做到無視價格的存在。

尤其是手辦方面,宅兔頗有一番造詣。在他的手辦收藏裡,通常都是以限定版居多,總體數量已經有了幾百個,大部分藏品的單價甚至達到了四位數。

宅兔簡單估算了一下,在十多年的時間裡,收集這些手辦應該已經花了他幾十萬(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

宅兔說,他收藏手辦遇到的最大煩惱其實並不是錢,而是手辦日常的維護保養。

由於宅兔收集的手辦數量實在太多,真正被他拆箱並放入展示櫃的也就只有100多個,每次做清潔的時候都會陷入癲狂的狀態─不僅需要用軟布、強力吹球清除灰塵,還必須輕拿輕放防止對手辦漆面的二次傷害,把玩的時候也得小心翼翼。

「你能想像這些手辦洗一次有多蛋疼嗎?所以我現在買手辦都不拆封了!」

作為一個80後,我花幾十萬人民幣:只為收集手辦

宅兔說,手辦買回來不拆封有兩大好處,一是可以防塵防灰,二是容易收藏擺放。

自從宅兔房間的展示櫃完全不夠放之後,他就開始把這些手辦連同原包裝盒一起堆在了家裡的各個角落。無論是通常版還是限定版,宅兔現在都一視同仁地就這麼把它們堆在衝涼房、陽台、雜物間的角落裡,甚至連他公司200平公尺的辦公室都有一半被劃歸為了手辦倉庫。

雖然這麼堆著難免會因受力的問題導致手辦的包裝盒變形,但宅兔對此並不以為然:「我其實並不是盒控,再說這樣也好收納,包裝盒受損總比塑膠小人受損強。」

注:「盒控」是一個ACG專業術語,表示藏家對周邊包裝盒有苛刻要求,追求包裝盒的完美,不能有任何扭曲和變形的一種強迫症。
「現在我基本都是把手辦買回來就放起來,純收藏,連看都很少看。」

比如說萬代推出的黃金聖斗士神聖衣手辦,每次預定到貨後,宅兔就去熟知的手辦店裡拿回家,然後在手辦堆裡找個位置放好。當收集完全該系列全套手辦之後,宅兔便將這些聖斗士放在一起拍了張照片以做記錄,這也是這些手辦唯一一次被他從手辦堆裡找出來做展示。

齊齊整整是宅兔買手辦的信條。他說,作為一個處女座,其實黃金聖鬥士神聖衣手辦只要買沙迦就可以了,但是手辦收藏其實就是跟郵票收藏一樣,倘若不買齊全套,這些手辦的收藏價值其實就大打折扣。

所以,宅兔的這些數量眾多的手辦藏品,但幾乎都是成套的。這種成套收藏,也同樣體現在顏色收集上。熟悉手辦的朋友都知道,日本手辦廠商除了會推出原色之外,往往還會推出限定色,這對選擇困難症來說是一種考驗。不過,對於宅兔這種「土豪級」手辦收藏愛好者而言,這並不是問題,每種顏色一樣來一個即可解決。

作為一個80後,我花幾十萬人民幣:只為收集手辦
宅兔的部分手辦收藏,十分簡單暴力。

「像冬月茉莉的手辦,其實我一共入手了三個不同的版本。」宅兔告訴記者,因為手辦數量實在太多,他往往只記得限量版或者是數量更少的稀有版,買重複普通版手辦的事情其實經常發生,比如有一次在補款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已經買了3個一樣的「玉藻前」……

「那這些買重複的你會怎麼處理?賣掉嗎?」ACGx的記者問道。

「既然發生就算了,轉讓什麼的倒是完全沒想過。」

宅兔是在高中的時候跳進手辦坑的,他說,看到喜歡的設定就想支援一下,這也許就是「愛」的表現吧。

對於他來說,買手辦的最初動力正是源自他對於ACG文化的狂熱。在他看來,看了動畫之後,買正版周邊來收藏其實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各式各樣的手辦、高達模型都成了他在學生時代經常購買的周邊產品類型。

然而在告別了學生時代之後,宅兔也如同其他人一樣開始拼搏屬於自己的一番事業,但與此同時,追番的時間也基本上沒有了。不過,這其實並不影響他繼續收藏手辦。

宅兔說,在沒有原作情懷加成的情況下,現在讓他決定是否花錢購買手辦的只有兩個因素,一是人設,二是做工細節。

「手辦什麼的,好看就可以了。」宅兔說,手辦人設的好壞其實就決定手辦本身的「顏值」,做工細節則是這個手辦是否能夠入手的重要考慮指標。

在宅兔的藏品中,他還有AMAKUNI社推出的「七宗罪」邪神系列手辦。這是2012年,日本手辦公司AMAKUNI社將傲慢、妒忌、暴怒、懶惰、貪婪、暴食、色欲這「七宗罪」進行擬人化後,推出的手辦企劃。

作為一個80後,我花幾十萬人民幣:只為收集手辦
三種版本的冬月茉莉。

「畢竟人設不錯。」作為一個手辦收藏愛好者,宅兔認為手辦的本質,其實首先應當作為一個有收藏價值的工藝品來看待。雖然這套「七宗罪」系列手辦剛開始預訂的時候動畫還沒有播出,但這並不妨礙他將這些手辦納入自己的藏品之列。

宅兔坦言,如果一個手辦作品擁有他鐘愛的「巨乳」屬性,而且做工過硬的話,那麼他還是很有掏錢買單的欲望。雖然這種「買買買」的理由比較任性粗暴,但正因為在這種心理驅使下,宅兔的手辦收藏數量,也因此越來越多了。

雖然宅兔的藏品中大多數都是日本公司的產品,但是有幾個大陸的公司出品的玩具手辦,也被他收入了囊中。其中,就有一款比較非常有趣的可變形玩具,是將《怪物獵人》中的角色從新設計,可以在方塊形態以及直立形態自由變形,這倒是令宅兔感到十分欣喜。

作為一個80後,我花幾十萬人民幣:只為收集手辦
「七宗罪」邪神系列手辦。

「日本的手辦品牌之所以說品質好,其實是因為QA和QC。」在談到國產手辦玩具時,宅兔說道。

所謂QA,即品質保證(Quality Assurance),是確保產品品質沒有問題的一種產品管理體系。而QC則是品質控制(Quality Control),通常是指產品的品質檢驗,產品被發現品質問題後的分析、改善以及不合格品控制。

在宅兔看來,大陸的手辦廠商其實也能做出日本那樣的手辦品質,畢竟這些塑膠小人都是在大陸製造。對於大陸的手辦廠商來說,品質提升的關鍵在於需要多花費一些時間和精力罷了。

「現在很多不錯的東西都出來了,這或許是一個好的開始吧。」宅兔說,不過在收藏了十多年的手辦之後,他個人其實更希望大陸的手辦、玩具廠家,能夠多花一些心思做出有趣的手辦或者玩具產品出來。

作為一個80後,我花幾十萬人民幣:只為收集手辦
宅兔對這款大陸國產手辦讚不絕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