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想當短片主播 工作自由有成就感是主因

年輕人想兼差當視訊主播,工作自由有成就感是主因。

『今天在巴黎玩,上傳了一個自拍小影片,一會兒工夫播放量就達到上千次了,還有不少人點讚』,在某短片平台做兼職主播的南京美女小鑫興奮的在朋友圈曬成果。

根據新華網報導,如今,各類短片平台日益紅爆,這逐漸成為95後年輕人娛樂消遣的主要方式,與此同時也給了很多平凡95後做自己的機會。趕集網剛剛公布的大資料調查發現,在95後嚮往的職業中,超半數95後嚮往從事短片主播,時間自由、粉絲多、有成就感成主因。但是,互聯網是一個最殘酷青春也最短暫的行業,記者回訪一些曾月入過萬(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的高人氣網紅發現,她們有的已經開始考慮轉行。

玩轉短片成95後新兼職

『工作自由』『有成就感』是主因

調查報告發現,許多95後很樂意在短片平台去展現自己,尤其對自身的才能、顏值、學識有著很強的表現欲,無論是模仿還是搞怪,他們往往能在平台中釋放自己的天性。他們大部分人把錄製短片作為生活調劑或是一項兼職,除了喜愛錄製時間自由的特點,粉絲量和播放量的增長,以及打賞推廣等費用的存在,使得他們獲得了現實生活中不具備的成就感。

『我的本職工作是一名護工,下班沒事幹我就會錄製一些模仿類短片,開始是因為自己無聊想玩一玩,後來自己有些比較好的影片被推到了首頁,粉絲慢慢增多,我就把發短片當成一種職業。』95後『candy大寶寶』每談起自己成為短片紅人的過程都覺得很幸運,『玩著玩著就紅了』,不過『與直播不同,短片可以先自己編輯,把最好的效果呈現給粉絲。』有的短片『candy大寶寶』會反覆錄好幾次,直到滿意才會上傳。現在她的粉絲量已經有50多萬,每條影片的播放量也在十萬左右。

做得好的一條影片能賺八千

網紅還會讓本職工作人氣暴漲

短片給紅人帶來了巨大的流量,甚至也帶來了動輒上萬的廣告費,短片網紅『甜露大人』回憶自己一條影片賺最多的一次是八千元,而這僅僅是她的兼職收入,她的本職工作是電商模特兒。

『短片積累的人氣有時也會影響到本職工作,有很多客戶是我短片的粉絲,他們很願意請我去拍攝,現在,我每天接到的工作邀約也是應接不暇。』

如今,短片網紅等互聯網新興的兼職對很多像護工、物流等傳統藍領職業影響越來越烈,很多95後很願意去從事此類兼職。趕集網招聘負責人王磊表示,一方面,他們可以通過兼職緩解本職工作帶來的壓力。另一方面,他們還可以通過兼職積累一些資源,有利於本職工作。未來,互聯網行業兼職優勢會不斷突顯,這或許是95後求職逐漸向互聯網行業轉型的一個跡象。

拍個影片就把錢掙了?

專職『網紅』感嘆:還沒爆紅就已過氣

短片有多紅?不光職場新人、大學生喜歡觀看、錄製短片,記者發現,許多中小學生手機裡也下載了短片直播平台APP。短片主播們化化妝、吃吃飯、講個笑話就能吸引幾十萬粉絲觀看,名利雙收,讓不少人感到羨慕。

拍個影片就真能把錢掙了?記者採訪了南京的一位專職『網紅』,談到自己的職業規劃,小萱笑著告訴記者:『我自己也很迷茫,有些人隨便玩玩發個影片就紅了,而我們這些簽了約卻半死不活,太諷刺了。』22歲的小萱在直播最紅的時候簽約進入一家影視傳媒公司成為網路主播,第一個月就憑點擊量成為了月入三萬的高收入人群,然而還沒過夠『網紅』的癮,三個月後小萱就已經面臨過氣的危險,粉絲數量下滑,收入減少,逼得她不得不絞盡腦汁『討好』網友。

看到短片越來越紅,她也開始製作自己的短片放到平台上,但點擊量很不理想。最近,小萱以進修名義向公司請了一個長假,未來是繼續當網紅主播還是找一份其他職業她還沒拿定主意。她說:『我現在想去進修影視表演,網紅更新換代太快了,沒有安全感,如果能轉行當演員就好了。』記者採訪了小萱所在的影視公司,一位負責人坦率的告訴記者:『最近主播離職的比較多,我們原本計劃讓年輕人先在網路平台打出名氣,吸引幾百萬粉絲,然後再製作一些網劇產品,但現在公司幾個主播在各個平台的成績都不是很理想,我們也在考慮轉型。』